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极速奔跑,对体内的真气消耗非常大,但俞天身上还戴了颗回气丸。“反正只有黄阶时段吃了才有用,也不差这个时候。”

  不过,俞天还没跑到一公里,看到前方有情况,便停了下来。

  “老大,你说咱们都在这蹲了好几天,怎么一个人影都没有啊。”说话的外号叫老鼠,整天游手好闲、无所事事,最后被冯大马拉过来,和另一个搭档江西瓜,三人经常一起在中江市人烟罕至的地方对一些单独的行人或车辆实施抢劫。

  “不可能,之前我们不是看到出租车下来个人吗?看那人像个学生,而且今天星期一,他应该会选择回去。”冯大马脑子很聪明,可惜以前家里穷,父母并没有选择让他读书。

  “唉,原本还想劫那辆出租车的,没想到那司机居然漂移躲过了我们。”江西瓜摇了摇头。

  “那还不是你没用,连辆车都拦不下来,我养你是白吃饭哒!”冯大马狠狠地在江西瓜的头上敲了个脑栗。

  “哎呦,老大别打了,看,你说的人来了。”江西瓜忍着头顶上的疼痛,给冯大马指着方向。

  冯大马此时看到俞天正往他们这个方向跑来,不惊哈哈大笑:“哈哈,我猜的果然没错,他终究还是要去上学,我们几个快上!”

  能发现树洞的俞天,眼睛是相当敏锐。他当然知道前方的树丛内躲着三个不良青年,虽然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但俞天还是悠哉悠哉的走了过去。

  “哼,还走的那么潇洒,看你待会还有没有得瑟的劲!”说完,冯大马几人纷纷拿着匕首跳出草丛。

  %更(新7:最快iv上u酷z●匠Hk网{.

  “喂,前面那个傻13,识相的就乖乖交出你身上的钱财,再跪地给我们可个响头,你大爷我就放你过去。”

  俞天心里嘿嘿一笑,原来舒马大哥说得是真的,这附近还真有人做抢劫的事。

  见俞天不说话,仍是朝自己的方向走过来,冯大马又扯着嗓门大声呼喊道:“傻13,跟你说话呢,再不按照我们所说的做,刀子可是不长眼睛的!”

  不过,俞天仍是装作没听见的样子,面无表情的走了过来。

  冯大马几个心里很是郁闷,这俞天是真耳朵有问题——没听见,还是什么原因?

  要知道,冯大马的这招在其他人身上屡试不爽,不但能成功抢夺到路过人的钱财,而且被伤者大部分都不会选择报警——都怪自己倒霉,有什么没人的路。

  俞天走到冯大马几个人的跟前,左看看,右瞧瞧:“这里没有你说的傻13啊,不会是你们自己骂自己吧。”

  “恩?”冯大马一开始还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学生怎么有如此之大的胆子,在此之前可是没有人敢用这种口气跟他说话。

  还是老鼠提醒了冯大马:“老大,这小子骂我们几个是傻13呢。”冯大马这才明白过来。

  冯大马当然不可能在自己小弟面前丢脸,于是找了个说得过去的理由:“哼,我当然知道他骂我们,刚刚是在给他道歉的机会,不过既然给你的机会你都不要,那接下来发生的事就不要坏我们了。”

  “我当然不会怪你们,谁让你几个脑子坏了,是傻13呢?”俞天讪笑道。

  冯大马终于忍无可忍,看来今天必须动刀子了。

  “臭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看刀!”

  “啪!”冯大马还没出刀,俞天就先抬腿踢飞他手里握的匕首。

  “恩?”冯大马看手里的刀不见了,顿时脑子里还在思考为什么会不见时,又听见“砰”的一声,俞天一拳打飞冯大马。

  这还是没有用真气,否则冯大马是死是活都无法确定。

  “嘎?”江西瓜和老鼠见到刚刚发生的电光火石,心里不但震惊,而且更多的是恐惧!

  “这尼玛,速……速度也太快了吧。”江西瓜被惊得身上的冷汗犹如洪水一般泛滥成灾。

  “扑通……”老鼠彻底吓蒙了,直接双膝跪地:“大……大……大哥,不,大爷……,您,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就……就,就绕我们一命吧。”老鼠打着牙颤,他是真吓坏了,之前冯大马找他来其实就是用来充个数,让人对他们产生恐惧感。不过,在俞天眼里,即使再来几个普通人都是徒劳。

  “……”俞天心里真是无语,胆子这么小,还敢出来抢劫?

  不过话说回来,任何一个普通人扮演的抢劫犯,见到俞天有如此迅速的格斗动作,难免都会产生恐惧和不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打个呼继续睡说:

这来钱还真是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