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李冬青来到乌鲁木齐的第十天,也是古玩展正式开幕的第一天,今天他本该陪着唐镇威参加古玩展的开幕,但一大清早却发生了很大变故。

  “青子你咋地了?别硬抗了,我带你去医院!”

  唐镇威、石黑虎、雅琪和魏忠贤皆围坐在沙发旁边,看着正在沙发上不断瑟瑟发抖,偶尔还腿脚不自觉抽动着的李冬青。

  “不、不用了,嗷~”李冬青侧卧在沙发上面,脸色一片铁青,额角冷汗流个不停。

  他此时只感觉整个身体内部就像针扎一般疼痛,四肢百骸完全不受控制的抽搐蠕动,看起来甚是骇人!

  “冬青…”雅琪吓得眼泪都出来了,她今天本打算赖住李冬青陪她好好玩上一天,哪知道昨晚还好好的人儿,今早居然就变成了这种样子。

  “教官,我看他这像是岔气了啊。”石黑虎捏着李冬青的脉门,眉头紧皱,道:“以前俺们集训的时候不也经常这样么?”

  “不!不一样的。”唐镇威急的团团转,否定掉石黑虎的猜疑后,又有点不太确定,低声问询到:“青子,你今早是不是没热身就剧烈运动了?还是在外面灌了冷风?”

  李冬青嘴角一抽,苦涩的笑了笑,强自压制住体内滚滚袭来的剧痛,硬撑着撒谎道:“没有的事,唐叔,魏叔,你们别管了,快去参加那劳什子古玩展吧,我这是旧病根,天气一冷就这样,以前老中医检查过说是阳气虚还是啥的,缓缓就没事了,真用得着去医院,我这么大人了还有可能跟自个过不去么?不过可能今天陪不了你们了,对不起~”

  唐镇威脸上神色一缓,抬起头来对其他人道:“既然青子都这么说了,就不强求他了,雅琪,你去给青子倒杯热水,顺便嘱咐下张阿姨帮这小子炖碗鸡汤补补!”

  雅琪闻声担忧的瞅了李冬青一眼,终还是走开了。

  “哎~你小子啊……罢了,虎子,想来你对古玩展也没啥兴趣,我和老魏自己去就行,挺安全的,你就留下来照顾这小子吧。”唐镇威看着李冬青深深叹口气,常年应酬不断,精于察言观色的他怎会看不出这小子在撒谎,但看他眼神想来这里面另有玄机,既然他不方便说出来,就一定有自己的苦衷,何苦逼他?

  唐镇威和魏忠贤相继走开,李冬青看着他们背影,嘴角一阵苦笑,暗骂自己这是自作孽,不可活!

  不错,之所以一大早这般槽型,都是他自找的。

  昨夜因为雅琪那临别时有意无意的一吻,甜的这货是彻夜难眠!

  睡不着?索性就不睡了!这小子打盘而坐,当即就练起了那老者教给他的玄奥功法。

  一开始并没出任何篓子,随着时间的推移,精神也被那体内游走的气流汇集起来,变得前所未有的集中。

  气流一圈一圈循环不止,李冬青也能明显的察觉出有增大的迹象,本是一件极为兴奋的事,结果到最后就是因为太兴奋,一不小心,却是将气流引导进了老者功法中未曾触及到的经脉之中。

  当即,剧痛就开始了,但并没有像现在这么严重,甚至李冬青紧张之余还能用意念将气流重新引导入正轨之中,疼痛也是仅仅一个循环之后就消散全无,眼看着这次意外的变故有惊无险,躲了过去。

  但当代网络大神们说得好啊——不做死,就不会死!要做死,必须死!有些人的好奇心就是这么浓重!例如李冬青,这货居然发现自那次错误的引导之后,虽然引发了剧痛,但那股气流离开之时,自己感应之中的气团明显增大了不少,增大的程度远远比自己练了一整晚功的效果还要显著!

  然后,作死就开始了,这货一次次故意将气流再次引导进那个岔道里面,在最疼痛的时候再依赖意念将其驶出,每一次都是有惊无险,气团的增进程度也是成倍增加!这种险境求成的法子竟是让李冬青有种赌博的快感!

  最后,就变成了现在这样,显然岔道代表的并不仅仅是一条捷径,在他最后一次将气流驶进的时候,惊诧的发现所有气团皆数被那条经脉给吸收了进去,犹如脱缰野马完全不受自己控制,经由岔道在身体所有经脉中乱窜,始料未及的变故压根不给他回旋的机会!

  喝完热白开,雅琪也被魏忠贤叫走了,整个别墅除了李冬青就只剩下佣人和石黑虎。

  既然坚决不去医院,李冬青自然有自己的想法,眼看其他几人都已走开,李冬青对石黑虎也没太多顾忌,道:“虎子,麻烦你个事呗~”

  “啥?是不是你要撒尿啊?先说好啊,小号可以,大号俺可帮不上啥忙~”石黑虎一开口将让李冬青一阵无语,暗骂说你憨你特么是真憨啊!

