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街上晃悠了好一阵,回到宿舍已经将近九点了。宿舍严禁烧水什么大型电器都不让用,我只好提上水壶去水房打水,肚子还是有点饿,打算吃泡面。

  水房打水竟然收费,五块钱给一张破纸片,进去一次在上面的框格里打个勾。

  我极不情愿地掏钱买了一张,一进去就看到有两个穿短裙的女孩在聊衣服,腿型都很好看,特别是穿黑丝袜个头高挑的那个,中长头发,看背面绝对是魔鬼身材。

  水很快接满了,高挑女孩弯腰提水壶的时候,我想是个正常的男人,看了都会忍不住想象,用这种姿势一定能爽上天。

  我正意淫充分发挥想象力的时候,个头稍矮的女孩转身“啊”的一声,说你是属鬼的啊,怎么站在后面没一点声音?

  女孩有点婴儿肥,长得还可以,看起来比较可爱,特别是声音嗲嗲的。我笑着摸了摸鼻子,说你怎么知道的,女孩子一般都爱叫我死鬼。

  这是什么破外号,死鬼……呸呸,可真难听。女孩念叨着,我受用地点着头一边傻笑,旁边那个高挑女孩提醒说,娇娇,他是在逗你呢,女孩子对一男的有意思,才这么叫。

  你、你敢吃我程娇娇的豆腐?!婴儿肥女孩用眼睛瞪我,说信不信我把这壶开水倒你头上?真没看出来还是个小辣椒,我忙说开个玩笑,你是哪个班的?

  故意搭讪是吧,拜托你有点新意行不行,想泡我,姑奶奶可告诉你,这学校里追我的人多着呢。

  高挑女孩说行了,别理这种无聊的人,回宿舍吧,她刚转身,当我看到那张脸时,声音都抖了一下说,宋瑶?

  女孩看到我也惊了,愣了足足两秒才说,林平,你怎么在这儿?

  你们认识?程娇娇一会看看我,一会看看宋瑶,说不对劲,你们怎么一见面就对上眼了,瑶瑶,他谁啊?你们不会有过一腿吧?

  我笑着说,何止一腿,好几腿呢。程娇娇张着嘴,下巴都快掉地上了。

  简短寒暄了几句两人就回去了,一问才知道宋瑶读二年级,她听从家里安排去当护士,在卫校念书毕业找工作会快些。说到她,我不得不说一下初中的事儿,她作为转校生转到我所在的一班,刚巧不巧地成了我的同桌,那时候我念初二。

  不过只待了不到半年就又转走了,家里经济条件好像不太稳定,父母具体是干什么的我没问过。那时候我还没交女朋友,她是我第一个正式的暗恋对象,班里男孩暗恋他的不少。

  她的学习成绩不错,我相信如果不是听从家里的安排,上一所重点高中绝对不是问题。她转校的这半年,追她的人不少,最后被一个家里有钱喜欢打架,在初二算是数一数二的一人追上了。

  我很失望和震惊,不明白她怎么跟一个混混在一块。

  不过只处了一个来月她就又办了转校手续,关于她的流言有很多,说她是被搞大了肚子,所以才走的。也有人说是她和男朋友做那个事被偷偷拍下了照片,两人闹掰了,宋瑶不愿再留在这里就又转校了。两人分的确实很快,反正流言说的都挺难听,至于是什么原因至今都是个谜。

  那男的叫吴兵,曾和不少人吹过牛,说他把宋瑶给上了夺走了她的第一次,并因此为傲,到底是真是假没人知道。

  我不喜欢他把这个当做炫耀的资本,后来因为哥们和吴兵起了冲突,打了一次群架,我狠狠地揍了这孙子一顿,虽然也挂了不少彩。我家里没背景,所以结果就是我和当时的一个兄弟差点被开除,我留级了,但这件事是我初中生涯做过的最痛快的事之一,我就是想砸烂这个傻X的臭嘴。

  每当他提到宋瑶这个名字,我都会很后悔,那时候我为什么没有表白,因为我知道,她对我其实有感觉。

  没想到我们在这里又遇到了,这难道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我坐在床上,看着手机屏幕,心里盘算着要不要打个电话约她出来。正想着呢,手机响了。

  一看来电显示的名字,我立即接通,心里很是激动。电话一头的宋瑶说,他来这边怎么没换号呢,怪不得看着有点眼熟,转校之后我手机坏了,记忆卡找不到了,只记得你号码的后两位。

  (A酷《}匠:p网正/7版!%首;发xw

  我笑着问她,你走之后,可一个电话没给我打过,不是编来安慰我的吧?

  她说你猜呢?猜不着,我说,你在干嘛呢,那个婴儿肥没在你旁边吧?

  什么婴儿肥?哦,你说娇娇啊,你可别当面这么叫她,她肯定跟你急眼!人不在宿舍,忙着约会去了。我刚洗头呢。

  我心里一动,说外面凉快,出来溜达会。她明显犹豫了一下,说好啊,在篮球场等我吧。

  我对着镜子赶紧捯饬了一下,就出了宿舍。篮球场上空荡荡的,偶尔能看到几个人,也大多都是朝校外去的。

  没过一会,宋瑶来了。她的样子比起初中变化挺大,那时短头发,现在长了些显得成熟了,个头高了起码半指。

  那双黑丝袜包裹的长腿,我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迎上几步说,你这几年吃的什么,长高不少,还这么苗条,一点没变。

  宋瑶有些小得意地说,要保持身材呀,我觉得自己都胖了呢。

  有地方是胖了不少。我嘿嘿笑着,看着她隆起的大波。

  她之所以刚转校过来就弄得全校皆知,把公认的校花都比了下去,倒不是脸蛋多漂亮,而是胜在这对胸上。

  衣服很薄,形状一览无余,我下面不受控制的抬了头。

  林平,几年未见,你怎么也变坏了,以前是偷偷看,被发现死不承认,现在都改光明正大了。宋瑶说,别傻站着了,随处溜达会吧。

  这样一个调侃和玩笑,好像一下子又回到了初中时代,几年后再见,说起话来没有一点生涩,我的肚里本来就有很多的话,而她,我不知道是否一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