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人一张脸都是刀疤,而且刚刚他还在猫眼外面对我笑。那个笑容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形容好,反正笑的特别凄凉和恐怖!”我全身颤抖着,从来没有一个人能让我害怕过,这个人我不得不承认是我第一个害怕的人!

  龙婧琪思索了一会儿,大声的叫了起来:“难道是他!”“谁?”

  “老公你忘了?五年前也有一个杀人狂魔,几乎他看不爽的人,全都会死在他的手里。就算被杀的人背景有多大,照样也死在他的手里,我们龙家也有很多人死在他的手里。”龙婧琪说的时候娇躯也一直在那里颤抖。

  我想了一会儿:“难道,你说的是安狂刀?”现在我也只能想到这个人了,因为这个人确实很恐怖!我们混社会的每个人都很忌讳他。

  安狂刀这个人,一生出来就是父母双亡。从小被人欺负,也是有一天一个人,骂了他的父母,安狂刀一怒之下就把那个人杀了。从那以后安狂刀就觉得杀人很有趣,只要是他认定的目标,没有一个能逃得过他的刀。就连龙家的人,也被他杀了不少。如果说关二爷是我们混社会信奉的对象的话,安狂刀就是我们黑道里面最不能惹的人。

  还有安狂刀脸上的刀疤是他自己划得,因为他认为黑道里面的每个人都必须有这样的脸。再加上安狂刀这个人也很心狠手辣。他现在可能把我或者龙婧琪看作目标,准备除掉我们。

  如果我的直觉没错的话,安狂刀的实力应该在圣光境巍峰。这等实力已经足矣打败我了,我也不知道安狂刀手里有什么底牌,我现在的处境很危险。

  “媳妇,你现在打一个电话给龙爷爷去调查一下,安狂刀的照片。越快越好!”我不停的喘着粗气,这个安狂刀没有杀人的时候居然给我怎么大的压力。

  龙婧琪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立刻打了一个打电话给龙家家主。龙家家主知道后把安狂刀的所有的资料发到我的手机上面,还说要不要现在派人去保护我们。被我拒绝了,我知道一但被安狂刀认定的猎物,不管有多难办到,安狂刀照样可以神不知带鬼不觉把你干掉。如果我答应的话,又会多了很几条人命在他手里。

  龙家家主把资料发到我手机里面的时候,我真的是呆住,我那个时候感觉到全身无力。居然真的是他,那个时候,我只觉得我完了。我居然怎么背,和他这个杀人狂魔坐在同一个船上。

  我两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全身就像是散架了一样。龙婧琪也知道,就趴在我的胸口那里。过了许久,我决定了一件事。

  那就是和安狂刀来一个生死大决战,我现在是真的没有办法,如果我被安狂刀刺杀的话,我根本就会死的不明不白。如果我是被安狂刀杀死的话,我起码可以得到一点安慰。

  可是,我刚要站起来的时候,我犹豫了。我是要成为人父的人,我怎么可以怎么轻率!我还有四个女人在海滨市那里等着我回去呢,我怎么可以一意孤行!我还有兄弟、基业,我怎么可以自己一个人孤军奋战!我还有父母没有赡养,我怎么可以做一个不孝子弟呢?我还没揭开白银盔甲的人的身份,我怎么可以带着谜底就走了呢!怎么多的怎么可以,我真的舍不得。

  我不行了,我真的不行了。怎么多的亲情、爱情、友情我绝对不能死。安狂刀,现在我萧寒宇绝对不会让你的计划得逞!你就等着吧!我萧寒宇和龙婧琪两个人,今天就要改写你安狂刀的杀人纪录!

  我考虑清楚之后,就睁开眼睛,才发现龙婧琪已经睡着了。我把龙婧琪抱了起来,轻轻地放在床上。现在也是早上了,没想到,我居然在地板上面,躺了一个晚上。我坐在椅子上面,看着太阳缓缓的从海平面升了起来。

  我刚要闭上眼睛,要想如何对付安狂刀的时候,腰间突然被一双白皙的手臂抱住。

  :?更新cn最《;快D上(D酷匠J“网H…

  龙婧琪在我脸上亲了一下:“老公,你好坏噢,自己在这里看日出。把我晾在一边。“龙婧琪你都二十一岁了,怎么好像陈兮莫,林晓诺她们两个一样对我撒娇。陈纤和张艺洁从来不会对我撒娇,理由很简单。我平时都很少能看见她们,别说撒娇了,就是亲个嘴都难啊!

  我站起来,抱住龙婧琪。龙婧琪虽然被我怎么突如其来的抱住很不适应,但还是紧紧的抱着我。抱了一会儿,我就和龙婧琪分开了。分开的时候,我还听见龙婧琪小声的嘟囔着:“怎么快就分开,我还没抱过呢!”

  我和龙婧琪手牵着手就走了出去,吃完早饭之后,我和龙婧琪就一起在那里欣赏海上的风景。也有在那里打情骂俏,一个白天很快就过去了。晚上我和龙婧琪在房间里的时候。

  冷汗从我额头上冒了出来,一股气息让我的后背毛骨悚然的。龙婧琪看出我的异样就问:“老公,你怎么了?”龙婧琪拿出手帕帮我把额头上面的汗擦了擦。

  我那个时候,右手不停地颤抖着,手里的涯角霸王枪。是忽影忽现的,我咽了一口口水:“媳妇,你在这里面呆着。门千万要锁着,不要让任何人进来。”涯角霸王枪出现在我的手里:“这把枪可以保护你的安全,千万不要离开这间房间,一定要握好这把枪。”龙婧琪点点头,她知道现在是非常时期。我出门之后,龙婧琪就把门关的紧紧的。

  我在门外走着,那风很大。吹得我身上都鸡皮疙瘩。在一个转角,我看见那个黑衣服的男人。

  “别跑站住!”我在后面追着,那个人绝对就是安狂刀,除了他之外这里根本就不会有怎么大的威慑力。混社会的人和普通人是不一样的,从身上散发的气息就会知道。

  我追安狂刀到夹板的时候,我就没有看见他人,我在夹板上面左瞧右瞧就是没有看见他本人。我在夹板上面的时候很小心,如果一个不小心的话,就会被安狂刀击杀。

  一个黑衣男人笑了一下,一掌向我的后脑勺拍了过来。等我转过身子的时候,那一掌就是击中了我的头部,我重心不稳。

  ”噗通“的一声,我就掉进了大海里面。安狂刀笑了笑:”被我安狂刀认定的猎物没有一个会逃跑的。“安狂刀在夹板上面,望了几十秒之后就离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浪人心说:

明天预告:龙婧琪没有危险,涯角霸王枪隐藏了天大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