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了?”表姐看见我的表情,问道。我摇了摇头:“没什么,挺好的,你这姿色,一定是校花级别的。”听完这话,表姐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随即便不屑的说道:“听说你也是职高嘛?”

  冷笑了一声,没说话,就在这时候,我父母回来了,看见表姐,赶紧热情的迎了上去,表姐也一一打过招呼,告诉父母,以后会常来,她已经转到职高了。在以前的学校,因为处对象的事被她父母发现了,要她远离那个男的。她和那男的分了之后,就转学了。

  我爸妈一听这事,立马就开心了:“这样好啊,和寒宇一个学校,放假什么的可以一起回家。”

  “呵呵,是啊,是啊!”妈蛋的,那我岂不是又要回职高读书了。卧槽,半路杀出一个表姐来。

  第二天,我起床的时候,刚走去房间门,我爸就把我叫了过去。

  我爸说:“寒宇,你去陪你表姐报到去。”

  我大叫了一声:“啊?我不想去!”我是真不想去,自从登上老大的位置,我怕等下那些人看见我,一口宇哥,一口宇哥的。我就感觉心里不舒服,现在还让我去,我真无奈了。表姐一听我说这话,上来就推我一把:“你别逗我好不好,你这个样子陪我去,我还嫌丢脸呢,你还不愿意去?”

  “行了,你俩别斗嘴了。”我妈喊了一声:“都多大了,还斗嘴。”然后看着我,继续说道:“寒宇,你快点收拾收拾,陪你表姐去,她一个女孩子,自己去不行,我和你爸要去上班了。”

  我这是有苦难言啊,我摇了摇头,只好收拾了一下东西,就陪表姐报到去了。

  这一路差点没给我折磨死,表姐一路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我们是做公交去的,表姐来一句:“打车不行么?这玩意是给穷人坐的!”

  当时我就差点没爆发,你有钱?是你父母有钱吧?我家又没钱!靠,毛泽东还做过驴车马车,你算什么啊?这特么给我气的,若不是,我今天心情好不错。要不然,我早就和她翻脸,但是心中极其不爽。就刻意的问道:“听说你还处对象了?”

  表姐一听这话,下巴都要仰天上去了:“那是,我那对象,我们整个年级老大!我们年级的看见我,都要叫一声嫂子。”说完继续说道:“还有我弟,现在混的也是不错,你能不能学学?一个大老爷们,那么废物。”

  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现在这女生是怎么了?都是势利眼么?但是说句实话,我混的原因是不想让人欺负我,绝对没有认为混子是很帅的原因。表姐所说的她弟弟,正是我的表弟,和我一样的年纪,但是生日比我小,从小就是混子,所以和我也没什么交集,我只是知道他的名字。表姐看见我叹气,撇了我一眼,满脸的不屑:“不像你,只有被人欺负的份吧?来,现在你爸妈不在,告诉我,是不是在学校天天被人打啊!“当时我就笑了,没说话。表姐见我没说话,哈哈一笑道:“被我猜对了吧,我就知道。”

  哼,欺负我!见了我,跑都来不及呢,还欺负我。没有谁的胆子会那么大。不过,我也没说出来。毕竟也不是什么光荣的事。

  我也没理她,继续问道:“那你怎么还和他分了?做嫂子的感觉不是好么?”表姐不笑了,说道:“还不是被我爸妈发现了么?”

  我笑了笑。不再说话。不一会,就到职高了。我们两个人下车了,表姐走在我身边。说道:“这就是职高啊,还不错啊,比我们学校大。”

  走到了校门口,大爷看见是我,跟看见鬼似的,马山给我开门。当时正是午休时间,学生们出了教学楼。我们二个人大摇大摆的就走了进去。准确的说,只有我是大摇大摆的,我面无表情的走在学校的甬路上,表姐见我这样,说道:“看你那一张苦瓜脸,我告诉你,你这样在我们原来的学校,是肯定要挨打的,别让人揍了。我还得帮你叫人。”

  我冷笑了一声,这时候迎面走来了几个学生,一看就是学校里的混混。看见我,慌忙就跑掉了。表姐还看了那几个人一眼:“跑什么啊,我还能打他们啊?”然后看了我一眼,不屑的说道:“萧寒宇啊,你看见了没?你什么时候能做到我这样,让混混看见了,就觉得不好惹,你就成功了。”然后表姐趾高气扬的走在了前面。我笑了笑。没理她。

  午休之间,本来学生就多,加上现在有的出去吃饭,甬路上都是学生,一个俩个看见我们躲就得了,只见甬路上的学生看见我都像看见鬼了一样,撒腿就跑。表姐也觉得不对劲了,我想她智商再低,也不至于不明白,那帮学生不是怕她吧。

  表姐奇怪的看了我一眼:“你们学校的学生有病?”我笑了笑,耸了耸肩膀:”不知道啊。“我们就这样一直走着,不久就走到教学楼了,我刚要进去,就看见迎面走来了五六个人。我定睛一看,其中一个人是徐建。徐建看见我刚要叫人的时候,我使了使眼色。徐建毕竟是老大,秒懂我的意思。立马带人撤了。徐建身后的人很不明白问:”徐哥,我们看到那一男一女干嘛要走啊!那个女的身材不错。要是扑倒在床上的话,肯定很爽!“徐建转过去,拍了一下那个人的头,说:”你给我小声点。你知不知道刚刚那个就是我们学校真正的老大。我只是代替他而已!“徐建摇了摇,虽然说他现在是老大,可是真正的老大还是我。

  我陪表姐报到完,就回到班级。在门口喊了一声:”报告!“全班人的眼睛齐刷刷的看着我,看的我都不好意思了!郑萍梅说一句进来,我走了进来。我回到原来的座位上,值得说的是全班里面只有我的座位一直没有人坐!

  ”那个,明天的运动会,我们班的谁要参加!“郑梅萍说道。全班都没有一个人举手,我觉得很奇怪!怎么回事,运动会嘛,志在参与啊。干嘛没有人参加。

  1◎酷`!匠B网$;永久免-}费,U看u小1说$

  我站起来,说:”老师,我全包!“我说完的时候,全班的眼色再一次齐刷刷的看向我这里来,看的我再次不好意思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浪人心说:

用手机写就是慢。今天就怎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