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我现在回怕你么。”我冲了过去,一掌拍在何木的右臂。何木吃痛一松手匕首就掉了下来。我拿起匕首戏谑着看着何木:“现在你还有和我讨价还价的资格了吗?”还真别说这把匕首,当我碰到这匕首的那一霎那,分明指尖一寒,一阵冷冷的煞气瞬间从手指蔓延开来。我整个人就像触电了一般,这匕首,果然是一件灵器!不仅是灵器,还是灵器中的凶器!我当下就收了起来,看着地上的何木已经被我那一掌打昏了。“本来追了我那么远,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还怎么嚣张。唉,自食其果”我摇了摇头。

  我刚要转身走的时候,想到这是山耶,有野兽的。如果他被野兽吃了,那我岂不是变成罪过了。我一把把地上的何木背起来,慢慢的下山。

  这家伙怎么那么轻,不是一个男生该有的重量吧!难道是女的?”我摇了摇头:“咦,他要是女的以后谁敢娶她,脾气那么不好,娶了她以后岂不是活受罪嘛!”我自己一个嘟囔着。

  到了市区,每跟人看见我都像在看神经病一样,都看着我和我背上的何木。

  “喂,我不可不是基佬,我只是不想让他死在郊外所以在背下山的。”我自己在心里为自己解释。不行了,太特么丢人了!想到这,我再不犹豫,飞快的背何木死命的飞奔。连公交车也不坐,直接跑回家。我若是上了公交车,他们会以为我从哪里诱拐的一个人呢。

  “呼~~呼。终于快到家了,累死我了。”我一把把何木从我身上扔了下去,自己也一屁股直接坐下地上。休息了五、六分钟,看看我身边的何木还没醒过来。

  “我的天呐,我那一掌是打在肩上不是打在脑袋上,你居然还特么没醒。”我不禁的摇了摇头。

  我叹了一口气,把何木被在我的身上。到家门口的时候。我就犯难了,我妈上次是给了我两礼拜的钱,现在才一礼拜呢我就回来了。是不是有点不合适?

  我在门口寻思了好几次,进,不进,进,不进。哎呀,这是我家又不是其他人的家我怕什么。说干就干,我壮壮胆子。悄悄的把门开了起来。

  我把头伸了进去,小声的叫道:“爸,妈...应该都去睡觉了吧。都叫了怎么多遍了。”我把门全开了起来,走进房子。再把门关起来。整个房子静悄悄的,就算是真掉下来也可以听得见。我摇了摇头“和上次回来的时候一模一样,虽然现在是晚上了”我直径的走入自己的房间,把何木放在床上。

  “咕~~咕”我摸了摸肚子,真难为它了。一晚上的战斗你居然现在才叫不错不错。我走进厨房,随便煮了两碗扁肉。

  别误会啊,我一个人吃不了两碗的。只是给何木那小子随便煮了一碗,当我刚刚要吃我的扁肉的时候。一双手拍在了我的肩上。我眼睛放大,鼻子一抽,慢慢的把头转过去。“呀,呼~~妈,你大半夜的不睡觉,吓死我了。”我摸这胸口,来平复被吓得害怕感。

  我妈笑了几声:“寒宇啊,你不应该下礼拜回来的吗?怎么这礼拜就回来了。”

  “嗯。”我现在脑袋里面沉思了一会儿,说:“我回来拿复习资料,最久又要考试,所以我回家来拿复习资料。”“哦,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早点睡啊”我妈打了一个哈欠就回房间了。

  我用风卷残云的速度把我那一碗扁肉吃完,和刷完了碗。端着另一碗扁肉走进了我的房间,我走进房间的时候我就发愣了:“靠,都怎么久还没醒,你属猪的呀。”我把扁肉放在床头柜上,拿起数学的《优化设计》在自顾自的看书。大概是我看了十多分钟,床上的何木终于醒了。一醒来就看看周围的环境,完全是个不认识,而且极其破的地方。

  “醒了,醒了就把我放在床头柜的扁肉吃了。”我头都没抬直接说道。

  “我才不会接受你的施舍呢,还有这里是哪里?”何木坐起来对我说道。

  “这是我家。”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切,都是我的手下败将了,还怎么狂”我小声的嘀咕着。

  “你家!怎么破。你怎么好意思把我放在这怎么脏的床上呢。”何木一脸嫌弃的看着我。

  我一把把书合起来,站起来,怒视着何木:“我家再怎么破,总比你去抢劫别人的钱好。”我双手捏着紧紧的。

  “你以为我想啊,若不是...”说道这里何木顿了顿,继续说道:“算了和你说也没用。我要回家,怎么走才能走到公交站。”

  “出门向左拐,然后在走五百米向右拐就到了。”我不耐发的回答。

  8最{新`@章|节上@K酷匠I网h5

  何木刚要从我床上下来的时候,脚一软整个人就倒在床边。我连忙走了过去,扶起他问:“喂,你怎么了?”

  “放开我。”说着就打了我的手。于是乎,我就把手收了回来。结果他又栽倒在地上。“要死啊,还不来扶我起来。”何木揉着脚脖一边我说道。

  我居高临下的看着何木:“你不是不用我扶。”我没好气的回答道。“嘿,我说你这个男的怎么那么小心眼,我就打了你一下,你就记仇了。”何木怒视着我,搞得好像是我把他弄到的一样。

  没办法,我最后还是把他扶了起来。刚坐下就对我说:“我饿了,你家里有没有吃的。”我眼前出现三条黑线:“我刚刚不是说了吗,我的床头柜那里一碗扁肉。”我无语了。

  何木看见扁肉立马拿过来,吃相惨不忍睹,狼吞虎咽的。我都看不下去了,就回到书桌,拿起那本书继续看。“好吃,真好吃,还有没有。”何木一副吃货的样子。

  “没有了,就怎么一碗而已。”我看着书,回到道。

  “好吧。对了,你叫什么?为什么要救我?”何木舔了舔嘴巴留下的残渣。

  “我不想你被野兽吃掉,那样间接我成了凶手。”我抓了抓头发。

  “这一题怎么那么难啊?”我想的脑袋都快起泡了。

  “哦。拿过来我看看。”何木饶有情趣的喊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浪人心说:

今天下午会回来晚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