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怎么办啊!再这样下去的话,静山阁都要破了!”二师兄对百岁老人说道。

  百岁老人睁开眼睛,抚摸着胡须:“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了!摆了摆了。杨越立刻着急所有弟子,来这里我有事情要宣布!”杨越慢慢的退了下去,召集的全部的弟子。

  ◇r酷匠p,网永$久免,费??看\小说

  “徒儿们,现在静山阁遇见了灭门之灾!如果现在要逃走的,我古铜伯绝对不会怨你们一句,毕竟大家都有家。如果想继续留在静山阁和我杀敌的就留下来。”古铜伯说一出,就好有几个人开始动摇了。

  杨越大吼了一句:“我杨越誓死追随师傅,哪怕是死了!在黄泉路上也有伴!”杨越的这番话,是发自内心的。

  “二师弟,你怎么说就说不把我这个大师兄放在眼里了吧!师傅,徒儿,愿意和那些人打。如果死了,我也死而无憾!”大师兄在下面吼道。

  “就是,要死也要死而无憾。我跟随师傅。”

  “我也跟随师傅”

  “特码的,老子这次和他们拼了!虽然我也怕死,但是这次我也要死而无憾!”

  许许多多的声音从下面传了上来,古铜伯眼睛里都是泪花,没想到自己的徒儿们,居然都要来一起面对这个难关!

  虽然有很多人要一起面对难关,也有很多人胆怯的逃走了。古铜伯擦了擦眼泪:“徒儿们,从今天开始静山阁处于防御状态,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准私自下山。”

  “是”下面的声音齐刷刷的响了起来。

  这几天的静山阁都是处于紧张的时候,谁知道那些人会什么时候来!这几天,静山阁里面的徒弟也是一点也不偷懒。一万多人每天都是很早的就起来修炼着,或者和别人比实战能力。

  “哈哈,大哥。现在我们终于报当年的一箭之仇了!”一个杀马特的人站在静山阁的山下,看着静山阁,眼睛里都是恨意。

  “哈哈,不错,二弟走吧,让我们看看,当初我们最厉害的师傅,古铜伯现在是什么实力!”一个年轻男子笑了笑了,挥了挥手,后面的一万多人也是跟了上去。

  “报!师傅,山下来了去多陌生人,人数好像有一万多人!”一个弟子跪在地上说道。

  “什么!”古铜伯大叫了一声,然后就笑了出来:“没想到啊,没想到啊。我古铜伯活了几百年,第一次感觉危机四伏。看来我命将至!”古铜伯挥了长袖,就走了出去。

  静山阁的门外,一共有一万多人在那里气势汹汹的。

  “古老头,快特码的给老子出来。”那个杀马特的在门外喊道,在那个杀马特的脚下已经有好几个静山阁的子弟,断气在他的脚下。

  “咿呀”静山阁的门打开了,古铜伯带领着一万多人也是走了出来。“哼,你回来干嘛!”古铜伯明显看见他们气的不行。

  “哟哟,师傅啊,这好歹这算是我们兄弟两个学本领的地方,我们现在回来也是正常的吧,师傅你别那么古板吧!”那个男子抱着臂,完全不把古铜伯放在眼里。

  古铜伯就笑了出来:“张肖,张逸,你们两个兄弟心术不正,所以当初我把你们赶出师门,现在你们又回来报复我们静山阁对不对?要是想来的话,我这把老骨头今天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让你们毁了静山阁!”古铜伯派出一副太极的招式。

  “哈哈,老头,以你的实力现在根本就不是,我们哥俩的对手。哥,让我来会会这老头,看他这几年本领有没有见长!”刷的一声,张逸就跑了出去,和古铜伯扭打了起来。

  张逸一拳打了过去,古铜伯躲了过去。一个膝盖向张逸的肚子招呼了过去,张逸瞳孔猛缩,他没有想到这个老头居然玩的怎么阴。这一击狠狠地击中了张逸的肚子。张逸脸色都开始发白,张逸突然的笑了出来:“死老头,怎么多年了,还是怎么强,看来今天我不给你一点颜色瞧瞧你是不知道什么叫做恐怖!”张逸狂吼了一声,手中就出现了一把一米多长的剑。这把剑看起来十分帅气。

  黑色的剑把,长长的剑身,剑身上面都是电在敲打着剑身,这把剑一看就知道是属于电属性的。张逸笑了出来:“老头,没想到吧,这把紫电剑,我是专门拿来对付你们的,今天,我就让你成为这把剑下面的第一个死者。”张逸的剑向古铜伯刺了过来。

  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那把剑就到了古铜伯的头上。不少人都闭上了眼睛。“砰”金属撞击的声音。古铜伯拿着一把权杖,抵挡了那把剑的攻势。古铜伯把权杖用力一推,两个人都后退了几步。古铜伯的嘴角那里流出了血迹出来。

  张逸的嘴角也流出了血迹,可是张逸用舌头舔了回来,看起来味道好不错的感觉。张逸嘴角浮起了一个弧度:“老头,现在你我都受了伤,现在,静山阁我兄弟俩,是灭不可了。上!”张肖和张逸身后的人都冲了上去,古铜伯这把的人也早就是忍不住了,也冲了上去。

  双方的人都是打来打去的,死伤的速度也很快,俩个小时之后。古铜伯这把的人明显是不行了,从一万多人,现在只有一千多人。而且鲜血染红了整个静山阁,有的断手断脚的,有的修炼经被挑断的。张肖和张逸这边的人都是有武器的,而古铜伯这边的人可是赤手空拳的,打起来不仅吃力,而且现在士气有低落。

  杨越和大师兄两个人在人群中,就像是猛虎一样,几乎没有人敢靠近他们,靠近他们的人全都死了。张肖没有受伤,看见他们俩个向杨越的后背打了过去,大师兄眼疾手快的推开杨越,那一掌实实的落在大师兄的身上。

  杨越滚了几圈,看见大师兄狠狠地摔在地上,连忙扶起大师兄,问道:“大师兄,你没事吧!”

  大师兄咳嗽了几声:“没事,二师弟,你先别管我,快去帮助师弟他们去。放心,那些杂碎不会过来的,他们的胆子没那么大!”大师兄已经是很虚弱了,但还是为那些师弟着想。杨越半信半疑的去帮助那些师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浪人心说:

今天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