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跑,在雨中不停地跑。最后,我还是摔倒了。我趴在地上,用手不停地打着地。一拳比一拳用力。最后我的手上都是血迹。

  我在地上躺了好久,”我刚刚对爸妈和兮莫的话会不会太过分了?这样兮莫会不会很伤心!“我一个人在喃喃道。

  ”当然会!“周辰熙出现在我的视野里面,周辰熙坐了下来:”寒宇哥,说实在的,你刚刚对伯父伯母,还有兮莫前面说的太过分了!你也要想想兮莫是一个女孩子,一个女孩子怎么可能被自己爱的人,当面决绝的感受如何?”

  我叹了一口气:“辰熙,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现在是混黑社会的,如果一个不小心,我就会死!我并不向辜负兮莫,你懂吗?”

  周辰熙挥了挥手,说:“寒宇哥,你别和我扯这些没用的。如果你有这样的想法的话,那我岂不是已经很对不起夕研了。夕研也是和兮莫一样。只是兮莫更加柔弱。而且,寒宇哥,兮莫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和我说了。她很喜欢你。因为,我们小时一次偷瓜,结果被主人抓住,你一个承担了所有的责任,最后还被那个西瓜大爷,打了好几下。而且回家的时候,兮莫不小心把衣服撕坏了,没有衣服穿。那个时候的你,直接把衣服脱了下,直接给兮莫穿上。回家的时候,兮莫被她妈骂,还是你一个人。把罪名全部承担了下来。凑够那个时候开始!兮莫的心里就开始萌发了对你的爱的感觉。”

  “可是,我没有想到你和兮莫,居然有娃娃亲。”周辰熙笑了笑继续说道:“寒宇哥,我只能奉劝你一句,兮莫这个女孩真的很好,你难道希望兮莫被其他的男人抱在怀里吗?”周辰熙拍了拍裤子,站起来:“还有,刚刚我出来的时候,阿姨被你气昏倒了!现在应该在医院里面吧!”说完,周辰熙就走了。

  周辰熙的那句“假如兮莫被其他的男人抱在怀里”是我不想听见的话。我在地上躺了很久,才去了医院里面。在医院里面,我很快的就找到我妈病房,我在玻璃窗那里看见。我妈带着氧气瓶,脸色十分惨白!

  我打开门的时候,全部的人都看着我。可是,我却不敢直视一个兮莫。我爸走到我的身边对我悄悄地说:“你妈现在的病情很危险,你尽量不要去刺激她!”我点了点头。

  我走到我妈的身边,我妈看见我,就转过头。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妈,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不要我生气也很简单,只要你同意去兮莫,我就不生气!”我妈抓住这个问题不放。“好吧!好吧!娶就娶,大不了,我和兮莫先说清楚!”我心里嘀咕着。

  “好,好。只要妈,你不生气就行!去兮莫就娶吧!”我很严肃的和我妈说道。陈兮莫听见我要娶她的时候,心里也很高兴!

  “我才不要嫁给他呢,一下子娶,一下子不娶。我才不要嫁给这种人!”说完,陈兮莫就跑出病房!

  周辰熙走到我身边,说:“寒宇哥,快去追啊!”我点了点头,也跑了出去。

  一路上,我可是没有动用真气。几乎是每次碰瓷。陈兮莫刚进电梯,我也刚要进去的时候,电梯门就关了起来。我只好跑楼梯。我到了一楼的时候,发现陈兮莫根本没有下楼,我又一层一层的找。在三楼那里陈兮莫捂着嘴巴,一直在笑。

  可是,陈兮莫绝对没有想到。一双手直接抱住她的细腰:“兮莫,我看你这次哪里跑!想跑出我萧寒宇的手心,你还嫩了点!”

  陈兮莫被我的动作吓了一大跳:“寒宇哥哥,你怎么跑上来了,你不是应该在下面找我吗?”

  我皱了皱眉:“是吗?可是我一直在这里啊!”陈兮莫感觉不对劲,自己不是应该现在还在生我的气吗?怎么气那么快就消了!陈兮莫反应过来,就用力的踩了我一脚,疼得我放开陈兮莫的细腰,一直在那里脚疼!

  陈兮莫一点也没有惯着我,直接就走了。我连忙不管脚了,一瘸一拐的向陈兮莫跑了过去:“兮莫,你别生气了!刚刚那是寒宇哥哥的不对,你就原谅我吧!”

  陈兮莫犹豫了一会儿,说:“除非,寒宇哥哥,答应我一个条件,我才原谅你!”

  我皱了皱眉,挠挠头:“什么条件?”陈兮莫踮起脚尖,在我耳边小声的说。我一听,立马回绝:“这不行,这不行,兮莫能不能换一个!”“不行,就这个。我就要这个!”陈兮莫一口气回绝我。我没办法就答应了,不过这是还是要等到好几年后才能说,现在说我还是有点羞羞脸的感觉。

  我牵着陈兮莫的玉手,走进我妈的病房。“妈,现在你生气了吧!”我看见,我妈看见我和陈兮莫一起回来,脸色好多了。

  酷匠(网9;首发》。

  “辰熙啊!你帮我看看,什么时候是好日子,让他们把婚结了吧。”我妈对周辰熙说道。

  周辰熙思考了一会儿,摸着下巴:“萧阿姨,其实呢,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你看今天还是除夕。现在结婚多好啊!”周辰熙很贼的笑道。

  我深吸了一口气,妈蛋,我真的很想一巴掌拍死周辰熙,卧槽。感情不是你结婚!什么择日不如撞日!有哪一个人是大新年的结婚!我看也就你,周辰熙有这样的奇葩思想!

  好吧!我承认,我是输了!我妈居然同意了。我和陈兮莫就怎么按照古代的规矩送入洞房。一开始,周辰熙还要来闹洞房,结果一脚就被我踹了出去。新婚之夜岂能被人打扰。

  我和陈兮莫两个人一动不动的坐在床上,陈兮莫碰了碰我:“寒宇,你说现在,我们是不是应该做新婚之夜,每个夫妻该做的事呢?”陈兮莫叫我寒宇,我还真的没有适应过来。

  “是啊!是啊!”我就走下床。陈兮莫问我干嘛!我没有去理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