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洛安自从研修回国,近一个月内一直在做一些自己都觉得是七零八落的杂事。何谓杂事,无非就是会朋友、套交情、逛街吃饭唱歌、通过朋友的朋友的辗转拜托,向那些即将或希望去留学的人提供一些留学签证咨询和当地的风土人情介绍。当早上睡意正浓时,吴妈敲门让她接电话,说是7大姨的表姑找。洛洛安好不容易摆脱缠粘她的枕头和被子,头重脚轻地翻身下床去楼下客厅接电话。她家里有个规矩,除客厅和书房以外都不可以有电话,到家就必须把手机关掉放在客厅。什么在餐桌上玩手机就餐之类是等同于触犯家法的忤逆之罪。目前为止她还没有看到谁谁在家里有过越界。

  “喂,是洛洛吗?”电话那头明显有些等候太久嫌弃的又尽量加以掩饰的音调在。

  “是陆姑姑吗?抱歉让您久等了,我昨个熬夜凌晨3点才睡得觉,吴妈喊我好一阵子才醒的呢”洛洛安陪着客套在安慰这个老姑婆感觉受怠慢的心灵。早些年她就得出一个结论,她们家无论是爸爸家还是妈妈家的女人,包括那些女人沾亲代故的女人男人,也就是些外戚,都是需要对他们谦卑表现的。否则,总会有这里那里对她的种种不满意的抱怨,诉诸到她的父亲那里,让她父母觉得烦。她的父母基本事后都是付诸一笑,但对他们的投诉当时总要表现虚心接受。不然又是碎碎念念的我们也是为你们好之类的,好心当驴肝肺诸如此类的二度抱怨。

  “噢噢!洛洛啊,不是姑姑说你们年轻人,总喜欢熬夜对身体不好,以后要早点休息啊”陆姑姑顿时心情又变好了些。其实这些个长辈也不是真坏,无非是年纪大了希望更多得到小辈的尊重。或者因为年轻时都是高官厚禄一退休心理落差大了,稍有常人不察觉的疏忽怠慢,就觉得今时不同往日你们都看不起我了。

  “嗯,我知道了。姑姑今天找我是什么事情?”

  “我有个姐们,最近得了癌症晚期心情不好,又不肯接受心理治疗。前些天疑神疑鬼说自己和老公的定情手镯不见了踪影,怀疑是前些时间去看她的王老师偷的,闹得那是不可开交。你不是学心理的吗?最近能不能帮姑姑去探探她给她做点你们常说的心理安慰辅助之类的”姑姑突然连珠炮的提出告诉,她们家的女人连带和这些女人相关的女人和男人也就是外戚,提出告诉就像是宣圣旨一样的。如果不是人为不可抗力:比如地震、火山爆发、台风等或者直接违反自然规律和物理定律的,你的推托等同于你将被钉十字架,直到你接受为止。

  “镯子家里都找过了吗?该不会忘记放哪里闹个误会。生病的人总是比较喜欢悲观和不堪重负的健忘以及希望得到更多人的关注和呵护,这个时候她的亲人尤其是她的丈夫的陪伴才是能够抚慰她的最佳途径”洛洛安揉着鸟巢般的乱发同时通过触摸自己也在用情绪转移的方式抚慰自己的心灵。一大早和她提癌症晚期还是个泼辣的妇女,指名道姓让她去抚慰。通常心理医生和普通大众往往都最忌讳中老年渐老、泼辣、爱讲条件或者胡搅蛮缠的妇女。这都什么亲戚啊。遥想起在洛洛安20刚出头,也是这位姑姑的老公无数个电话热情邀约,要给洛洛安介绍男朋友,说你这么优秀一个姑娘家,姑父得给你物色个好男人。别的条件不谈,关键要本分对人好。无论如何你得去看一看呀看一看。在洛洛安的耳里,尤响起那时候街头巷尾十分流行的二元店:“二元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来一来啊看一看。”迫于无奈,以及家里不管事的母亲的一句话去看看也无妨。洛洛安和姑父以及相亲的男孩和其父亲约定在双休日的傍晚在某小区的居委会进行一次会面。会面那天相亲男孩的父亲当场表示对洛洛安十分满意,并表示要给两个年轻人单独的相处机会和空间增进彼此间的相互了解说白了也就是感情。而姑父更是像喝了蜜一样一个劲夸赞这个男孩好,本分对人好没坏心眼。两个老男人吹吹唱唱的,如果在当年老北京的天桥下卖马卖羊卖没爹妈的孩子,一准生意好。因为不仅夸好,连怎么个好法都给你详细道来,省得买家还犹犹豫豫打不定主意出手买下。好在谈恋爱不是一锤子买卖,容不得太多的忽悠。那个男孩的确如姑父说的别的条件不谈因为的确是没什么条件好谈,除了傻笑在整个会面中最常说的是:我家有房。打听之下他们家在浦东南码头附近有两套老式公房,其中一套是他父母住还有一套是给他的。会面临近尾声,男孩还悠悠的问:“你看我们能不能交往下?”那个时候,洛洛安仿佛吞下了一个绿头苍蝇。

  “为了找那个镯子,保姆帮忙在家都翻了个底朝天,愣是找不着。她和他老伴是老式的丁克家族,老伴早3年前就过世了”姑姑的噼里啪啦的连珠炮把我从过往的思绪中有拉回到了现实。老实说,自从上次胡乱配的相亲事件,洛洛安父母已经在相关亲戚面前发过话,华家的独生女儿还轮不到不相干的人惦记。他们自己也知道所作所为已经得罪到了华家,业已好长段时间没和洛洛安他们家有什么联系了。

  /P最新章节上{酷匠=网

  “姑姑,那位阿姨本身就对心理辅导咨询很抵触,拒绝接受相关的治疗,如果我出现在她面前恐怕会让她更加反感也可能会恶化她的病情”洛洛安希望通过这样的婉转表达可以让姑姑知难而退。然而她却低估了像姑姑和姑丈那一代人被历史催化的激情和热情。在他们的心里只要你愿意、只要主意真,那么一切事情都是可以实现的。而且那些个激情、热情是沸腾的120万分的。这个和我们这一代唯物主义、接受凯恩斯主义的人的思想又不一样,我们是坚决拒绝沸腾,只崇尚比温开水高那么一点点的温度。不愠不火才能稳步、脚踏实地的干好事,关键得是个节奏把握和大趋势的预测和利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