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艺洁看到我的时候,表情一呆。我在门口那里,看着她,饶了饶头:“怎么不让我进去?”

  张艺洁做了个请的动作,我走进去的时候,我呆住了,彻底的呆住了!

  张管躺在床上,脸色惨白,嘴巴一张一闭。张艺洁走了过来:“我这半年没去职高,就是在这里陪我爸,我爸被沈雷打了。”

  “沈雷?沈建枫他爸?不过,你爸就算被打了,也不至于沦落到这样吧。”想不明白,毕竟张艺洁家里又不是没钱的人。怎么可能连钱都交不起了!

  我这话相似说到张艺洁的痛楚,张艺洁的眼泪流了出来。我连忙抽出纸巾把她擦眼泪,一边安慰她。张艺洁哭了一会儿就和我说了那天的情形。

  张艺洁在半年前的,突然接到沈建枫的电话,沈建枫在电话里面说,张管不行了,叫张艺洁回去。张艺洁接到电话,就跑了回去。回去的时候看见了张管一个人全身的血的躺在地上。

  张艺洁扶起张管刚想去医院的时候,沈雷和沈建枫就出现了。

  沈雷看见张管的狼狈样子,当场就笑了出来:“张艺洁,我现在可以给你一个选择,如果你现在马上和我儿子结婚的话。我可以不派人去暗杀那个萧寒宇,不然,你就等着替萧寒宇收尸吧。”

  张艺洁没有理会沈雷的话,直接把张管送到医院。这一住就是半年多,而且张艺洁一直在医院陪着张管。

  因为张管很久没有回公司,那公司立马就群龙无首,就开始乱了起来。沈雷趁机接手了张管的公司。这半年张艺洁整个人是吃也没吃好,谁也没睡好。

  听完张艺洁的话,我一下子就抱住了她,在她的耳边说:“没事的。伯父的病一定会好起来的。”

  张艺洁被我抱着,脸也红了起来,挣脱我的怀抱:“你现在怎么变得怎么坏!一下子就抱人。”张艺洁一想起当初的事情,就不自觉得脸更红了。

  我的头好疼,张艺洁这话,我怎么在哪里听过!算了!不想了。每次一想小时候的事情觉会头疼。

  “水。水。”张管在一旁很虚弱的叫道。

  张艺洁听见马上就端起一杯水,把张管扶了起来。一杯水下去,张管虽然说脸色还是不好,但是比以前好多了。

  我走过去,抓起张管的手,就往里面输真气。张艺洁看到我这样,也马上给张管输真气。输了一会儿,张管睁开眼睛。

  张艺洁就叫了起来,张艺洁从没不知道真气可以救人。所以一直没给张管输过真气,今天看见我输真气,她也学了起来,没想到真的让张管醒了过来。

  “艺洁。”张管叫了一声。张艺洁就和张管说了说话。

  酷d匠"{网F…首发xV

  我走出去了病房,就在门外等着。我脸色也极其的苍白。说实在话,我真的不行。本来就是解元前期巍峰的,把张管输了一下真气,我体力的“真龙之气”又开始,不受控制的乱动。我压了好久,才把“真龙之气”压了下去。

  过了一会儿,张艺洁走了出来:“我爸叫你进去。”

  我看见张艺洁的眼睛还是肿肿的。我走了进去,张管就对我招了招手:“过来吧。寒宇。”

  我走了过去,张艺洁给我搬一张椅子,叫我坐。

  张管把身体靠在枕头上,对我说:“寒宇啊,我张管现在是一无所有了,公司被沈雷抢走了,而且我现在也活不了多久了。”

  “爸。”张艺洁叫了出来。

  “艺洁,让我把话说完。”张管又继续说:“寒宇,我不知道,你现在还记不记得。你只要记住,艺洁是...”

  “爸,你不要再说。”张艺洁马上打断张管的话。

  “艺洁,你先出去吧。我有话和寒宇说。”张艺洁走的时候,看了看我们两个就走了出去张管也相似反应了过来:“寒宇,我看你这个人,现在不像学生,倒像是黑社会的人了。你身上的气息和别人不一样,还有你的身上,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有”真龙之气“吧。”

  张管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感觉周围的温度下降了好多。我双手立马把椅子捏的紧紧的:“伯父,你怎么知道!”

  张管大笑了几声,也咳嗽了好几声:“有”真龙之气“的人,身上的气息别人是不一样的。所以,寒宇,你别一下子就动怒,你一旦动怒身上的气息会更加的重。这也算是我给你说的最后一句话吧。”

  “伯父。”我叫了出来。

  张管叹了叹气:“生死有命,我张管虽然生平做了很多不为人知的坏事。可能这就是应果报应吧。“张管咳嗽了几声:”寒宇,这是我们张家的传家之宝,本来就是要给艺洁的,艺洁现在的还不能用,你现在暂时帮我保管。千万要记住,这东西千万不能丢。这件东西至关重要。“我深吸了一口气:“我知道了,伯父。”

  张管应了一声,就把张艺洁叫了回来。张管和张艺洁说了一些话,然后就呼吸越来越困难。

  张管把我和张艺洁一起叫到床边:”寒宇,我现在把艺洁交给你了,因为这个世界我真的找不去,第二个能让我放心的。艺洁,记住。我走后,你一定要听寒宇的。“张管说道后面越来越小声。

  张管把手举起了来:”瑶,你是来接我的吗?哈哈,我终于可以再见到你了。“突然,手就放了来。

  ”爸,爸,爸...“张艺洁喊了好几声,我站在那里眼里也都是泪花:伯父,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照顾艺洁。就算粉身碎骨。我也要好好照顾艺洁。我在心里暗暗的发誓。

  张管走后的好几天,张艺洁一直就算一个表情。直到,张管的百日后,张艺洁才恢复了正常。

  我和张艺洁一起回到职高的时候,全部的人。都是呆呆的表情。尤其是那些背叛过张艺洁的人,基本没有一个敢和张艺洁说一句话。

  最烦的还是我,早知道,我就不收那么多女人了,正式的后宫:林晓诺,陈纤,张艺洁,虽然还没发生关系,但是我已经和张管保证了。暧昧的关系:陈兮莫,凌心蕊。有时候我真的想去自杀的心情都有,这几个女人各有各的姿色。

  我和林晓诺说我又多了几个女人。卧槽!林晓诺差点没把我撕了,但是林晓诺还是很通情达理的。接受陈纤和张艺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浪人心说:

跑一千米的时候,我差点没有昏在地上。累死我了。

今天,又被那个什么医生气得半死。

心情极其不好。所以今天就2更吧。让我调整一下心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