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雷昌,死尚邵!我知道,你们两个人不服,但是你们不服也要服!你以为你们打得那五十个人,都是普通人么!他们都是我寒石帮的精英营的人。”我居高临下的看着金雷昌和死尚邵。

  “什么!”金雷昌和死尚邵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喊道。

  “随便再告诉你一声,金雷昌,你的纤纤,啊不。现在是我的纤纤了。”我这句可是真的,那个陈纤被我抓走的那天晚上。哎!我都不想说了。特码的,我头一次被女的给强了。

  说起那天,真的都是泪啊!

  话说,那天陈纤被我抓走之后。我就把她放在。寒石帮的贵宾房里面,毕竟是美女嘛,我怎么可以放在地牢那些脏脏的地方。陈纤醒过来的时候:“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

  我没有跟她说,就直接离开,谁知道等我晚上回去的时候。陈纤居然把整个房间的酒全部给我喝了。酒到是不要紧,要紧的是,这个陈纤居然,看见我,就走了过来。我当时刚要走,她那双纤纤的玉手,就抱住我的腰。

  紧接着,她就慢慢的走到我的面前,抬起双手,慢慢的把脸庞靠近我的脸。我当时真的忍不住了,试问哪个男人可以顶得住。一个美女的诱惑,我便和她接起吻来。我也不知道,她的力气比我还大。一把就把我推到床上,接着。你们懂得发生了什么!酒后乱性,很时常的事情。

  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我身边一丝不挂的美女。我不仅的摇了摇头:萧寒宇,你昨晚干了什么!你现在怎么和晓诺交代啊!

  过了一会儿,陈纤也醒了过来。一开始,她还和我招了招手,说了一句早安,又继续睡觉。然后猛地睁开眼睛,看了看我,在掀起被子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啊!”的叫了一声。

  我连忙捂住她的嘴,对她说道:“别叫了,我会对你负责的。”真是的,怎么搞得是我做错事了。分明是你强我,好不好!

  陈纤听我怎么一说,就眨巴了一下眼睛。拍掉我的手。笑嘻嘻的和我说:“原来,寒石帮的老大,还是怎么年轻加负责的人,我以为你和其他的老大一样,玩完之后,拍拍屁股走人。”

  我头上浮起来三条黑线,合着我背着女人耍。我擦了擦汗:“你以为呢。我萧寒宇,这个人说一不二的。”既然这个陈纤都是我的人了,我也没有不好意思,直接抱起她。反倒是陈纤吓了一跳。

  “你干嘛,不去浴室那里洗澡嘛!不去的话,你自己瞧瞧吧。”等我说完,陈纤自顾自的看了看自己。然后和我进了浴室。在浴室里面,我又是一个没忍住,和陈纤又干了一次。

  出来的时候,我随意望床上看了看。居然发现了血。我真的没想到,陈纤居然还是第一次。我当时还是随口乱说的。陈纤看了我那惊呆的表情,走了过来,环住我的脖子:“你不相信?金雷昌那个男人,根本就是个窝囊废。和我处了那么久的对象,只敢和牵牵手什么的。都不敢和我有什么其他的,我还几次明示暗示的和他说,他就是跟我装不懂。”

  我亲了一个陈纤的嘴巴:“好了。纤纤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人了。今天你就不要出去了。就在寒石帮好好呆着。”

  陈纤嗯了一声。我就走出了门。

  金雷昌听完陈纤是我的人。立马暴脾气就上来:“萧寒宇,你居然**我的女人,我今天和你拼你。”

  “啪”我一巴掌打在金雷昌的脸上,我就起他的领口:“我告诉你,职高容不下你。现在的职高是姓萧了,而你现在就不会再这个世界出现了。”我一掌下去,金雷昌就倒在我的面前。

  我优哉游哉的走到死尚邵的身边,拍了拍死尚邵身上的灰尘:“死尚邵,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跟或者不跟我。”

  死尚邵听见我怎么说,立马就有了精神:“宇哥,我就知道,你会放了我。宇哥!你放心,只要你放了我,我会一生一世的跟着你。”

  ,酷、匠#网…*首发e‘

  听见死尚邵怎么说,我真的很想一巴掌拍死他。曾经高高在上的老大,现在居然会低声下气的来求我。

  我晃了晃脑袋:”死尚邵,其实,我也不知道。现在要你干嘛!你只是一个解元前期的,我的精英营都是解元前期巍峰的,我好像现在要你也是没用的吧。“”什么!宇哥,你在想想,想想啊!“死尚邵拼命的向我求饶。

  ”真的。你现在可以去地狱报道了。“我一掌拍在死尚邵的天灵盖上面,他就软趴趴的倒在我的面前。

  为什么!每个人都是那么怕死,就算是一直说不怕死的人,一旦到了死的时候,谁不怕。

  在这一天,我彻底的统一了职高。但是我也知道底下的很多人,不服我。我也是经过好久的管理才统一。我也是在3月份彻底把职高整整的统一。

  不过,我很奇怪。为什么都差不多半年了,张艺洁一直没有回来过。

  于是,我就去她家找她。可是我到她家的时候,她家跟我上次来的时候不一样,真的不一样!可以说是都是灰尘。都好像好久没有人住。

  我问了问周边的一些人,才知道张艺洁家里出事了。但是他们也不知道。只知道张艺洁在市医院。

  我买了一些水果,打车去了市医院。我去问护士小姐的时候,她们和我说根本没有一个叫张艺洁的来住院。

  难道是张管?我心里一阵不妙。

  我就问了一下没有没有一个叫张管的人住院。结果,怎么一问她们说:”有,一个叫张管的来的时候,全身都是血。现在在医院住了将近半年,也拖了半个月的钱了。“我拿出上次刘亚跟我的银行卡,直接刷了一万。问了一下张管的病房。我就直接上去。

  我来到贵宾的病房3702,我敲了敲门。门就被打开了。一开门我就看见一张倾国倾城的脸蛋,但是美中不足的是,脸色和嘴唇是白白的,加上还几个月没用怎么吃饭,身体更是瘦瘦的。这个人就是张艺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浪人心说:

今天的最后一更,我今天和明天都有事。

今天我要参加我表哥的婚礼,明天早上我要去体育中考。

所以,明天会很晚才更新,具体时间我也不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