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睁开眼睛的时候,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原来是师傅的家啊”我心里嘀咕道。

  “徒儿,你醒了。”师傅刚刚走进屋子就看见我醒了,拿着一碗药给我:“喝了吧。”

  我饶了饶头,不情愿的看着师傅:“苦不苦啊?”“苦!但是良药苦口嘛!”史洪飞摸着胡须对我说道。

  等我喝完那碗,苦涩的药之后。史洪飞问了:“徒儿,你怎么突然释放“真龙之气”而且又失控,你知不知道若不是为师及时发现,不然现在后果不堪设想啊。”史洪飞生气的问着我。

  我饶了绕头:“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当我修炼着忽然体内的一股十分强大的能力在我体内一会儿强一会儿弱,最后我实在受不了。“真龙之气”就直接从我体内爆发了出来,那个时候我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杀,我要杀光所有的人,所以我就失去了理智。”我低下头为自己刚刚不能控制“真龙之气”感到难过。

  “原来是这样,徒儿,也怪当初师傅没和你说,“真龙之气”虽然强大但是也很容易,使人丧失自控能力,所以这次也全怪你。”史洪飞了解了来龙去脉就可以安慰我。

  “我懂了师傅,我以后会好好的控制“真龙之气”的。”我拍着胸口像史洪飞保证到。可是刚拍完,我就后悔了。哎呀妈呀,疼死老子。真是生疼生疼的。整整一个晚上我都在史洪飞这里躺着。

  说到底受伤真不好,怎么睡怎么不舒服。尤其是满身都是伤的时候。侧着身子我左右手疼,平躺着我背疼,趴着我胸口疼。一个晚上我整整找了几百种睡姿,等到凌晨一,两点的时候我才迷迷糊糊的睡着。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十一,二点了,所以我就索性不去学校就在这里好好养伤,不然我满身是伤的下山。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医院门口...

  “晓诺啊,你在医院里躺了怎么久,我心里真的好难受。你现在终于出院了,今晚我请客,请伯父,伯母去大排档好好的吃一顿怎么样?”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站在林晓诺的身边,自认为潇洒的抽着雪茄。这个人就是黄华

  “我不去,要去你自己和我爸妈去。”说完林晓诺就坐进车里面。黄华愣了愣,也厚着脸皮,挤进小轿车里。

  林晓诺一看见黄华进来,娇喝到:“你进来干嘛,给我出去。”“晓诺你干嘛啊,黄华没坐车过来挤一挤是应该的呀,你怎么这样。”孙香怡斥责道。

  “哼”林晓诺边转过去,这一转不要紧。转过身来便看见一个穿白衬衫,一个简单的浅色牛仔裤,站在路边。

  “这公交车怎么还没来,我还等着上学呢。”我都等了几十分钟。

  “寒宇?”一声温柔的声音。我顺着声音的源头看去亭亭玉立的林晓诺。

  “林晓诺。”

  林晓诺小跑了一阵,猛地抱住了我,还一边哭泣:“臭寒宇,你知不知道我好担心你,你这个坏蛋。”

  “我...我做什么让你担心?”我有点二丈摸不着头脑的感觉?

  林晓诺抱着我,我的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你是谁?放开晓诺。”黄华一脸的不爽和怒视着我。

  林晓诺放开我,挽着我的手:“他是我男友,萧寒宇。”我一脸的茫然“这什么跟什么嘛。等等让我好好清理清理一下!先是林晓诺抱我,再是这个富二代仇视我,再是林晓诺说我是他男友。嗯,是这样的。等等,我什么时候成了林晓诺的男友了”

  “晓诺这就是你所说的男友,看他没什么好的嘛!还没我一半好,晓诺你到底看上他什么了。”黄华吼了了出来。

  “哼,我喜欢什么样类型的男生管你什么事情。”林晓诺看着黄华说道。

  “哼,土八路,我告诉你,马上离开下晓诺不然我会让你在滨海市活不下去。”黄华见林晓诺这样说道,一直向我吼道。

  “喂,谁是土八路了。还有,我...。”我刚要说话,林晓诺在我的耳边悄悄地说:“帮我这忙好不好。”林晓诺还特地卖了卖萌。

  好吧,我承认我心软了。

  “林晓诺啊...”我刚要开口。

  “叫我晓诺,叫我的姓我会觉得我们太生疏了。”林晓诺对我说道。

  我们好像本来就不太熟吧,为什么要叫的那么亲热呢?

  我饶了饶头:“咳咳,晓诺啊,我怎么在学校还几天没见到你了,你去了哪里?”叫晓诺叫的真不习惯。

  “啊?”林晓诺一脸的惊讶:他难道不知道我住院了?林晓诺看了我一眼:“我住院了。你呢?你怎么会突然失踪?”林晓诺也反问我。

  “我怎么会知道你住院的,我就知道你家里有事。我..。”我都不知道怎么说自己在森林的险遇。

  “你。你什么!快说啊。”林晓诺问我。

  “我...公交车来了,我们快上车把。”我马上转移话题。不知道为什么?我对陈馨悦可以乱说,而对林晓诺却说不出半句谎话。

  “可恶,可恶,可恶啊。臭寒宇居然不和我说,气死我了。”林晓诺在一旁吐槽我。

  %;酷/匠i,网√u永久免9费看Z小zU说ml

  幸好这次不是上班的高峰期,不然又是挤来挤去的,又要这公交车上班摩擦。我还特别绅士的给林晓诺让了一个座位,然后自己坐在另一边。谁知道林晓诺马上跑过来,又坐到我的身边:“喂,你干嘛?”我一脸的迷茫。

  林晓诺举起粉拳打了我一下:“我有传染病吗?为什么你要离我怎么远?加上你刚刚承认是我男友,你怎么可以把你的女朋友,放在一边呢。”林晓诺满脸的不爽着。

  我晃了晃脑袋,装出一副苦瓜脸:“刚刚是你自己说要我那个忙的,你现在怎么反过来反咬我一口啊?”我也是满脸的不爽。想起来,可是出口被林晓诺挡住了,坐下来,又很不好意思。所以我就闭上眼睛装作在睡觉,实则在修炼。

  林晓诺见我闭上眼睛,自己也闭上了眼睛,这几天因为我的神奇失踪让林晓诺谁都没睡好,不会儿林晓诺便进入了梦乡。

  我在修炼的时候,发现“真龙之气”又开始,蠢蠢欲动。这次我才不会让你得逞呢。我用出了那个白衣铠甲的人的心法,不一会儿,“真龙之气”就慢慢的消去。我张开眼睛的时候,看了看身边的林晓诺。林晓诺的睡的样子还真可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