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任人欺负

  初中三年,我被班上所有人欺负,老师的冷眼、嘲讽,“同学”的侮辱,使我仅仅初中三年就尝便了人间大部分之痛。

  第一次被欺负,现在想想很可笑,当时居然那么弱,现在想想很令人值得思考,为什么当时我只会读书.....

  初一下学期,班上的好学生、坏学生各据一方,坏学生可以更坏,好学生可以更好;坏学生可以随意打人,不用在意后果,好学生可以更会学习,得到学校厚爱,因此,长期以来,处于井水不犯河水的状态,当然,人的欲望是无穷无尽的,永远不可能见好就收,但两方就忌惮于“学校”,一直没有人打破这个状态。久而久之,各方欲望越来越强,但都不敢做这一只小白鼠,而我,身为年级前几名的好学生,成为了这一只可怜而又幸运的小白鼠。

  那天,我在写作业,快写完的时候,头突然被一个人重重的拍了一下,砸在了桌子上,我用手捂着头疼的地方,一边捂一边抬头,说”谁拍的?”,一个粗厚的声音说到“老子拍了,你要怎么?”,我抬起头,发现是班霸刘朝阳,立刻用一种恭敬的语气说道“阳哥,原来是你啊,我没怎么。”

  “今天我们哥几个心情不好,想消消气,我看你正合适。”

  刘朝阳说。

  听到要打我,我心里先是一愣“不是处于井水不犯河水吗?怎么有人要打破这个状态?”(那时候我对班上的事情一无所知),然后还是用一种恭敬的态度说道,

  “阳哥,你就别跟我这种人开玩笑了,怕损了你的身份。”

  当时真窝囊,不过也没办法。刘朝阳听到这句话,立马用一种狠语气说道:

  “怎么?你不愿意?”

  说完,刘朝阳挥了挥拳头,我也不知道回答,只好默不作声。

  “不说话就是同意咯,哥几个,打起。”

  刘朝阳刚说完,就有脚踢到我的肚子上,不争气的我吐出了一滩水,又有人用拳头打我的脸和背,我一边保护自己一边说:

  “别打了,再打我就告老师了。”

  现在想想,告老师有屁用?你就算是年级第一,打你的人给老师点钱或者用关系压制老师,屁都不敢放一个。

  “呵?告老师,你告了我们就打死你!”

  刘朝阳的狗腿子雷龙说道。

  我急了,一边反抗一边大叫:

  “李老师,李老师,有人打人了,快来啊!”

  刘朝阳和他的狗腿子们听到我大声呼喊老师又反抗急了,更卖力的打我:

  “哟,你还敢反抗,你还敢呼喊老师?抽你几个嘴巴子。”

  说完,我的脸上红肿起来。

  他们又估摸打了五分钟,就站起来,拍了拍手,说:

  “气消完了,哥几个,走着。”

  他们走后,旁边的同学看见我被打,平时和我“玩得好”的一个个在嘲讽我、侮辱我:

  “你看王泽这个人,被打了屁都不敢放一个,被打的时候还呼喊老师,真没用。”

  “是啊,要是我被打,直接作死反抗。”

  “要是我像他那些,直接自杀算了。”

  我一个人承受着这些嘲讽侮辱的话语,拍了拍身上的灰,一个人默默的站起来,走向自己位子,坐下去。

  T酷UF匠*网m正m版首发

  这是我一生中得到的第一个需要永远铭记的事情——有些人可以在你辉煌的时候当你孙子,也可以在你的堕落的时候当你爷爷。

  随后,我在整个初中三年,对于他们的侮辱、嘲讽等已经完全麻木,而我这种麻木,在他们眼里成为了一种懦弱,所以,不管是谁都可以打我:婊子、好学生、坏学生、处境仅比我好一点的人等等都可以打我,欺负我,骂我,正因为这种“懦弱”,成就了后来的我。

  时光之快,转眼到了领取入学通知书的时候,初中三年,凭着优异的成绩进入南城的最好高中——南城一中。

  领取入学通知书的时候,却被告知已经被一伙人领取走了,让我去铁中小巷等他们。

  铁中小巷,是我们这个镇最混乱的小巷,我们镇百分之九十五的打架事件基本都是在这里的,混混基本都是在这里集合,说白了就是去了铁中小巷,你就一定会有麻烦,除非你的权利十分的大。

  我眉头一皱,虽然在初中被打惯了,但那只是语言上的讽刺和用木棍打的痛,在铁中小巷,可以拿出开刃的砍刀来,木棍和砍刀比起来了,小巫见大巫般,砍刀一刀下去砍出血都是常事了,那是木棍要打好久才能打出血?

  因为那时候的懦弱,就一直想要退缩,可又因入学通知书,对我很重要,又使我不可不去,在纠结的时候,我还是选择冒险去拿入学通知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