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你心胸开阔了不少嘛,那时候我偷看你,还在背后议论,你可没少给我甩脸子。

  宋瑶只是说,那时候童真。

  我对此很有感触,三年能改变很多事,谁不变呢?她现在的谈吐打扮比过去更成熟,我喜欢她现在的样子。

  这几年不见,过得好吗?我说,你现在可算我学姐了,我听说这学校里混子挺多的,你可得罩着我。

  少来!宋瑶调侃我说,林平,你是什么样的人我还不清楚,不找事,也不怕事,脑袋有时还一根筋。

  这算赞美吗?我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

  你觉得呢?宋瑶笑起来真好看,她忽然问我,林平,听说我转校之后没多久你就交了个女朋友,什么时候带我去见见?

  我摆着手说早分了,她问怎么回事,我说跟了一有钱的傻X就甩了我,不过我真得谢谢她。

  宋瑶忙说,没关系,学校里漂亮的女孩多着呢,我帮你物色物色。

  我说,比你还漂亮?她说,我也就算中上吧,这所学校里女孩偏多,都特会穿衣打扮,比我漂亮的在我们班就好几个呢。

  我说在我眼里,至今还没发现一个呢。

  宋瑶看我的眼睛有点躲闪,问我,你毕业将来打算找什么工作?

  这才刚入校就谈毕业,是不是太早了,我就知道她是有意转移话题,以后见面相处的时间有的是,我也不能逼的太紧不是。看着天想了想说,我可能是去当医生吧,医生赚钱多,还能光明正大地撩女孩的裙子。

  宋瑶噗嗤笑了,抬手拍了我一下头,说你真讨厌,没个正经。我说,我要是正经了,还怎么逗你笑呢?

  学校绿化的不赖,有一处花园,一侧是一片小树林,说大不大,一直延伸到围墙,花开叶茂,风一吹,空气里能闻见淡淡的香味。

  可惜没有种上玫瑰,不然我怎么也得采上几朵。

  我忽然听到树林里有动静,声音有点奇怪,赶紧对宋瑶做了个嘘的动作。

  她顿时就紧张起来,看我朝小树林里张望,里面黑乎乎的,她小声说你听见什么了?不会闹鬼吧?

  我说里面肯定有东西,是不是鬼我不知道,去看看。

  宋瑶拉住我说,别过去,这里二十年前是旧宿舍楼,有女生跳楼死了,后来宿舍据传闹鬼,后来才拆除的。

  我说,那都是骗人的,你要是怕就在这里等我。

  我轻手轻脚地朝里走,我是农村长大的,大半夜跟着发小去果园偷苹果,被大狗撵,茫茫一大片的玉米地都趟过,这点黑算个屁。

  所以我根本没用手机照亮,刚走两步,宋瑶跟了上来,我说,你不怕了?

  她吐了吐小舌头说,这不有你呢嘛,我一个人才不进去。

  她还是怕黑,小手紧紧地拉着我的胳膊,掏出手机就要打开照明,我忙说别开,真有什么东西,一见到光就吓跑了。

  她哦了一声,听话地把手机给关上了。

  朝里面走了六七米,那个奇怪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有点像是夜猫子在叫春,又有点不像。我让宋瑶蹲下来,一点点朝前走,我们俩藏身在一颗长得挺高的榆树背后。

  啊啊恩恩的声音就在三米远左右的地方,不是夜猫子在叫春,是有人在叫春。

  我把头从树后悄悄探出去,看到一男一女站在树下......我眼睛瞪的大大的,卧槽,听人说卫校这方面女孩开放,晚上出来溜达就碰到有人在树林里打野战!这可比网上看到的视频真实刺激多了!

  宋瑶不用偷看,只需要听声音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黑暗里我看不到她的脸,估计是挺红的,她轻轻拍了我一下说,别看了,被发现就惨了。

  我说,小声点发现不了。她说,那也别看了,这样不好,说完身子就要往后面缩。

  %酷@匠F-网^永;久免(L费看小‘7说aD

  我强拉住她的手,说别走。她叫我放开,我不放,她问我你这是干什么,我说,我就想和喜欢的女孩干点坏事。

  我以为宋瑶会生气一走了之,她却忽然不说话了,变得很安静。我一边忙着偷窥,一边不忘回头看着她说,我可是第一次,难道你不想看看?还是说……你已经试过了?

  她用力地掐了我一下,我痛的直咧嘴也没敢叫出来,说你不会真被吴兵给那个了吧,反正我是不相信!

  宋瑶说,你要是再乱说,我可真不理你了!听到这句话,我高兴坏了,忙说不提那个傻X。

  她说,那你听得还不是挺过瘾,初中时我怎么没觉得,你这么色呢。我嘿嘿笑着,说这叫男人本色,不是什么可耻的事儿,就像是街上有美女露大腿,路过的男人我就不信会不去看几眼。

  她蹲着不动,依然是不听不看。

  我就不信偷窥这种事,女的会没兴趣。肯定是我在面前,她放不开,女孩子难免含蓄,一样的在街上看到帅哥,也是会主动多看几眼的。

  我心里一动,说咦,那是什么东西?宋瑶顿时把头伸出来,说你发现什么了?

  她一探头,正好看到那男的猛动着腰,两只手抓着女的的胳膊,撞击声又急又快。

  我强忍住笑,她立即把头缩了回来,我不小心碰到她的身体,感觉她全身都是紧绷的,身子热腾腾的。

  我那里早就涨得受不了了,宋瑶愿意留下来,这里面多少透露了一些信息。我忽然脑热地伸手摸向她的腿。

  她激灵一下,整个人忽然不动了,也没有伸手把我的手拿开。我大着胆子向上探索,刚要把脸凑过去。她伸手按住了我的手背,呼吸带着一点喘息,说林平你别这样,我们会连朋友都做不成的。

  我听人说,女孩有时候嘴上越说不要,其实心里越想要,一定是精虫上脑了我手没停,从领子里伸了进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