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木见我速度怎么快也不敢马虎,马上把双手护在胸口。

  “碰”的一声,我这一圈实实的打在何木的手臂上。何木被我这一圈逼的一直后退,地上都裂了,何木退了二,三十米方才稳住了身形。

  我镇定自如的站在那里冷冷的看着何木,可是心里早就叫苦连天了:我滴妈呀,疼死我了,那小子怎么还没倒。

  “呼~~呼,一个小小的练体镜中期的居然能爆发怎么强大的厉害,不可否认,你的确很强,但是我今天一定要出去你这个危害。”说完。何木从后背拿出一把匕首。

  我看了看那把匕首,很鄙夷的:“切,不就是一把匕首嘛,我就不行了,你一把匕首还能杀了我不成。”

  何木冷哼了一声:“那就你就来试试看。”何木那一那把匕首,以超光速的速度向我袭来。我连忙闪开。右臂却被那个把匕首划了一个伤口。

  “好锋利的匕首。”我小声地嘀咕。

  “还敢小看我这把匕首了嘛?”何木转过身来,玩味的对我说道。

  “你真当我打不赢你是吧!”我大声的对何木说道。

  “那你就来啊”说完还特地够了勾手指。

  我低下了脸,闭着眼睛,大声的叫道:“这是你逼我的,啊!”

  何木像似被我的叫声吓到了一样,退了几步。

  我双手交叉在发力的放下,空中的空气被我划破了,地上的土都开始尘土飞扬。我抬起头睁开眼睛,嘴里呼出一口气,大叫了一声:“啊。”就像何木跑了过去。何木反应过来摆了一个防御的动作。

  我离何木越来越近,脚步也越来越快。“啊”的一声,我从何木头上跳了过去,落地的时候,把左手放在地上。又站起来发力跑向下上的路跑,边跑还边大喊着:“我打不赢你,我跑还不行吗。”

  等我跑了几十秒后,何木才反应过来:“拟麻的,居然跑了。”何木冲着我下山的路线从小路那里跑。

  离山脚还有一二百米的时候,何木又从我面前出现。

  我的手拍在脸上,顺势滑了一下,哭丧着脸:“唉呀,我说你何必呢,我就为了我的身上的钱,你...你居然追了我几百米,你脑子是不是有病啊?”

  何木弯着喘着粗气:“呼~~呼。就算是几千米我也要追,追不到你让我以后怎么生存啊,所以说今天你必须把钱给我留下来,不然我绝对不会让你走的!”

  我醉了,彻底醉了,天下怎么会有这固执的人呢。我算是欠他的吗?

  我舔了舔嘴唇,挠了挠头:“我真的要钱也没钱,能不能放过我啊!”

  “不行。你要么交钱要么留下命。你的器官拿去卖钱应该挺值钱的。”何木一口回绝道。

  “槽。那好!我们就在打。我就不信,你能奈我何。”我猛地一拳头飞了过去。

  何木还在喘气,见我一拳过来。当下就用右手想挡住我这一拳,可惜。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一拳只是诱敌,我全部的力量都是用在脚上面。何木接住我一拳,他马上反应过来,我的手怎么软绵绵的一点力气也没有。可是,他反应慢了一拍。直接被我一脚踢了出去。

  “啊,你居然耍阴,不要脸。”何木被我踢到了一棵树下面,嚎叫着。

  我右手拇指刮一下鼻子:“哼,是你自己的警惕心弱,而且有轻敌。你知不知道轻敌乃兵家大忌。”

  何木站起来,面目狰狞的对我吼道:“你死定了。啊!”拿起刚刚那把匕首向我在此冲了过来。

  “我滴神那,怎么又是那个匕首。刚刚被划的地方,还生疼疼生疼疼的”我心里嘀咕着

  我反身边跑,何木就在后面紧追不舍的。一路上何木手中的匕首不知道划破了多少东西,比如说:青石板,一颗特别大的苍天大树了,还有好多大石块。我都快跑到山顶了,他还在后面追的我不放。

  行不能在这被追下去了,否则前面就是悬崖。以为现在的水平摔下去肯定尸骨无存”我心里嘀咕着。

  “怎么不跑了,呼~呼,不能挺能跑的吗?继续啊。”何木的速度出乎的我意料,我以为我把他甩的应该有一百多米左右吧。

  “哼,再跑,再跑我就要下去陪我先祖。”我没好气的说道。

  “知道就好,现在你也可以下去陪你的先祖了。纳命来。”何木大喝道。

  “呀,是你逼我的。”我大声的怒喊道。

  何木的匕首向我胸口直接袭来过来,我向他的右手狠狠地拍了过去。“啊”何木大叫了一声,手中的匕首掉了下去。可是他的左手又向我胸口袭来,我连忙用左手档,可惜没挡住,我身体猛地向后飞了出去。我口中喷出了一口鲜血。

  “臭小子。听聪明的,居然拍掉我的匕首。不过现在你自食其果了,哈哈。”何木相识发狂的一样笑了起来。

  我擦掉嘴巴边的鲜血,咳嗽了几声:“少废话,要动手就动手,别在我这里叽叽歪歪的。”我猛地一口有喷出了一口鲜血。

  更新√M最、:快上酷,s匠网%%

  “既然这样,你可以死了。”何木捡起地上的匕首,慢慢的向我走了过来。

  “爸,妈孩儿不孝,只等待来生再报你们的养育之恩。”我闭上眼睛,心里对着父母道别。

  “真的就这样放弃了吗?”我脑袋里面一个神秘的声音突然响起。“你这样还有资格做萧家的子孙吗?难道我教给你的枪法是摆设吗?”说到这里我脑袋里面的神秘声音大声的对我叱道。

  “对呀,我还不能绝望。我要活下去”我突然手脚充满了厉害。“啊”我大叫了一声。

  何木刚刚接近我就被我下了一跳,退后了几步。我猛地从地上爬起来。何木满脸的吃惊“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就怎么一下,这小子居然从练体镜中期升到了练体镜中期巍峰,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何木的心里头一次升起来害怕的感觉。

  我全身充满了力量,站了起来:“何木,来,我们再过几招。”我向何木勾了勾手指头。

  何木被我的气势逼的连连后退:“你...你别过来啊,我手里的匕首威力很大的。”何木几乎说话是断断续续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浪人心说:

明天在更。今天考英语考试。累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