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做老大,原来怎么无聊。早知道,我就不统一职高了。“我坐在草地上那里发牢骚。

  ”寒宇,你做了老大,还不是还有好处呢。“张艺洁搂住我的手臂,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

  我站了起来,张艺洁也跟着我站了来。我摇了摇头:”老大,怎么个职位真的不好玩,我不如会寒石帮继续当我的黑社会老大。“我搂着张艺洁的细腰走出了,职高的校门。

  看门的老爷爷看见,跟看见鬼一样。马上就打开大门。

  在回寒石帮的路上,一直有人在我后面,走来走去,我实在是忍不住:”特码的给老子出来,别鬼鬼祟祟的。玩尾随啊!“”老大,我们好像被这小子发现了!“一个人说的。

  ”屁啊!我们伪装的那么好,怎么可能被发现。“另一个人说道。

  ”我们可是尾随界,啊呸。是跟踪界的高手怎么可能被他发现。“又一个说的。

  我嘞个暴脾气,一下子就发火了。我放开张艺洁的细腰。我轻声轻脚的走到他们的身边,听见他们还在那里讨论。

  ”在讨论什么啊?我可以听听吗?”我把头凑了过去。

  “当然可以了。”一个人说道。

  “快说别墨迹了。”另一个人说道。

  “等等,你是谁?”又一个人,指了指我。

  我笑了笑,马上有摆出一副生气的表情:“你们这三个跟踪狂!”我直接就抓起两个人,扔了出去被摔死。另一个人我直接就杀了他。

  “你去哪里了!那么久!”张艺洁扁了扁嘴巴,一副好像生气的样子。

  我看见她生气,就哄道:“我去惩罚一下,后面三个跟踪狂,他们好像刚刚一直在后跟着跟踪你。”

  “啊”张艺洁就叫了出来,又护了护身体:“那我没有被拍到什么不雅的行为吧!”我一下子就笑了出来,说了一句你猜,又摸了一下张艺洁的翘臀,就跑开了。张艺洁气得一直在后追我。

  两个黑影站在房子上面,其中一个摇了摇头:”就这个色狼,老大居然会派出我们两个人。“另一个人擦了擦汗:”老大,我叫我什么必有道理。“”嗯。走吧。跟著这小子。“”刷“两个黑影,就不见了。从身手来看他们两个人是解元中期巍峰的样子。

  我跑到寒石帮的时候,是气喘嘘嘘的。后面的张艺洁也就好不到哪里去。弯着身子,露出了一大片的春光。看的我基本都是呆呆的。

  张艺洁看了看我的表情,有看了看自己,一下子就明白了。走了过去,举起粉拳,在我胸口来了一拳。疼得我眼泪都快彪出来。

  我揉着胸口:”艺洁,你不会小点力气吗!照你这样打下去,我可支撑不了多久。”

  张艺洁冷哼了一声,就走进了寒石帮。我怎么感觉她把寒石帮当做自己的家了。

  gm酷匠f网+永Tw久;免费{看u小说.

  晚上的时候,我特地拿了几瓶82年的红酒,去拜访史洪飞。我和史洪飞无非就是聊了一些事情而已。可是俗话说的好,上山容易下山难!

  下山的时候,我被两个人堵在山腰那里。这个两个人就是那个黑影。我和他们打了没几分钟,我就跑了。毕竟人家人数摆在那里。两个解元镜中期巍峰,我怎么可能打得赢。

  其中一个人的一掌,直接击中我的后背。我大叫了一声。史洪飞听到我叫上马上就跑了下来,看见我趴在地上,气息很是微弱。

  史洪飞跑了过去,扶起我:“徒儿,徒儿!你没事吧!”

  我慢慢的张开眼皮:“师傅,快跑。快跑!”我说话的声音几乎和蚊子一样大!然后就不争气的昏了过去。

  史洪飞抱起我,马上就往山顶那里跑。那两个人黑影的速度极其的快。没几下史洪飞就被追了上来。

  史洪飞慢慢的放下我,转过身去:“两位仁兄,为何对我二人紧追不舍!”

  一个黑影笑了一声:“你这个徒弟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没办法,我二人奉命来取他的姓名。”

  史洪飞的表情从一开始的慈祥,听到这句话,脸色立马就变了:“那我今天要看看你们有什么本事,来取我徒弟的性命!”史洪飞暴喝了一声,一个拳头直接向他们砸了过去。

  那两个黑影,像是提前知道的一样,都躲开了。史洪飞的一拳。他们的目标就是我,史洪飞见情况不妙,就马上转身过去。解元镜中期巍峰怎么可能和解元镜后期巍峰比。史洪飞的速度比他们快乐一些,抱起我,就滚了一下。

  “看来这个老头的实力,还不错。”那个黑影使了使眼色,两个人就开始先打史洪飞。史洪飞毕竟是老人,一开始还好,到了后面开始,就是力不从心了。越打越没劲。最后还是被一掌给打飞了出来。

  我那个时候很艰难的睁开了眼睛,那个黑影就在我的面前。举起和沙包一样大的拳头,直接向我砸了下去。我闭上了眼睛。

  “爸妈,对不起,晓诺,纤纤,艺洁,兮莫以及和我没什么关系的凌心蕊对不起...我今天要栽在这里了。”我心里开始和认识我的人道别。

  可是过了好久,我都不觉得身体那里疼!我睁开眼睛,史洪飞那个时候,死死的抓住那两个人的脖子。

  “咔嚓”那两人就倒在地上,史洪飞也坐了下来。“师傅,你没事吧。”我连忙爬了过去。

  “寒宇。”史洪飞叫我的声音极其的脆弱。“寒宇,我不行了。刚刚为了救你,我用了过度了运用真气,现在我的五脏六腑开始慢慢的开始硬化。我...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寒宇,我死后,把我的骨灰,撒在洛阳。我的家乡就是洛阳,我只可惜,我不能死在洛阳,我不甘心。”时间仿佛停在在那一刻,史洪飞睁大了眼睛。

  我的眼泪也流了出来:“师傅,师傅,师傅...徒儿,一定会帮你完成这个心愿的。“史洪飞的骨灰,我是等了好多年后才撒在洛阳的城头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浪人心说:

没了。我要好好休养,争取明天三更。

不然,可能明天只有一更,我现在脚特别疼。我怕明天会更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