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的人就是沈建枫的爸爸,沈东强。沈东强眼睛死死地看着沈建枫,沈建枫脸色是苍白的。杨如月看见两个父子都是满满的怒气,也不管有没有创衣服了。跑到沈东强的身边梨花带雨的哭着:“东强,你可算来了,你这个儿子说要强了我,我说我是你的女人,他还是不听,还说...”杨如月没有再说下去,而是趴在沈东强的肩膀哭。

  沈东强拍了拍杨如月的肩膀:“没事的,你继续说。”

  杨如月哭泣道:“他要杀了你,让我做他一辈子的女人。”杨如月说完又是趴在沈东强的肩膀上哭了起来。

  沈东强气的脸是一阵青,一阵白的。自己怎么会生这样的不孝子,之前上了自己的小老婆,现在居然又想来上自己的女人。

  沈建枫一直坐在地上,听到杨如月说的话,立马就站了起来:“爸,你别相信这个女人。是她来勾引我的,真的!爸,你听我解释!”沈建枫刚要开口解释,就被沈东强狠狠地踢了一脚。

  沈东强拳头紧捏的着:“沈建枫,我当初真的应该把你掐死在摇篮里面,你一而再再而三的上我的女人。我今天就要杀了你!”沈东强拿起桌子上的台灯,向沈建枫砸了过去。沈建枫连忙躲开,看见窗户想从这里跳下去。乍一看,没吓死沈建枫,这里可是二十楼。解元镜中期的从这里摔下去,必死无疑。就算不死也要断手断脚的。

  沈建枫咽一口口水,转过身去,就看见沈东强拿着电视对自己砸了过来。沈建枫滚了一圈,就躲了过去。可是沈东强早就料到了,跑过去对沈建枫是拳打脚踢的。沈建枫被沈东强打的是没有还手之力,一直抱着头。

  M更sO新6q最A0快上酷匠eU网))

  沈东强也是被愤怒击昏的头脑,顿时就把沈建枫的命根,用力的提了一下。沈建枫感觉得自己什么东西碎了一样,就昏厥了过去。沈东强也觉得刚刚自己好像踢到了什么!就停下来了。乍一看,沈建枫裤裆那里,鲜血顺着裆部哗哗直流,夹杂一股刺鼻的尿骚味。沈东强才知道自己过头了。

  沈东强趴下身子,摇晃着沈建枫的身子:“儿子,儿子。醒一醒,儿子,儿子,爸不打你了。儿子你醒一醒!儿子!”沈东强抱着沈建枫的身体,不停地摇晃着沈建枫。

  “哈哈,沈东强,没想到你还有今天。”我从门外走了进来,抱臂看着这对父子。

  沈东强瞬间明白了什么,咬牙切齿的:“萧寒宇又是你!你当初和我儿子抢老婆,如今又算计我们父子,你特码的有什么本领从我来!”沈东强眼睛一直瞪着我,仿佛要将我撕碎了才甘心!

  “哼,我算计你!笑话,我怎么算计你还算是好了!如果我真的要算计你的话,不用一天的时间,我保证要你的公司,家庭,财产通通一无所有,包括你在外面保养得三个女人也一样!”我也瞪着沈东强,现在的沈东强在我眼里什么都不算,只是一个跳梁的小丑罢了,我只是不想用黑道的手段来解决他而已。

  沈东强放下沈建枫,轻声的在沈建枫的耳边说:“儿子,放心!爸帮你报仇!”沈东强站了起来,和我四目相对。沈东强的眼睛的都是愤怒,而我的眼里也是。

  我轻笑了一声:“沈东强,你最好向清楚,你一个小小的解元镜后期巍峰的和我打,你打得过吗?”我就算不动用,涯角霸王枪,我照样虐死他。

  沈东强的拳头握的紧到不能再紧:“那你就试试看吧,看我今天怎么杀你了!”沈东强大吼了一声,拿起地上的台灯向我砸了过来。

  我摇了摇头,轻易的就躲开沈东强的攻击。我在沈东强的后被上面打了一掌,沈东强整个人重心不稳,就摔在地上。身子颤抖着,我怎么会这样!连一个毛头小子都打不过去。我不信!

  沈东强刚要爬起来,我走到他的后背一脚踩在他的后背。我听见了骨头碎掉的声音,沈东强的脊椎应该被我踩断了吧。下半辈子可能会在轮椅上度过了,不过我是不会怎么好心的。我要的是让他下半辈子在棺材里度过!

  我握紧的拳头,刚要对沈东强的脑袋打下去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什么!收回拳头,我在沈东强的后颈那里狠狠地打了下去,沈东强叫了一声就昏了过去。我在走到沈建枫的身边,这个沈建枫我是真的很生气。

  我召唤出,涯角霸王枪。把沈建枫的手经脚经全部挑断,包括修炼的那段经脉,一但那条经脉断了。终身就不能够在修炼,我收回涯角霸王枪。再次走到沈东强的身边,将他的真气全部废除。

  杨如月慢慢的走了过来:“宇哥,现在我可以走了吧!”

  我抬起头看着杨如月,露出了一丝微笑:“先把衣服穿好,在和我去总部。”我坐在床上,看着杨如月把衣服穿了起来。期间我有好多次想把杨如月摁在床上。可我还是忍住了,毕竟这个女的现在不干净。万一要是得了什么病,那我就亏本了。

  杨如月穿好衣服,我就打了个电话给关志恒他们,叫他们带几个人过来,把沈东强他们父子背回去。到了总部之后,沈东强他们被我关在地下室里面。我还特地的去买了两个大大的十字架,把他们两个钉在上面。

  然后一切准备就绪之后,我就打了个电话给张艺洁,说是有重要的事情。张艺洁马上从公司赶到寒石帮,进了寒石帮的地下室。就跑过来抱住我,我也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这好像是我第一次亲张艺洁,感觉得很不错。

  张艺洁问我干嘛,我指了指前面的两个人。张艺洁看了过去,本来是很高兴的,看见他们两个人之后,立马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脸上都是愤怒。

  “艺洁,如果想杀了他们或者折磨他们都行,不过先等他们两个醒了再说。”我知道张艺洁的心里比我还急,毕竟是父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浪人心说:

有情趣的兄弟来加我QQ吧。1597035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