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盯着冷思萍,冷思萍脸都是不屑。我的手是握得紧紧的,这个冷思萍绝对还有底牌,不可能就那几招。

  “开始!”裁判喊了一声,我和冷思萍两个人还没动。过了一会儿,冷思萍脚尖一点,娇喝一声,一把软剑出现在冷思萍的手里。我连忙一躲,谁知道那把软剑,居然可以拐弯。我连续几个后空翻,可惜刚刚手臂上还是中了一剑。

  我半跪在地上,涯角霸王枪出现在我的手里。我站了起来,全身的杀气比之前重了几倍。全场的人深吸了一口气,这样的杀气。就算是校长都打了个激灵,这样的杀气,只有萧成云当年触发过一次,看来萧家的每个人,杀气都是那么重!

  “很好,冷思萍兵器不错,但是比起我,你差远了!”我大吼了出来,速度比以往越来越快。“咻~”的一声,我整个人就消失在擂台上,冷思萍左右看望着我。我已经到了冷思萍的身后,冷思萍反应过来的时候,我一拳打在冷思萍的后背。

  冷思萍向前滚了几圈,站起来的时候。其他的人都没手感受到,我瞬间感受到冷思萍身上的冷气重了许多。我感到一阵无语,我站起来的时候增加了杀气,你站起来你增大冷气。你以为你是谁啊!我才是主角好不好,我增加那是正常的,你增加就是不正常了!

  冷思萍冷哼了一声,左手那边开始结出冰了:“萧寒宇啊,萧寒宇你的命真的很好,今天我就要你试试我自创的绝招。急速冰点!”瞬间周围的温度降低了几十度。而且擂台外面出现了一个冰冻的结界。

  m7酷◎匠%网永,}久免费~A看1小{h说xK

  “靠。”我忍不住心里暗暗骂道:“这样下去我必输无疑。在这个冰之结界里面,我根本就发挥不了我一半的力量!”我现在是很着急。

  孙雪楠他们在外面什么都看不清楚,只能看见两个模模糊糊的身影。张鑫磊手心里面都是汗:“这样叫我们怎么看啊!”张鑫磊都有点忍不住要砸的冲动。孙雪楠也是很着急,但是孙雪楠知道我并不会马上就输。

  “噗”我的血从嘴里喷了出来,那一脚正好踢中了我的胸口。现在我的胸口还是火辣辣的疼,而且后面都是冰墙,我的后背现在都是冷瘦瘦的。我使劲的揉着胸口,我抬起头的时候,冷思萍一脚踢了过来。我抓住冷思萍的脚,用力一甩就把冷思萍甩了出去。

  冷思萍空翻了一下,来了一个安全着地。戏谑一般的看着我:“萧寒宇啊,你的实力在这面是不会发挥到你以前的一半,在这里你只是一个小丑而已,是被我打的小丑!”冷思萍冷冷的说道,冷思萍顿了顿继续说:“对了,这个冰阵也会吸取你的真气,你最好是快点破掉我这个冰阵,不然...哈哈!”冷思萍越小越厉害。

  难怪我怎么觉得我越喘越厉害,越来是怎么回事。可是,我要怎么破这个冰阵。我咬着下嘴唇,冷思萍一脚踢了过来。我站起来挡住了冷思萍的一脚,抓住冷思萍的脚脖再一次甩了出去。

  冷思萍这次没有安全着地,而是拿出软剑,一撑整个人就悬再天空之下。急速的向我冲了过来,我一脚用力踩在地上,用冲锋的力量,弹在墙上,拿出涯角霸王枪向冷思萍冲了过去。冷思萍好像知道我要怎么出手一样,左手拿出一把冰阵,向我我的手腕刺了过来。

  由于我没有去看冷思萍的手,两把神器拼在一起的时候。冷思萍拿出那边冷针,插在我的手腕上。我瞳孔大缩,瞬间感到右手无力。我的眼睛和眉毛都快挤到一块去了,这一针未免也太疼了吧。我的右手不停地颤抖着,我一用劲就把冷思萍震飞出去了。冷思萍再怎么样都是女人,力气和男人比还是有差的。

  我从空中掉下来的时候,差点就摔了。也不知道冷思萍到底是用什么针,居然把我右手插一点力气也没有了。我现在连涯角霸王枪都拿不起来:“早知道就不和她硬碰硬了,现在我是正真的跌入下风了!”我心里暗暗的骂道。

  冷思萍擦了擦嘴角的血,拍着手:“不错嘛,萧寒宇你的底子好不错。要是一般人早就趴在地上了,我告诉你吧,现在你必输无疑。如果你现在求饶的话,我不会杀了你。你就做我的男仆吧!”冷思萍说完的时候,还咳嗽了几声,说明我刚刚那一击她伤的也不轻。那一招连犼都可以伤到何况是她,犼的皮毛可比她硬了几十倍。上次犼也被我活生生的打受伤了。

  我拔出那个冰针,摇摇晃晃的说道:“冷思萍,你要我认输,你休想!我萧寒宇,头可断,血可流,誓死不想女人投降!而且,你根本就没有资格向我叫嚣!”我一字一顿的和冷思萍说道。

  冷思萍被我那话气得,胸脯的那一对一上一下的,娇喝:”好,好。我今天就让你装个够!“那软剑上面开始出现紫色的闪电,噼里啪啦的。一剑对我刺了过来。我拿起涯角霸王枪一挡,这下子我连青筋都暴起了。

  可是,我还是没有挡住,拿一把软剑加闪电,无情的刺入的身体。我抓住那把软剑,冷思萍的力气越用越大,可是一个女人的力气怎么会有我大,我慢慢的抽了出来。我左手用力一拍,冷思萍吃痛软剑就掉了下来。

  我把涯角霸王枪竖了起来,半悬在空中,连续踢了冷思萍好几脚。冷思萍被我踢了几脚。也学我的抓住我的脚脖,对涯角霸王枪一踢。涯角霸王枪倒了下去,我自然而然的也摔倒了。冷思萍拿起软剑,骑在我身上,向我的闹到左右刺。

  当时我就无语了,冷思萍你能不能离开啊!这样子很难看啊!我一脚踢在冷思萍的后脑勺那里,冷思萍就滚了出去。我立刻鲤鱼打挺,身子救起来了。

  冷思萍站了起来:”接下来就是你的死期了!“冷思萍冷冷的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