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你违反和鑫磊的条约,好。让我来来一局吧!”我微笑的冲张宽说道。张宽咽了一口唾沫,往后跳了几步:“好,好。我也要看看今年新生第一人的萧寒宇本领如何!”

  “哇,萧寒宇居然和张宽宣战,这次有的看了!”

  “我也要看看,今年的新生第一人萧寒宇的本领到底如何!”

  “张宽你一定要赢了!不然,你就不是我们班级最强的!”说这句话的人被一群人围着打。

  我把张鑫磊扶了下去,手上擂台的时候。戏谑着看着张宽,张宽已经亮起自己的扶助力了。八条,不算高也不算矮。反正在我眼里肯定是算矮的了。

  “啧啧,张宽怎么快就亮出扶助力,小心长得太着急了!”我笑嘻嘻的对张宽说道,完全没有强者的气息。

  张宽握着大刀,淡淡的说:“萧寒宇,我知道你是今年新生第一人,但是我不会怕你的。快点,今天我张宽大不了一死,我也看看新生第一人的萧寒宇到底有什么本事,能闯到二十层!”张宽说着,大刀向我劈了过来。

  “张宽,今天我就让你知道,你今天就这话就是找死!”我脚尖一垫,在天空转体,一脚踢到了张宽的头。虽然张宽是圣光境后期巍峰,我是圣光境中期巍峰,但是我从来不怕同等级里面的任何人。这就是萧家血脉!

  张宽捏捏脖子,再一刀向我看了过来。我一闪,就到了张宽的后面,双脚用力一踢,张宽就跪了下来。我站在张宽的后面,说道:“张宽,你不可能打得过我的,我可以越三个等级挑战的。就算奥盛来,我也可以完全把他打趴。更何况你只是一个圣光境后期巍峰的,我真的不忍心杀了你,可是今天你必须死!”我一掌打在张宽的天灵盖上,张宽闷哼了一声,就倒了下去。

  全部的人都是惊呆了,一个圣光境中期巍峰的,居然怎么轻松的解决了一个圣光境后期巍峰的。我晃晃脑袋,就走了下去。张鑫磊的伤势还是蛮重的,静养了一个多礼拜才好起来的。

  ^K酷匠.B网唯Q一\◇正版,?其/h他√8都lC是…&盗版%

  我们在这一个月内都是在上课,刘鑫锋从圣光境前期巍峰升到了圣光境中期,陈云扬从圣光境前期升到了圣光境前期巍峰,张鑫磊从圣光境后期升到了圣光境后期巍峰,宋天歌也是从圣光境前期巍峰升到了圣光境中期巍峰,孙雪楠从圣光境后期升到了圣光境巍峰。唯独我一个,一直送我处于圣光境中期巍峰,我有点怀疑,是不是我的资质不够!

  “咳咳,同学们。经校方同时决定,因为这次我校的上等圣光境的人比去年要多得多,所以学习决定让我们去郊游!”李花诗站在讲台上面说到。

  下面的同学都很高兴,我神情很不自然。我的手脚一直在颤抖,因为上次读初中的时候去郊游,结果,我就被马强他们仍在树林里面。从那之后我可以说是郊游成了我的噩梦!

  包括孙雪楠他们都很高兴,都没注意到我的神情。“老师,我有点不舒服。我先走了!”我就一个人走了出去,走出去之后,我摸了摸额头。上面都是汗,我慢慢的走下楼去。

  第二天,我们就去郊游了。一路上,我总是神情不自然。大家都是陶醉在郊游的乐趣中,到了地点,他们就去各自忙去了。我一个人自己走向了森林的深处,虽然有很多灵兽。但是我都可以轻松解决它们。

  我走到的悬崖上面的最高峰,虽然我有恐高症。但是自从一步步走向了巅峰,现在这一点高度已经不算了什么了。

  “出来吧,不比躲躲藏藏的,这样多没意思!”我看着悬崖说道。

  “不愧是新手第一人,早就知道我在这里了吧!”一个冷冰的声音从我耳边响起。

  我冷哼一声,转过身子:“我早就知道你在我身边了,冷思萍小姐!”

  一个纤细的身材,白暂的皮肤,大大的眼睛,平刘海,高挺的鼻子樱桃小嘴的女人走了出来,这就是在飞机上一而再再而三给我冷眼的女人。冷思萍笑了笑:“你怎么知道我的真名?”

  我撇了撇嘴:“猜的,你跟我过来应该是要杀了我吧!不过我很奇怪,我和你无冤无仇的,你干嘛要杀了我!”冷思萍每次看我的时候,眼里都带着杀气,就算是笨蛋也知道。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你可以去死了!‘冷思萍右手八条扶助力瞬间亮起,手里拿着一把软剑向我刺了过来,我一跃,就跳到后冷思萍后面。召唤出涯角霸王枪,和冷思萍打了起来。

  冷思萍的实力在圣光境巍峰,我如果和普通的圣光境还是没问题的,可是这个冷思萍好恐怖。我和她打了三百多回合,都是我处于下风。我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孙雪楠有可能都不是她的对手!

  我亮起左手的四条扶助力,大喊:”血染灵甲!“我的全身都开始冒血,血一滴滴的流了出来:”卧,龙,长,啸!“一条一米多长的龙围绕在我的手臂上,嚎叫了出来。那嚎叫声,我连忙捂上了耳朵。那嚎叫声,我可是见识过了。

  冷思萍娇喝了一声,地上就浮现了一个八卦阵法。”碰“的一声,周围烟雾缭绕。根本就看不清楚。等烟雾散的时候,我看见冷思萍就躺在那里。我暗暗的笑道:”开玩笑,卧龙长啸可是通天镜的绝招,我现在用出来已经是消耗我大量的真气。“我坐在地上恢复真气的时候。

  一个软剑就在我身边,我冷笑了一声:”八卦分身术,果然不一般!“我应该在谨慎一点,可恶啊!

  冷思萍咳嗽了几声:”你的卧龙长啸也不简单,我的八卦分身术差点就支持不住了!“冷思萍嘴里慢慢的流出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浪人心说:

没有明天预告,明天我有事,不一定会更。

大事啦,不然我不会无缘无故请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