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怒视这个女老师:我们群英学院和你有仇啊?让我们敌对者怎么多学校!怎么打的过来,且不说我和孙雪楠这一组。其余的组人虽然厉害,但是应该也都是在圣光境中期那里徘徊着。

  我低着头,不停地摇着头,其他的学校也不弱啊,至少都是在圣光境中期巍峰或者在圣光境后期徘徊着,但是我可以确定一点。那就是他们的实力远远不如我们。

  然后就开始一组一组的进入裁判区,我们一组没有领到天地之书,我们站在502的门口。在等待这门打开。过了差不多十分钟,门就打开了。每个学校的人都是很快的进入。没有一个是慢的。

  “啊!”我们刚进去不久,就听见了一声惨叫声!我和刘鑫锋,陈云扬三个都是惊恐的表情。这一叫声,实在是太渗人了。后面我们有陆陆续续听到了好多的惨叫声,我们可以确定,里面肯定有一部分是群英学院的。

  “啊!这地方怎么会怎么破,居然裤子被划开了!”陈云扬折掉树枝愤愤的说道。我和刘鑫锋两个人笑了起来。走了会儿,我们一路上都没碰见其他学校的人。

  “我尿急,等一下啊!”陈云扬就跑进了草丛里面去撒尿。我和刘鑫锋额头上黑线就浮了起来:都是大男人的,需要躲起来么!我和刘鑫锋坐在地上等了好久。陈云扬终于出来了:“爽,撒完尿就是爽!”向我们走了过来:“你们两个沙比,干嘛坐在地上起来啊,我们继续走!”

  我站起来,一拳打了过去。陈云扬没有准备就被我打了一拳。直接撞到树,咳嗽着:“萧寒宇,你干嘛?卧槽拟麻的,要打架啊!”刘鑫锋看见我突然动手,拦也拦不住。

  刘鑫锋抓着我:“寒宇啊,云扬只是说错话而已,你干嘛要打他!”我挣脱刘鑫锋,一脚向陈云扬踢了过去。陈云扬叫住我的脚,笑了一声:“萧寒宇,你不要以为你自己很厉害。啊!”陈云扬被我的火球打飞了出去。

  刘鑫锋拦着我,大吼道:“萧寒宇,你疯了?你怎么呆下去,云扬会死的!”刘鑫锋被我气得,大口喘着气。我大叫:“你看清楚那个是不是云扬!云扬来的时候裤子被撕坏了,你看看这个。裤子一点痕迹也没有!”刘鑫锋仔细的一看,果然陈云扬的裤子上,没有半点被树木切开的痕迹。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假装是陈云扬!”刘鑫锋怒视着那个陈云扬,陈云扬笑了一声,拍着手站了起来:“不愧是群英学院的学生,居然看穿了我的易容术!”陈云扬变成了一个少女。一米六四的身高,长长的秀发,不过发育倒是挺好。现在是九月份了天气也是还好而已,只是一个小短裤,上半身就是一个黑色紧身衣。

  我看着这个女人,一脸的不屑:“快点把陈云扬交出来,不然等下我们可是不客气了!”虽然对方是个美女,但是我对美女现在还是蛮能免疫的。毕竟身边的女人,个个都是国色天香的。

  “那要看看,你们两个打得赢我吗?”那个女人用手指卷着头发,完全就是一个少女而已。刘鑫锋眼睛一定:“呵呵,那我们就试试了!”刘鑫锋右手出现一把方天画戟一样的武器,一戟向那个女人打了过去。

  那个女人一闪,抓住刘鑫锋的方天画戟。一个高跟鞋向刘鑫锋踢了过去,刘鑫锋身体一转,抓住那个女人的脚脖。拿着方天画戟和那个女人脚脖的手用力一抽。那个女人就摔在地上,刘鑫锋方天画戟就指着那个女人,说:“把陈云扬交出来,不然..你就等着,被人轮吧!”刘鑫锋咬了咬牙,就说了出来,不然刘鑫锋不知道怎么样威胁好!

  t酷匠,网永2…久Gh免:{费看$小{F说

  那个女人哼了一声,我是走到那个女人身边,蹲了下来:“妹子,你还是说吧,不然我们可是会说到做到的!”我的右手已经是捏的紧紧的,要是这个女人一摇头,我立刻用真气震碎她的衣服!把她掉在树上,让这里的灵兽吃了她!

  那个女人果然很有骨气,不像我之前遇到的那些人,一旦到了死亡面前全部放弃了尊严。我拍着手:“好,好。果然有骨气。鑫锋,你先走开,我有点事!”刘鑫锋给了我一个,我懂得的眼神,就自己走到一边去。刘鑫锋的实力,我当然信得过了。在那么几秒钟的时间,可以让这个女人倒下来,这一点确实厉害!

  我点住那个女人的行走的穴道和真气穴道,我看着这个女人,心里虽然没想法,那是假的。我邪笑了一声:“呐呐呐,这是你自找的。如果承受不了的话,就跟哥哥说一声,哥哥会轻一点的!”我说的时候,完全一副猥琐蛋的样子!

  那个女人瞬间想到了那种事情,脸色惨白惨白的。可是依然是不开口,我翻了一个白眼,我是把独门秘籍都拿出来了,对付男人可以用任何刑法,女人只有毁了她清白最有用!

  我把手放在那高耸的胸脯上,那叫一个软。那个女人的大叫一声,冷汗开始一直流了下来。我开始慢慢的脱下那个女人的裤子,那个女人立刻大叫:“我说我说!”

  怎么松口了!你要是在不松口,我就要崩溃了!上了你,我还要付出代价的,至于代价就是对你负责!

  刘鑫锋好像就在附近一样,没几秒钟救过来了。我们问出陈云扬在那里之后,把那个女人一起带走了。万一她骗我们,我们也好在威胁她了。果然在一个山洞里面,有她两个同伴。我摘下两片树叶直接飞了过去,树叶划破了他们的动脉,他们就软趴趴的倒在地上。

  我们走到里面,陈云扬呜呜的大叫着。我解开那张封住陈云扬的嘴巴的纸条,陈云扬解开之后,就大叫:“你们怎么才来啊!”陈云扬都快哭出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