  展展指头关节,李冬青强忍着痛耐心道:“放心,不小号也不大号,我是让你去我房间床头柜子里翻翻,看看里面是不是有个篮子,你把篮子里面那根灰色的棒棒取出来,然后开车去红山大佛寺,在寺院的后墙上用棒子画个佛教的“卍”字符,然后直接回来就好,OK?”

  “…OK!”石黑虎用“你有病”的怪异眼光看了李冬青一眼后应声一答,帮他在沙发上翻了个个后,从卧室取出“棒子”就向门外走去,不多时便传来汽车发动的声音。

  “呼~~特么的,疼死我了!”耳听石黑虎离开,李冬青这才脱下装逼的伪装,身子一弯整个人像虾球般蜷缩成一团,差点连眼泪都掉出来,不住的痉挛让他疼的就像置身油锅一样难耐,心中只期望风君子那小子没忽悠自个,别大晚上也来不了,那时候估计自己真得去医院开膛破腹好好检查检查了,不过更大的可能是还没撑到那时候就径自嗝屁掉~红光山一来一回,石黑虎花了短短半个小时,这速度按林肯来说,已经足以去参加F1赛车之类的选拔秀了,但对于李冬青,还是太长太长。

  等石黑虎踏进门的时候,这货就像锅盖上的蚂蚱,身体完全不受控制的在地上翻腾着,就连沙发也被踹的倒在一旁,看的就算是石黑虎这等憨直硬汉都不禁后背一湿,弱弱的问了一句:“青子,你会死么?”

  “死你大爷!”李冬青都给气爆了,刚欲挣扎着翻起来给他一拳的时候,门外却是响起一声嘹亮的狗吠,和一个略带却若的叫声。

  “有、有人么?”

  “歘~”一听到这声,李冬青顿时就感觉希望来了,这可不是风君子的声音么?

  酷匠q(网◎v首'b发!8

  “快!快叫他进来虎子!快啊~”

  石黑虎闻言眉头一挑,心道这家伙再闹哪一出?但看他这情况自个也不敢耽误,快步出去就打开了铁门。

  “汪汪汪!”

  “小八松口!靠,快松口!滚回去!”叫骂声夹杂着狗狗哀吠逃窜的声音。

  “啊~~~”一声惨叫传来,李冬青嘴角一抽,依稀辨得那是石黑虎的粗矿声音,三两分后,也不带他问询什么,石黑虎自个就黑着一张老脸气呼呼走了进来,左边屁股蛋子明晃晃的十分惹眼,沟子正中还有猩红的血水流淌不直。

  “噗~”李冬青当即就笑喷了,怪叫一声戏谑的调侃道:“卧槽虎子,尼玛你这是“大姨夫”来了吧?”

  “滚!”干脆利落的甩下一句话,石黑虎黑着脸就跑去楼上自个房间拿绷带和酒精去了,不多时,风君子探头探脑的走了进来,眼神中满是惊讶。

  “这呢这呢!”李冬青艰难的挥挥手招来风君子的眼神。

  “卧槽,这还真是你家啊!”风君子一眼就看到翻倒在地的李冬青,略显局促道:“真看不出你还是个富二代啊,我擦我是不是该给你捡捡肥皂暖暖被窝啥的?”

  “滚犊子!”李冬青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旋即急匆匆道:“别闹了,我这有正经事!你快看看我这是咋地了?卧槽,疼了半时天都他么快折腾死我了!”

  风君子自个也看出不对,定眼看了片刻,眼神中有几分惊色,快步上前后,一手摁住李冬青背脊脊梁骨正中,另一手紧握成拳,把握好力道后“碰~”一拳砸在自个手背上,力道顿时经由脊梁扩散到四肢百骸,李冬青顿时舒爽的“哦~”了一声,整个人感觉轻松了好多!

  “卧槽,你这是走火入魔啊,快说这状态维持多长时间了?”

  风君子一副兴奋的样子让李冬青额角立时拉下几条黑线,吧唧吧唧嘴不情愿的道:“现在十点的话……六个小时左右了吧…”

  “什么?!六个小时!”

  风君子闻言顿如雷击,整个眼球都差点爆了出来,吓得李冬青心头一颤,下意识问道。

  “额,咋了?你可别说什么时间太长我快挂了!草,别吓我啊!快告诉我我这是咋地了?啥叫走火入魔啊?”

  风君子闻言情不自禁笑了一声,道:“死你妹,你可强的很呢!罢了,无知者无畏,我告诉你啊,你全身气血翻腾,内劲入泥血搅动而不息,全身血液奔腾不止,是典型的走火入魔之征兆,而一般走火入魔的人最多维持半个小时就会七窍流血而死,我从小到大见过最牛叉的人也不过硬抗一个时辰左右,那人现在就是我达摩院分派在大佛寺的主持,现如今可是玄阶大成的强者!而你特么居然硬抗了六个小时还不死!现在看来也没有气血衰弱加速老化的征兆,你说你厉不厉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