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睛睁的老大了,我还揉了好几次眼睛:“不会吧!”比我的水之分身术还要牛掰,而且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但是这不止四手吧。这至少也有好几百手吧。

  我望着好几十人,卧槽。这叫我怎么打啊!管他的了,老子今天拼了!

  “水之分身术。”我喊完之后,别说分身了,连一个影子也没有。我忘了,这一招必须是有水才可以。

  “哼哼,小子,是你要先动手还是我先来?”一群人说道:“好吧,那我先来了!”一群人向我围了过来,一人给我一拳,我都会应接不暇的。我不记得我被打了几拳,被踹了几脚。我只记得,我全身痛苦到不行。

  “如果,想在放弃的话,请你马上离开!”那个人冲我说道。我趴在地上,握紧了拳头:怎么可以,我怎么可以在这里放弃!我可是要成为‘王者’的男人。我怎么可以在这里失败,可是我真的没力气了。

  不!不可以放弃。当时我脑袋里面就怎么一个想法,我拿起来涯角霸王枪。狠狠地劈在地上:“龙,血,玄,黄!”我大叫了出来,一条金黄色的龙,迅速从地上盘旋了出来。那条龙嚎叫了一声,尾巴轻轻地放在地上。

  “砰,砰!”就在那几秒钟内,那几个分身全部没了。我拿着涯角霸王枪就刺到那个人的脖子。那个人举起双手,我咽了一口口水。收起涯角霸王枪,一步步走向第十八层。第十八层的真气弄厚度比第十七层要高很多。

  我皱着眉头,走到了第十八层。在第十八层,我不知道休息了多久。我体内的气息也是越来越弱,我知道我不能在这里倒下。第十八层的守护人出现,那个守护人真的好强,仅对于我而已。

  二话不说,左手四条扶助力就亮了起来。对着那个人就是一掌,那个人头倾斜,一膝盖往我肚子上招呼。玛德,我当时胃里是翻江倒海的,这下手也忒狠了吧。我一下就飞了出去,在地上我花了好多米。那个人刷的一声,就到了我的后面。又是一脚踢了出去,我当时感到我的脊椎都快断了。

  我颤抖的爬起来,咳嗽了好几声,血是一直流。那个人可能是看不下去了,摇摇头:“年轻人,你还是下去吧。以你的状态是打不过我的!”

  我的左右手不停地颤抖着,断断续续的说:“要我放弃,不可能..除非你今天..把我打死..不然我绝对不会..放弃的!”我越说话越是力不从心,自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停地发颤。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说完,右手八条扶助力瞬间亮起,把这里照的是灯火通明。我握紧的拳头,我一拳刚要挥过去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嘴角上火辣辣的痛。我都没看清楚那个人的动作,我摸了摸嘴角,现在都肿了起来。

  我不停地喘着气,那一刹那我真的很像亮出十条扶助力和他拼了,可是我现在真的是力不从心。现在的我,体内的真气也只剩下一点点了。

  “小伙子,我在这里在劝你,下去吧。等以后再来,不然..”

  “不然..我就死在这里。”我咬了咬牙直接说道,我现在不能放弃,我要赢,我一定要赢!

  那个人长舒一口气,摇摇头:“那,我不客气了!绝命散元拳!”那个人说完,地板上就破裂了,从地上不停地碰出火。很快的就从地上喷出六道火,将我围在里面。

  那火的温度,别特的高。和岩浆的温度一样差不了。那六道火柱很快就向我靠拢,我眼睛左右扫动着。我嚎叫了一声,一股来自远古的镇压,把这六道火柱震没了。那个人额头上也是冷汗不停地留下来,在挑战塔外围的人,都是喘着大口地粗气。除了孙雪楠还是镇定自如,孙雪楠体内有‘凤凰之气’对于这股气息是相互平衡的。

  ‘真龙之气’平时我不易放,可是今天再不放,我就要死在这里了。那个人被‘真龙之气’镇压的身体都动不了。我慢慢的走过去一拳伦在他的脸上。左手慢慢的挤压成一个火球,一拳向那个人打了过去。

  那个人大叫:“我认输!”我的火拳离他只有十厘米,我收回火球,就脱着疲惫的身躯慢慢的走向第十九层。第十九层的真气更是浓厚,我咬着牙走上来,途中我都有好几次退缩的冲动,可是还是要我忍了下来。

  F…酷mm匠f#网u首发vu

  第十九层上面别说人了,连一样东西也没有。我站在楼梯口那里,很久了都没有一个人。

  “这个丹药是给你的,先帮伤疗好,不然答应你也是没有意思的!”一个神秘的声音对我说道。一颗丹药就出现在我面前,我服下那个丹药,反正我是不管那么多。要死就死,反正没事。吃完之后,我就坐在地上,开始疗伤。我在里面疗伤花了将近一天,现在是第四天了。

  我睁开眼睛的时候,身体说不出的舒服。一个人就出现在我眼前:“我就是第十九层的守护人,打败我,你可以继续挑战二十层,如果输了自行下去,我不会像第十八层的那个人一直和劝你。我会下死手!”那个人眼睛里面充满了毒辣。

  我勾了勾手,微笑一下:“来!”左手扶助力瞬间亮起来,右手也很快的变成一个火球形状的样子,一拳想那个人打了过去。那个人跳了起来,脚在我肩膀上踩了一下。我的一拳打空,手上的火球就消失了。我转身又是一掌,谁知道他一脚踢了过来。

  正好踢中我的胸口,我想被人踢飞的足球一样就飞了出去。那股力气真的好大,我撞到墙壁在停了下来,那个人不松懈,举起那脚对着我的脑袋劈了过来。我连忙转身,那个人的一脚劈空。

  手里出现一把刀,那把刀血红血红的好像吸收了无数人的鲜血一样。向我挥了过来,那把刀所到之处,空气都会响起噼里啪啦的声音。卧槽,这把刀是开外挂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浪人心说:

不行了。实在好困啊!今天只能一更,大家不要弃书。我明天会三更的,最近都是五点多就醒来。

我现在身体都有异状了,我不是大人。我只是一个刚毕业的初中生,身体不如那些作者。我现在有点出息头昏,头痛那些症状。

所以今天只能到这里了,不行了!又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