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下早读的铃声响起,莫淑雪就好像听到枪声的运动员,“嗖”的一声,拉着俞天的手冲出了教室。

  班里的人见到此状,有得惊讶,有得羡慕、嫉妒。

  尼玛,莫淑雪竟然主动去拉俞天的手,最后还是冲出教室的,这让学生们都若有所思。

  “哈哈,没想到莫淑雪主动拉我的手!”俞天心里偷偷的乐着,兴奋难平。

  三中的校长办公室在教学楼的顶层,莫淑雪和俞天两人一口气直接跑上七楼(教学楼是有电梯的,不过只对老师或则外来人员使用)。

  莫淑雪听俞天能治好父亲的病,身上就好似有一股使不完的劲,爬楼的过程一点累意都没有。至于每天锻炼身体加上现在是修炼者的俞天,爬个山都不累,何况是个楼?而且还只有九层。

  “噔噔噔……”莫淑雪敲了敲校长办公室的门。

  “请进。”一位中年男子的声音响了起来。

  “爸爸。”

  “校长好。”

  看%~正版'P章》'节o|上-酷=f匠;网46

  莫淑雪不管在哪,无论何时,只要见到莫华硕,都只会叫“爸爸”。

  “恩?淑雪,你怎么来了?”莫华硕觉得这个点女儿来找自己很是奇怪,因为下完早读只有5分钟的时间就要开始上午的第一节课。

  此时又看到莫淑雪身边的俞天,莫华硕不惊皱起眉头,他当然知道眼前的男生是自己学校的坏学生,不过却没想到自己的女儿居然认识俞天,而且看样子似乎关系很好?

  “噢,爸爸,这位是俞天同学,他说他能治好你的顽疾,所以我就带他来了。”莫淑雪的声音宛如天籁,很是好听。

  莫华硕听到后不知怎么回答,自己的病可是不治之症,连中江市第一人民医院的院长之父都无从下手,现在一个小毛孩说他有办法治好,说给谁听都不会相信吧!

  见莫华硕不相信,俞天说道:”我家有一本祖传的医书,上面有关于治疗好校长的顽疾的方法。”

  现在的莫华硕,虽然还不到50岁,但却已经满脸皱纹,头顶的黑发,也快被白发给吞噬,一双眼睛早已没有当年的炯炯有神,整体看来,仿佛走在大桥上会被风吹倒一般。

  祖传的医书?莫华硕心猿意马,不知道是该相信俞天还是拒绝俞天。可是看到俞天能过自己女儿那关,最后还是决定,死马当活马医吧!反正在此至少已经没有医生能治好自己的病,与其在这等死,倒不如且相信俞天一次。

  “行!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治疗?”

  俞天见莫华硕同意,就知道自己已经成功了,不知道治好莫淑雪父亲的病,她会给俞天一个怎样的答复呢?

  严重眩晕症,此病是人的大脑神经出现问题,患病的人几乎两三天就会发作一到两次、甚至更多,而且都是随机。

  每次发作,整个人便感到头晕脑胀,全身无力,倒地不起。

  西方没有治疗此病的方法,因为想要彻底铲除病根,必须服用中药加上针灸的治疗。

  当然,这些都是俞天脑里的医圣卷轴告诉他的。

  “现在就可以治疗。”

  “现在?”莫华硕和莫淑雪几乎异口同声的说道,俞天想现在就治疗?但这一没设备,二没配合他的人,那该如何治疗?

  “校长患的病,在头部神经,我只要开点中药给您服用,再陪上针灸,最后就算彻底痊愈了。”说完,俞天从口袋里掏出今天早上买的银针(就是收拾李洪之前),迈着脚步来到莫华硕的面前。

  “哦,那就开始吧。”说实话,莫华硕还没有准备好,不过还是咬咬牙,心里觉得,管他是死是活,拼了算了!

  而莫淑雪,也同样是心惊肉跳,两只粉拳紧紧的握着,手心也不知不觉的流出香汗。

  因为有医圣卷轴的帮助,俞天对人身上的穴位了如指掌。

  “噗呲”!被俞天用真皮消过毒的银针插入了莫华硕头部的某个穴位。

  “恩?”俞天感觉到,银针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给抵挡住了。

  “校长的病,简直比严重眩晕症还要严重呀!”俞天拔出的银针。

  “啊?那,那还有得治吗?”莫华硕说得支支吾吾,心里难以平复。莫淑雪一紧张的看着俞天,至前看到俞天给莫华硕施针,她就开始相信他,觉得他一定能治好自己父亲的病。

  “啊?那,那还有得治吗?”莫华硕说得支支吾吾,心里难以平复。莫淑雪也紧张的看着俞天,至前看到俞天给莫华硕施针,她就开始相信他,觉得他一定能治好自己父亲的病。

  可现在俞天说莫华硕的病已经不是严重这个程度时,莫淑雪眼中又有些湿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打个呼继续睡说:

一小时后有一章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