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谁啊。”我喊了一声。“对...对不起,萧寒宇。”一个矮小的身材从草丛里面爬起来。

  “柯成悦,你有那么怕我吗?”我无语看着柯成悦。柯成悦是我们班级里面最矮的好像只有1米62左右,虽然矮但是人却很聪明,全班级只有林晓诺,柯成悦外加金鑫还有我,经常得第一,只不过柯成悦得第一的次数比我们三个人都要多,果然浓缩就是精华。

  “没有,只是你刚刚那副表情是在太凶了。”柯成悦见我语气没有那么凶,就换回平常的说话语气。

  “哦。喏,网球还给你。”柯成悦接到网球向我说了一声谢谢就走了。见着离下课还有二十多分钟,我走上了教学楼最高层,因为在那里基本没有一个人。我闭上眼睛继续修炼。这次修炼,我突然感到体力有一股十分强大的能量。一会儿强一会弱,跟打嗝时候差不多。我十分拼命的压住这力量可是这力量太强了。“啊”我嚎叫了一声。整个学校突然全都安静了下来,每个人脸上都是害怕,畏惧的表情。

  远在一千米之外山上一间小屋里面,史洪飞突然眼睛一睁开。也是满脸的害怕,畏惧。史洪飞走出去,“东南方,那不是寒宇的学校吗?难道寒宇在学校遇到高手了?不可能在哪个学校怎么可能遇到高手,不行!我还是走一遭吧。”史洪飞以超光速的速度飞向滨海中学。

  另一个山上,一个百岁老人抚摸着长长的胡子:“好强的“真龙之气”,此人刚到练体镜中期巍峰居然有怎么强大的的“真龙之气”不行,这样的人太危险了,如果是心术不正岂容此人发展下去。来人。”“弟子在。”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人,突然出现。

  “立刻下山,往西南方向找这股“真龙之气”的主人,记住我要活的。”百岁老人突然吼了出来

  “弟子遵命。”刷的一声,那个黑衣人就不见了。

  此时,一条巨龙形成在我的头上,所有的老师都停下了讲课的过程,整个滨海市的人都显出了害怕的表情,就连动也不敢动。

  此时的我,身上早就湿了,仿佛刚刚洗过澡一样。我睁开眼睛,整个眼睛都是血红血红。当时我的脑袋里只有一个想法:杀。我要杀光所有的人。我用意念术把学校安放在顶层的水塔,一甩整个水塔从五层楼直接坠落。下面的人看见连忙躲开,有一些人没躲开直接被砸死或半死不遂。入口处那里根本没有一个人赶上来看,因为一到那里每个人的脚都相识遭了魔一样会自动的走下去。

  我不知道,我自己在顶楼上面扔了多少东西下去,只知道下面一声声惨叫。

  史洪飞到滨海中学的时候,滨海中学简直是人间地狱。到处都是血,人的惨叫声。史洪飞马不停蹄的跑上四楼,可是五楼他也不敢上去,所以史洪飞硬着头皮走了上去。只看见我一副发狂的样子。

  “徒儿,快住手。”史洪飞把我的手死死的扣住。

  “老家伙,你居然敢来多管闲事,给我滚开!啊。”我大叫的一声史洪飞被我震飞了二,三十米。

  “好厉害的“真龙之气”居然在他的身上居然又怎么强大的越级挑战的功能。我看现在就是是解元镜后期的都打不赢他”史洪飞想到这里冷汗一直流。

  我转过身子看着地上的史洪飞,冷笑着:“老家伙,不在家里好好的安度晚年在这里多管我的闲事,你是闲命太长还是闲的没事干。”我猛地一拳向史洪飞砸了过去。

  史洪飞看见我挥来的一拳,连忙躲开,说:“好快的拳速。”|

  “碰”的一声,入口处的墙壁被我直接震碎了。我转过身来有一拳向史洪飞砸了过去。史洪飞举起双手,又很快的放下,右左手开张形成一个巨大的防护盾。我的一拳猛砸在那个防护盾上面。两股强大的气流在整个滨海市围绕。

  “啊”我飞了出去,撞到了柱子上面。柱子轰然倒塌,我嘴角那里流出了血。史洪飞也不好受,后退了十几步才稳重了身形。

  “哈哈,老家伙居然怎么厉害,不过你今天也休想阻止我,啊。”我低下头,把身上所有的灵力集中在手上,发出了最强的一拳。

  史洪飞看着这拳的威力,几乎所到之处,空气都破碎了。史洪飞,当下把灵力集中在脚上面,当我一拳砸过来的时候,史洪飞躲了过去,可是胳膊被划伤了。史洪飞到了我的身后,猛地一下手击中了我的后脑勺。我眼前一黑,整个人直接昏倒在地。

  史洪飞见我昏倒在地,也一屁股坐了下来,喘着粗气:“呼~~呼,没想到啊,没想到,一个练体镜中期巍峰的居然能把“真龙之气”控制那么厉害,真的是难得一见。”史洪飞在地上休息了几十分钟,把我背起来,以超光速的速度回到那么座山。史洪飞刚走不久,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青年男子就出现,在教学楼的最高层。他观察了附近:“好家伙,居然怎么厉害,如果在打下去,整个滨海中学都会让你毁了了。”“刷”的一声,那个黑衣人就不见了。自此海滨中学教学楼最高层为什么发生东西掉下去,成为每个人的茶余饭后的问题了。

  “这里哪里?”我脸色苍白苍白的。突然在远方听见几声龙吟,还是那位身穿白色铠甲的人,从龙上面跳下来,慢慢的走向我:“唉,没想到,没想到。“真龙之气”居然在汝身上发挥了怎么强大的力量,和吾当初是一模一样。”说到这里白色铠甲的人摇了摇脑袋。

  q酷k匠O“网-永久y,免)费(B看小g说$@

  “和你当初一模一样,你到底是谁?”我怒视着看着他。

  “汝现在不必知道,等汝到达圣光境巍峰即可知道吾是谁。汝体内的“真龙之气”不大稳定,吾现在就教汝一套心法,汝一定要牢记心,方可不再失控。”白色铠甲的人盘腿坐了下,念道:“将气息下降到丹田下腹,双手交叉,举过头顶,将手放在膝盖那里,将气息从丹田小腹,左右循环,上下循环即可。汝记住否?”白色铠甲的人睁开眼睛站起来:“汝要记得!一定不能让“真龙之气”失去控制,不然后果会比这次更加严重,还有,吾是在汝遇到危险时刻,方才出现。”白色铠甲的人坐上他的龙再次消失在我的梦境里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