这妞真靓啊,那腿、那小细腰,就是胸有点小。

  这是今年入校的新生?这种极品要是能搞一晚上……还是别想了,看见人家开的车没有,家里背景肯定大的吓死人。

  谁知道她是哪个班的?铁定新一届的校花,没跑了。不过这女的没病吧,家里这么有钱跑这里来装?

  我听着周围人小声议论,话里大多都是羡慕嫉妒恨,有男的上去搭讪,邓嘉佳根本理都不理,张口闭口就是滚开,本小姐烦着呢。

  /P更N新j9最快上*@酷匠;/网.@

  邓嘉佳拖了拖箱子,估计是太重,没拖动随手一扔不管了,直接朝我走过来。

  完蛋,她怎么过来了,不会是找你的吧?雷子直咋舌,我说怎么可能,话音刚落,邓嘉佳已经走到我面前,硬邦邦地说,同学,帮我提下箱子。

  帮女同学提东西,这事儿本来没啥,但我不喜欢她说话的语气,哪里是求人办事,分明是在命令。

  我问,为什么?她说,你站在这儿是迎接入校新生的对吧,我就是三班的。

  我说,这位同学我们素未谋面,我也不欠你什么,这里这么多人你找别人吧。

  邓嘉佳看着我,说你这是拒绝我了?我还没说话,一旁的雷子急忙跳出来说,我来我来!这位同学,你不是打算住校吧?

  是住校啊,不然我带这么多东西干什么,我没跟你说话,你闭嘴。

  雷子立马不吱声了,我们宿舍还有个叫大壮的,是个小胖子,脸上总是一团和气,走过来笑着说,这位美女,你的两个箱子归我,你拉一个就成。

  谁稀罕你献殷勤啦,长这么丑也就算了还这么肥,跑这里来泡妞啊?邓嘉佳话里脸上都写满了嫌弃。

  大壮直接就火了,其他同学也都很是不爽,这简直也太没教养了,有钱就了不起啊!

  我说,这位同学你说话能不能客气点,大壮是你的同班同学,三年同窗,出门在外你尊重别人,别人才会尊重你。要不然,没人愿意跟你做朋友。

  邓嘉佳噗呲笑了,说你这人真好玩,我和谁交朋友不用你操心。

  我说,刚才的话我只是打个比方,你听不懂就算了。邓嘉佳顿时就不高兴了,说谁听不懂了,怎么着让你帮我拿下行李,要让我撒娇求你?

  这就是无理取闹了,我心里本来对漂亮女孩还都挺有好感的,但像她这样的人除外。

  我说,说句麻烦你、拜托、谢谢总会吧。邓嘉佳冷着脸说,我不会说谢谢,长这么大从来都不说谢谢。

  雷子,走吧,带人进去了。我不想再搭理她,招呼着同学去教室报道,邓嘉佳冲我嚷说,站住,你是成心让我难堪了?

  雷子刚要张嘴解释,被邓嘉佳一瞪给堵了回去。除了雷子,班里还有好几个人知道她是谁,虽然心里不爽但也不敢惹。

  我其实也不想惹她,可她分明就是故意找茬,我承认心里是有仇富心理在作祟,说我不管你初中时候有多牛,那一套收收吧,也不嫌幼稚,你如果来这里只是为了炫耀,那以后我见你保证绕道走,行了吧。

  邓嘉佳显然是被我的话给刺激到了,伸手指着我说,你行,有本事把你的名字告诉我?

  我当时就笑了,咱们一个班的,我跑的了和尚还跑得了庙吗?就说,我叫林平,树林的林,和平的平。

  邓嘉佳吼道,干嘛说那么详细,我认识字!

  我把同学带到班里,登记完,又带着他们去宿舍,班里一共34个人,男的只有十二个,走读的五个,所以四人的宿舍还塞不满,有别的班的一个。

  可能是同一宿舍的缘故,我、雷子、王浩和大壮很快就熟起来,他们看到雷子送的一盒杜蕾斯,表情也很精彩。

  大壮嘿嘿一笑,说雷子你这东西送的太贴心了,我来之前就决定了,要在这所学校里解决我的终身大事。

  王浩则有点不好意思,雷子直接就问**没?王浩当即摇头,我也随口和他聊了几句,他和我背景条件差不多,也是农村来的,初中没追过女孩,心里有很深的自卑感。

  下午四点去教室,中午吃完饭就没基本什么事做了,我们四个在宿舍待得太闷,就跑到篮球场边上的草地上找个阴凉坐着闲扯,天挺热,没什么人愿意打篮球。

  说着说着话题引到了邓嘉佳身上。雷子提醒我说,林平,你太冲动了,不敢有意跟她唱反调。

  我说不是我有意,是她没事找事,放心吧,我以后绝不招惹她,我知道人家有钱有人,伸一根小指头就捏死我。

  大壮也是外地过来的,问雷子说,这臭娘们到底是谁啊?虽然长得像个狐狸精,当时我真想抽她。

  雷子说,吹吹牛就得了,你要是敢动手,我敢保证第二天你就得躺医院去。估计这学校里敢惹她的都没几个,我给你们普及普及,邓嘉佳在一家私立贵族学校念书,入校半个月只干了两件事,第一件是把校花给打了,第二件,升旗的时候,当着老师和同学的面,当面宣读了一个人给她写的情书,据说内容肉麻又露骨,把写情书那男的气的差点吐血,没几天就转校了。

  我在一旁听到啧啧称奇,这丫头恶心人也够有点子的。

  她长得确实像狐狸精,所以交过很多男朋友,到现在两只手应该数不过来,长的一两月短的四五天,只要看的顺眼就抢别人男朋友。雷子神秘兮兮地说,从来都是她甩别人,外号多着呢,最有名的是叫魔女。

  大壮很八卦地问说,那她交了那么多男朋友,不早就变**了?雷子说,这事儿我就不清楚了,她要是真*,那肯定被玩过很多次了,现在漂亮的女孩哪还有什么**啊。

  我说,这个真说不准。雷子很惊讶说,你咋知道?我说,就她那个臭脾气,除非她那方面有病,欲求不满,不然交那么多男朋友干什么,这纯粹是一种恶作剧戏耍别人的心态,就和她开跑车来学校炫耀是一样的。

  雷子说,经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像这么回事,你看她来电不?还别说,看你们俩挺像小两在吵架。

  我对着雷子脑袋就是一巴掌,骂说,你想死是不是,要是她,我宁愿出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