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转过身来,用鄙夷的眼神看着他:“就你,呵呵。我还是自己想吧。”“拿来我试试,我试试嘛。”何木大声的叫着。

  “好啦,你小声点,我爸妈还在睡觉呢。”我还特点想他摆了个嘘的样子。我把书本拿过去,坐在他身边。我的鼻子闻到了一股清香的味道。

  “哪里来的味道,好香。”仔细一闻“好像是从他身上散发的,他该不会是女的吧,不会不会,绝对不会,应该是我的鼻子坏不好使”我心里解释着。

  “哎呀,你真笨。你看是这样解的,把这个三带入这里面,然后在同分。怎么简单的题目你居然不会做。”何木对我摇了摇头说道。还真别说,怎么简单的题目我怎么想了半天没想出来。竟然又怎么好的机会,我当然要多多请教了。“喂,这一题怎么做”“那着一题呢”就一个小时我整整问了七,八十到题目。

  问到第八十二题的时候,何木就传来了呼噜声。我笑了笑不说话。帮他盖上被子。何木睡觉的样子还真可爱。把手放在里嘴巴最近的地方,露出两颗个门牙。

  “等等,他睡在床上,我睡在哪里啊!不可能让我和他一起睡吧,”心里千万个草泥马在奔腾。“不行不行,我还是睡在椅子上吧。

  第二天清晨。

  “唔”我伸了一个懒腰,看看床上的何木已经醒了,在帮我做数学题呢。

  “喂,你在干嘛?”睡在椅子上一个晚上睡得我真是腰酸背痛的。

  何木白了我一眼:“明知故问。好了,我都等了你好久了,快点送我去公交站。”何木放下书本,对我霸气侧漏的说道。

  “好吧,那你能不能走啊?”我问道。

  “能”何木马上回答我。

  公交站...

  “萧寒宇,你是哪个学校的?”何木问道。

  “滨海中学啊,怎么”我漫不经心的回答。“我肚子好饿,你饿不饿?”我看见对面一家豆浆店于是问道。

  “嗯”何木摸了摸肚子回答道。

  “那你等着。”我跑到对面买了:两带豆浆,三个菜包,两个煎包。“诺,吃吧”我把东西放在何木的面前。何木马上就狼吞虎咽下去。果然这吃相惨不忍睹。

  “公交车来了,上车吧。”我咬了一口菜包说道。

  何木抬了抬头:“拜拜,我上车了。”“嗯。拜拜”我一口把半个菜包全吃了。

  何木上了车,我也回家了。

  终于,把这煞星送走了”我坐在沙发上面,长舒了一口气。我坐在沙发上面发了一会儿呆。接着我盘起双腿,开始修炼。其实,按照这种等级在我们学校只要不被群殴,打他们还是绰绰有余的。

  “呼,果然,练体镜中期巍峰和中期差别太多了,按照师傅的说的去山上修行的速度比在普通的地方速度要快得多,那我什么时候也去山上走一遭。”说到这里,我突然神经质的笑了出来,而且越笑越大声。笑了好久我擦了擦笑出来的口水,就背这书包上学去了。

  医院...

  林晓诺在医院里面住了七,八天。虽说怎么几天里面林晓诺吃了很多补品,但是脸色还是苍白苍白的。在林晓诺心里面,以为我已经死了,可是她绝对不知道我现在还活碰乱跳的往学校进发。

  “晓诺啊,又在发呆。”林晓诺的妈妈,孙香艺见自己的女儿几乎是每天发呆,又不知道林晓诺到底是在想什么心里难过极了。

  “妈,你来了。”林晓诺看了一眼之后又继续发呆。

  孙香怡坐在林晓诺旁边,拿起一个苹果帮林晓诺削,削到一半:“晓诺,你今年都15了要不要选一家人当你今后的婆家?”

  我们这里的风俗就是这样女生一般来说到15.16都要选一家未来的婆家,我只觉得我们这里的风俗不好。哎呀,扯远了。

  ,酷《匠…网G正版首,/发

  听到这句,林晓诺马上就醒了,看着孙香怡:“妈,我才15啊,干嘛怎么早?”林晓诺扁了扁嘴巴,喃喃道。

  “哎呀,有什么好害羞的,你看黄家的黄华,一表人才,说帅也帅而且现在还没有女朋友呢,听说对你还是一往情深。还有啊张家的张天宇,也是要钱有钱,也是...”孙香怡还没说完就被林晓诺打断。

  “不要。他们只是看上我的容貌和身体而已,我才不要这样的老公呢。”说完,林晓诺一把将被子盖在头上。孙香怡看了看林晓诺放下手中的苹果,摇了摇头,走出了病房。林晓诺见孙香怡走出了病房便把被子放下来:“寒宇,你究竟在哪里?活着还是死了?”林晓诺说完就一直哭。

  学校...

  “啊呀!无聊死了。”实在无聊我整个人趴在桌子上玩弄着笔。

  “哎呀,难得寒宇哥,你也有无聊的时候。”周辰熙牵着乔夕研的手走到我面前说道。

  “真的,周辰熙。你丫的在我面前少秀一次恩爱会死啊。”我拿起一本书,直接扔向周辰熙。

  周辰熙接住我仍的书,放到我的桌子上笑嘻嘻的:“真的,寒宇哥,你只要也去找个女朋友就不会无聊了。没事的时候在朋友面前秀秀恩爱也是蛮不错的哦。”

  我笑呵呵的对着周辰熙,勾了勾手指:“辰熙啊,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左右手交叉后摆动,同时头也左右摇摆,手指和脖子那里响出了霹雳巴拉的声音。

  周辰熙见情况不妙,深吸了一口气:“那个,寒宇哥。我和夕研还有事没做我们先走了,记得有事打我电话。”周辰熙以每秒一十米的速度跑出了教室。

  “唉,无聊死我了。”我又接着躺在桌子上发呆发愣了。

  下午

  第一节就是体育课,每个人按照老师的标准来上课,先50米跑,在立定跳远,最后呢是该死的1000米,跑的劳资差点昏厥在操场上。跑完1000米后,我一个人形单影只的坐在草坪上。看着操场上那一群打篮球和踢足球的同伴们。正当我看着入迷的时候。一个网球直径的向我袭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