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子坐了起来,把我吓了一跳,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她身子一滑滚到了地上,爬起来就往卫生间冲。

  夏天热,我没拉窗帘,屋子里倒是不黑。我心里大骂,这春梦做的怎么这么坑爹,正要提抢上呢,她吐去了!

  啪的一声,卫生间的灯亮起来,我顿时激灵一下。眼睛不经意地瞧见地上躺着一双红色的高跟鞋,我用力地在大腿上掐了一把。

  真疼!你妈,这不是梦!

  呜哇,卫生间响起呕吐声。我急忙蹦下床。

  我奔到卫生间里,看到秦老师头发披散着趴在水池边吐个不停,我急忙拍她的后背,打开水龙头把呕吐物冲下去。真不知道秦老师喝了多少酒,脸很红,我喊她也不应,好在没耍酒疯,吐完之后全身无力,我只好把她抱到床上。

  这下我是彻底清醒了,把窗帘拉上,然后烧了一壶水。幸好,没把春梦做成噩梦,入校第一天就把新来的老师给上了。爽是爽了,然后就等着倒霉吧,我虽然不怕事,但我在老师宿舍里,趁着对方酒醉趁机发生关系,这怎么看起来都像是处心积虑,有意为之。

  如果秦老师真的告我,那我可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卫生间地板上还有不少呕吐物,我找来墩布开始打扫,又是倒水给她,又是用热毛巾敷头,对初恋女友我都没这么体贴过。

  忙活了半宿,看着秦老师躺在床上睡熟,说我心里没一点龌龊的想法那纯属扯淡。初恋女友脸蛋不错,就是馒头太小,当时就心里挺兴奋,手感真不行,和秦老师没可比性。

  我跑到卫生间洗了把脸,铁定今晚是睡不着了,就拿出手机玩游戏,天不知不觉就亮了。

  秦老师睡的很沉,一直到上午十点多都没醒,我看她睡得很香留了张边条就走了。

  明天才是入校日期,今天会有返校的人回来,我走在路上就见到好几个。走到校门口,门卫大爷搬了把椅子正坐在外面晒太阳。

  我走过去问,大爷,宿管老师来了没有?

  大爷一看是我,笑呵呵地说,你昨晚住校啊,住在哪?我肯定不能说和秦老师住一起,便撒了个谎说,没在校,就近找了一家网吧凑合了一晚。

  大爷指着东面的几栋楼,说宿管的小张刚来,你现在过去吧。我提着包过去了,宿舍楼专门挂着牌子,共三层前年应该重新粉刷过,看着还行。

  我把入校证明交给宿管老师看,这个头发有点秃的中年大叔拿出一本册子查了查,找到了我的名字,用红笔在上面打了个钩。

  交代我一会去库房领被子,他说话劲劲的,好像你欠了他钱一样,长着一对狭长的眼睛,大鼻子,看起来就不是个善茬。

  难不成这男生宿舍很乱,找个老实的宿管老头不顶用?

  其实我希望宿管老师是个女的就好了,要是像秦老师那样的,保不准到了晚上,男生一个个争着在走廊里裸奔。

  我走到203房门前,对面是水房洗漱倒是方便了,住宿舍最担心的就是对门是厕所。

  我刚拿钥匙开门,听见宿舍里有哼哼唧唧的声音。进去一看,直接傻眼了。

  在上铺一哥们裸着上身正趴在女孩身上又亲又摸。男孩抬头看我只是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完了继续,没一点不好意思。

  起开,没看到有人来了吗?倒是那个女孩受不了了,说着一把推开他,仓促地整了整衣服。

  我男朋友,赵雷。女孩跟我说,她长相只能说中等吧,身材很好,妆化的挺全乎,只是不耐看。

  直接叫我雷子。男孩笑着说,牙齿有些变色,肯定是抽烟抽的凶。

  林平。我说咱们以后就是室友了,你们小情侣秀恩爱,我要不要先出去晃悠十分钟。

  雷子坏笑着说,你这是骂我呢,十分钟够干个屁,我可是很猛的!

  他女友在雷子胳膊上掐了一把,说你们聊吧,我先走了。

  雷子跟着跳下来,一把拍在女友的屁股上,嘿嘿笑着说,我就喜欢你在外人面前装纯的样子。

  d)酷6)匠☆9网jn首wg发/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在场,女孩脸上微微一红,抓起床铺上的包包出门去了。

  来根?雷子从口袋里摸出一盒中华。

  我拿了一根,点上,说你家里挺有钱啊。

  雷子摇头说,有钱个屁,这学校富二代多着呢,我老爹就开一网吧,一直亏本,这几年才赚钱。

  雷子跟我去库房领了被褥,整好之后一起去学校外不远的一家超市。

  买了些日常生活用品,雷子转到了一处货架前,拿起四盒杜蕾斯扔在手提筐里。我忍不住吐槽,说你身体没毛病吧,一次买这么多?

  雷子白了我一眼说,你真以为我是属驴的啊,宿舍四个,每人一盒,初次见面以后都是一个窝里的兄弟,怎么也得表现一下啊。

  我去,我说,你有创意,要不要我一人再给配个充气娃娃?

  雷子呲牙说,来这种地方哪里用得着那玩意,要玩就来真的,放心,一盒很快就用完。

  还别说这东西真用得着,我又拿了一盒扔进去,雷子忙问,怎么,咱宿舍还有第五个人?

  我说没有,我喜欢一次用两个。

  雷子嘿嘿直笑,说真看不出来,两个虽然不太舒服,但持久,你挺有经验啊,都快赶上我了。

  我没说啥,哥还是初呢,在雷子面前还真有点丢人。

  雷子在货架上又扫了两眼,拿了一瓶油,装模作样地看了看说明,扔进筐里,一脸贱笑。

  他小声跟我说晚上争取试试,她女友做那事挺配合,就是后面始终不让碰。初中一毕业,他留在了本市,女友去了外省读书,两人分开后,能不能在一起,还在一起多久谁也说不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