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中毕业,因为成绩不理想,自小跟着爷爷学过一段时间的针灸,我拒绝了母亲读厨师院校的提议,座上火车去了外省一所不太知名的卫校。

  来之前就听人说,卫校的女生那是出了名的开放,只要是男的无外乎就是为了来泡妞的。作为一个初哥,我也不能免俗不是,第一次出远门,特意比入学时间早来两天,明其名曰先熟悉一下环境。

  火车晚点致使我晚上七点多才到校门口,值班的保安是个老头子,坐在值班室里在听评书,收音机特破声音又大,害的我敲了好几下窗户,老头才听见。

  大爷,我是这一届的新生叫林平,一年级三班的宿舍怎么走?老头关了收音机,问我后天才是新生报道,怎么提前就来了?

  我说早点来路上不挤,老头让我拿入校的证明给他看,我打开书包翻了翻,连身份证都给了,这天都黑了要是不能进去,那可就悲催了。

  老头看了几眼,东西还了我说,平时都是二年级挑一些人去招待入校新生,老师们都没来呢,他也不知道宿舍在哪儿。

  c◇更}新最E快$w上酷Vu匠sX网Ez

  这下我可着急了,大爷忽然又说,上午有个新来的老师,估计是新招来的从未见过,你干脆去找她吧。然后给了我地址,就是一个楼号和房间号。

  学校倒是挺大,不过到处都是黑咕隆咚的,转悠了十多分钟总算找到了地方。教师住的是有点旧的公寓楼,我爬楼梯刚走到房门口就听见里面有奇怪的声音。

  我急忙屏住呼吸,嗯嗯啊啊的声音一会高一会低,我的下面立即支起了帐篷,声音是怎么来的我瞬间秒懂,在外面偷听感觉真是刺激,要是能看就太好了。

  我心里正发着感慨,发现门缝没完全合上,门没锁上!

  我想推开一点,又害怕被发现,正犹豫着,屋里响起了音乐,是夜店很流行的那种sex舞曲。我壮着胆把门缝打开,幸好屋里放着音乐,不然这大晚上静悄悄的保不准会被听到。

  我先看到的是一条大白腿,又细又长,脚是光着的涂着红色的指甲油。向上看是半边屁股,很翘。

  我忍不住把门缝拉大,终于看清了电脑桌前,女人叉开双腿坐在椅子上,穿的是一条黑色的丁字裤,看的我差点喷鼻血。

  她双手在键盘上不时地飞快地敲打几下,好像是在和人视频。

  我忽然看到,她伸手到后面要解内衣,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谁料,她只是故意向下拉了拉,咯咯地笑了几声就又收回去了。

  我顿时倍感失落,恨不得冲进去帮忙。门口执勤的大爷说,这是今年新来的老师,看身材听声音似乎年纪不大。

  我看到她站起身,转身的时候急忙把门合上只露一点缝。心里想着,她要是朝门口走,我就赶紧跑,幸好她走了几步之后就走向了墙边的衣柜。

  门缝太小,我眯起眼睛也勉强只能看到一点点。她从衣柜里拿了几件衣服出来,一件件穿上,竟然是护士服!

  现在的女的都喜欢玩制服诱惑啊。她穿上这套可真好看,衣服很紧腰身显得特别细,下面很短,和齐逼小短裙有的一拼。

  我伸手摸向那里,已经不甘示弱地昂起头来。不一会,她把护士装脱了,穿着内衣裤进了卫生间,很快传来哗哗的水声。

  听到流水声,我心里一阵痒痒,哗哗的声音就像是勾魂的魔音一样,在怂恿你催促你进去……

  我知道自己有点精虫上脑,急忙离开来到楼下吹着冷风,从口袋里掏出根烟点上,初中的时候我不抽烟的,都是因为交了一个女朋友,结果处了不到两月就被人甩了,跟了一个家里开酒楼的富二代。听说,后门都被玩了,早知道我就先干了,那时候真是很傻很天真,把她当个宝一样呵护,亲个嘴都要求半天,最多摸摸馒头,害的老子现在还是个初哥。

  只能怪自己没钱啊,谁让自己没有一个有钱的爹呢。我那时候觉得自己被甩了,就是因为这个。后来才知道,我错了,她本来就见钱眼开,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只是没有这个条件。

  我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快八点了,晚饭还没吃,想着赶紧把正事办了,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了。

  我来到三楼的时候,屋里恢复了安静,我透过门缝看了两眼,她在看电视,已经换上了一件碎花裙子,头发垂在肩上还湿漉漉的。

  我用力敲了敲门。

  谁啊?我看到她走出来,真没想到背面已经那么魔鬼了,正面也这么销魂,眼睛很大,完全的素颜,她的身高大约在一米六五左右,女的显个头,所以显得腿特长。不过她不笑的样子,还真有点严肃,不知道这是不是老师特有的一种气质。

  你好,我是入校的新生,我叫林平,一年级三班的,想问一下宿舍在哪儿,看门大爷让我找你。我的注意力其实全在那对胸器上,真大,领口是开叉的,正好可以看到勒紧的那道深沟。

  证件呢,先给我看看,她开口对我说。一定是发现了我的小动作,用手拉了拉衣领,我也不能搞得太明目张胆,就把头转开了,站这么近能闻到她身上那股香味,真催情我无耻地又硬了。

  我把东西拿给她看,她看了看说,她倒是知道地方在哪儿,但宿管老师没来,明天到,大门没钥匙进不去。

  我就问那怎么办,我今晚睡哪儿,晚饭还没吃。

  她看我着急,想了想说,你在这边有亲戚朋友吗。

  我立马摇头,她就说那你把东西放我这儿吧。明天高年级生才会陆陆续续返校,你来的太早了,她是今年转到这所学校的,所以才来这么早,她仅认识的几个领导都不在。

  我说那我就去网吧将就一晚吧,住宾馆太贵,我一穷学生生活费不多。说着我就把两个大包放在地上,说等宿管老师来了,我过来取。

  她看我要走,忽然说要不你在我这儿凑合一晚吧。

  我简直不敢相信,心里爽翻了天,心说,她刚才和人玩视频,是不是想男人了?长夜漫漫,孤男寡女的,会不会发生点啥事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观琴说:

  新书开搞,喜欢的请加下关注,点个撸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