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君子闻言翻了翻白眼,道:“差点把这茬忘了,不过说来也简单的很,看到我这大棒子没?”

  “彬彬~”一边说风君子还一边使劲敲了下他那棒子。

  “你说呢?”没好气的给他一个白眼,李冬青显得有些不耐了。

  “这棒子是俺师傅送的,你可别看这东西看着简单,实际上它是个很了不得的灵器呢!它里面蕴含的血气绝对要比你这些物件全部加起来还要强十倍不止!也因此,灵器之内蕴含的血气都可以算是无主之物,和我们自身的血气不同,简单来说就是自身的血气好像包着一层外衣,而灵器的血气就相对来说明显很多,也因此若是两个灵器离得够近的话,就会互相牵引,虽然动静不大但仔细感触也能感觉出来,我就是恰巧在周遭巡视的时候察觉到了一股牵动,所以才一路找了过去,遇见了你~”

  “原来如此啊……”李冬青这才一副释然的表情,原来风君子并非像自己一般本身就能感察到那股牵引的气息,那莫非那些不同色彩的气息就是所谓的血气么?风君子也能看到那些气雾么?

  等等,再仔细想想的话,那尼玛老子算什么?老子也算是一种灵器么?靠!这尼玛太坑爹点了吧??

  “每个灵器因为接触到的血气不同的缘故,作用也不尽相同,你看就像这两块血丸。”风君子捡起那两个硬邦邦的三角形铁块。

  “血丸?”这名字一瞬就引起李冬青的注意,情不自禁投去好奇的目光。

  、酷!%匠n网C'正版首Gj发)%

  风君子笑了笑,将李冬青那颗原丢到他的篮子里,拿起自己那颗,居然就这么在李冬青惊讶的眼光中,一指甲划开了那层坚硬的表皮,而后双手齐用将表面那层坚硬的介质剥掉,里面白森森一片也不知道是啥。

  “这东西呢,一般都叫血丸,外表看去估计谁也看不出来是啥,摸起来硬邦邦,不开眼的多半也会觉得是铁块石头之类的东西,但其实这东西是年份很久很久的野果之类,岁月流逝,它们的表皮大多会变脆或者变成像刚才那种特别坚硬的物质,但其果肉本身却会在岁月流逝时同时萃取血气,因此果肉本身不会腐烂亦或者沙化,这种东西一般流传至今,纵使以前可能是很廉价的食物,但现如今却绝对要比那些个人参虫草啥的昂贵得多,尤其是我们武者受伤流血的时候,一颗下去只要不是伤太重,一般都能立刻见笑的!话说,这颗是啥东西变得来者?”

  风君子吧唧吧唧嘴,一丢,一张嘴,咕嘟一声居然是直接把那可白乎乎的东西咽了下去。

  “咳咳~”吞的太急噎着点,咳嗽两声后风君子喃喃道:“额,核桃味的,好难吃…”

  不知是否错觉,李冬青只感觉风君子在咽下那口血丸后,整个身体若隐若无有一股子威势渗出,那感觉就像一只猛虎,锁在你面前的铁笼里,虽然你无法直面它的血盆大口,但依然能清晰的察觉出其内涵的极巨恐怖!

  这家伙的血气简直磅礴的像头猛兽!

  静坐了约莫十来分钟,风君子自称先前受的伤已经基本痊愈,拿走他的东西便出门要回达摩院禀告陈坤的诡异行动。

  临行前他送给李冬青一支类似蜡笔,却有很浓味道的不明物体,告诉李冬青,要再想找他的话,就去大佛寺,在后院的红墙上用这支笔画下“卍”字符,自己便会知道李冬青来找过他。有时间自会循着踪迹前来一会。

  而唐镇威果真如风君子所言,足足到下午六点半才讪讪笑着从大佛寺出来,手里捆着一串核桃做的念珠,在李冬青眼中散发着淡淡的乳白色光泽,毫无疑问便是由风君子那小子的师傅亲手开光的物件。

  回到别墅,已经八点多了,李冬青急着要揣摩那几个淘来的物件,侍从打开大门后急冲冲的就往自个卧室蹦。

  “碰~”的一声,这货推开卧室门看也不看,就赶着往里面走,哪知一声尖叫差点震碎他的耳膜。

  抬头诧异的一看,“噗~”,两行鼻血毫无预兆的激射而出。

  雅琪?而且还是脱光光的雅琪??!靠,没搞错吧!

  李冬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见眼前雅琪光洁溜溜的身体侧对自己。

  秀发垂肩,俏脸微红,眼神紧张的看着自己,一只小手紧紧搂着胸部,一只则死死的捂住下体,但不管是丰满的胸部还是下体,皆因为小手太过于纤细而无法全部遮掩住,尤其是下体,李冬青居然诧异的发现这妞是个白虎!小手两侧的部位白皙润滑,却和身体其他部位一般光洁溜溜,这也是他直接没压住喷出鼻血的主要原因!

  “啊啊啊呀!!你出去!快出去啊!讨厌死了!”一声嗔怒终于把看傻了的小青童鞋唤醒了,这货此刻只感觉飘飘然宛若身处仙境,脚下一虚一实的飘散而出,临闭上门还不忘转头蔽上一眼,惹得雅琪妞妞又是抓狂的一阵尖叫。

  “碰~”门被重重关上,李冬青只感觉自个心跳的好快,鼻血这会淌的都像一条小河般延绵不绝。

  “草!这太夸张了吧…不过…”李冬青先是急匆匆掏出手纸压在鼻间,旋即却是双手一软,一张脸整个变成软绵绵的猪哥脸,一脸花痴样软绵绵道:“不过雅琪的身材真的好棒,皮肤也好白……”

  “白你妹!”门内顿时传来一声气急的吼叫和枕头摔砸在门框的响动:“走远点啦讨厌鬼,我都听得到好么?”

  “我去~”李冬青猛的一个激灵,猛地跑到楼角处,忽然想起自己刚才到底干了些什么。

  我居然看了雅琪的裸体?天?我居然看见了雅琪的裸体,而且还流鼻血,还被听到说一些怪叔叔的话……

  “扑腾~”李冬青双膝跪地,两眼泪两行的望着天花板无奈道:“完了!完了尼玛,哥好不容易树立起的阳光形象全特么毁了,雅琪现在一定讨厌死我了呜呜呜呜~”

  事实上的确如此,正在房内匆忙套上内衣的雅琪,的确是有种杀掉李冬青的冲动,不单单是因为这家伙看到了自己的裸体,更因为地板上那一抹娇艳的红……

  该死的李冬青,居然对着我的裸体流鼻血!哼~死色狼,你等着瞧,穿好衣服本姑娘一定要为民除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