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越的真气本来就开始不足了,加上刚才被人砍了几下,现在的杨越已经是超负荷了。张肖一个人在战场里面如同无人之境一样,张肖手里的长刀,已经是沾满了静山阁无数弟子的鲜血了。

  古铜伯和张逸两个人打的是难解难分,张逸虽然只是圣光境前期,但凭着手中的紫电剑和古铜伯差不多。两个人打了半个多小时,古铜伯还是以微弱的优势占了一些上风。

  几乎是同一时间段,整个静山阁那边的人只剩下,六个人。这六个人都是古铜伯的入室弟子,不过现在也都是强弩之末了。而张肖,张逸两个兄弟还有五千多人,人数的差距,把胜负看的更明了了。

  “哈哈,古老头当初把我们兄弟两个人逐出静山阁,可曾想过今日你这把老骨头,会死在我哥两的手里啊!”张逸拿着剑指着古铜伯,眼睛里面充满了恨意。

  “老夫,确实没有想过今日,但是你们今天也休息继续活下去!狂阵启动!”古铜伯脚向地板用力的一踩,整个静山阁都颤抖了起来,山岩乱砸,张肖,张逸那边的人,被石头活活砸死了几百个。

  海滨市。

  “咦,怎么地震了么?怎么大地颤抖着怎么厉害!”整个海滨市都在摇晃,我用真气护住了寒石帮。脑海里突然:“不好,难道...不可能!师傅在那里,怎么可能!”

  最◎?新,章节上p酷#匠网

  张肖和张逸两个人的脸色大变,就刚刚那几十秒的时间,自己的人数就死了将近一千多人。张逸指着古铜伯大吼:“古老头,你特码的是不是疯了!你不要命,我们还要命呢!兄弟们跑啊!”张逸的这一嗓子,全部的人都开始弃甲抛革。

  “晚了!”古铜伯在一脚下去,从东西南面的下山的路全部被石头堵了起来。古铜伯转过身:“你们快走,快去去海滨市。找一个叫史洪飞,把这个交给他,告诉他,一定要重振静山阁!”古铜伯用真气把他们五个人全部推了下山。

  古铜伯心里舒畅了一下,至少现在只有他一个人。可是古铜伯在一转身,后面居然还有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古铜伯的十弟子,瞿阳。

  “你怎么不走啊!”古铜伯刚才心急没有数人数,所以瞿阳就没有被送下山。

  “师傅,徒儿要和你一起死在这里,就算黄泉路上,你至少还有伴啊!”瞿阳哭着说出来,古铜伯就想瞿阳的父亲一样。瞿阳从小受到人的欺负,古铜伯看见他们被人欺负就带回了静山阁,每天都照顾瞿阳。现在古铜伯要死了,瞿阳怎么会让他一个人去死呢!

  “摆了!”古铜伯现在也是没有一点真气,所以就站在那里和瞿阳一样被石头淹没了。

  “师傅!”杨越大吼,可是古铜伯都被石头淹没了。杨越他们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师傅被石头淹没却无能为力,一个个跪在地上:“师傅,我们五个人发誓,我们一定会把静山阁发扬光大的!”

  五个人一路上,一破一拐的来到了海滨市。看着海滨市,如此繁华,他们都不知所措了。

  “现在我们怎么办啊!”四师兄徐彬问道。毕竟现在他们个个都受了伤,如果现在不找一个好的地方休息的话,后果就会很严重。

  “我也不知道啊!”面对着偌大的海滨市,就连经常出门的大师兄也不知道怎么办。

  杨越挠挠头:“大师兄,我们现在身上也只剩下一百多块钱了,连一家旅馆都租不起。难道我们晚上要露宿街头?”现在没有钱,对他们师兄五人造成了巨大的困扰了。

  一阵沉默后,大师兄赵封打破了这个僵局。“要不这样吧,我们几个卖艺怎么样!虽然说,这样很不好,但是像我们这样没钱下去的话,我们真的会饿死的!”这个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五个人同意之后,就开始招呼观众来看。

  “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中华武术,胸口碎大石等功夫,通通要出现在各位的面前。大家快来看啊!”六师兄王当就大声的呼喊了起来。

  “听见了吗?要展现我国的武术了。”

  “胸口碎大石,这个我爱看。”

  “好久没看见有人卖艺了,今天我就去看看!”

  许多人都挤了过来,海滨市本来就是全国最发达的地方,没几下的事情就是人山人海了。

  “第一个,中华武术!看两个人都是飞过来的,绝对没有用威亚,而且还是赤手空拳的在打!”王当就在一边充当解说员了,说的激情澎湃。七师兄左叶璇和八师兄黄益远,两个人也只是想平常练功一样。不过在普通人的眼里,却如同真的在打架一样,时不时的就有人叫,好!

  “第二个节目,胸口碎大石。”赵封和杨越两个人拿着三百多斤的石头,慢慢的走了过来。

  赵封躺在椅子上面,对杨越说道:“二师弟,待会下手轻一点,这可是三百多斤的石头,不是开玩笑的!”

  杨越拍拍胸口:“放心,大师兄,我不会下重手的。”杨越把石头放在赵封的胸口,再叫现场的观众检查这石头确定没问题之后。杨越活动了手腕,用力的拍了下去。

  赵封的眼睛明显比平时要大的多,杨越,你丫的!我叫你下手轻点,你丫的居然怎么重!杨越每打一下,赵封的眼睛都会睁大,打了三下,石头就碎了。周围的观众都是叫好!

  赵封从椅子上面下来的时候,心里大吼:“杨越,你丫的今晚死定了,要不是我用真气护着,我现在就死了!”赵封咳嗽了好几声,胸口那里隐隐作痛!

  五个人卖了一下午的艺,钱多多少少筹到了一千多,租了一个小小的宾馆。这个晚上杨越被赵封痒的半死,谁叫杨越下了那么中的手,现在赵封也只是痒杨越而已,算是很轻了!

  静山阁。

  两人人从石堆里面爬了出来,张逸看着古铜伯那露出的头颅,一踢就把古铜伯的头踢飞了出去。张逸大吼:“那逃走的五个兔崽子,我特码总有一天会让你们死!”张逸全身散发着圣光境的气息,霸气无疑。

  张肖淡淡的说道:“好了,我们现在下山去找那五个小兔崽子吧,反正他们是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张肖和张逸两个人就慢慢的走下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