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雕大师崔文印,号龙印,年方四十有余,是当代最负盛名的玉雕大师之一。其雕刻作品以栩栩如生的龙纹镂雕、祥云及各种瑞兽为长,在中国玉雕界独树一帜。与专雕佛像及大型玉雕藏品的“佛印”邱林,并称祥瑞双印!在整个玉雕界都是泰山北斗的存在。

  而且两人一度曾有过共出一玉的杰作,据说当年那块降龙罗汉的玉雕单单第一次拍卖就卖出三亿的惊人天价,至今在玉雕珍品中名列前茅。

  而唐镇威则在早年与邱林有过深交,这次能有幸亲面崔文印,也是仰仗邱林开口的缘故。

  电梯门打开,夏星飞也似的牵着紫陌走出,看的身后李冬青不由淡淡一笑。

  “这里是龙印大师的私人办公处,龙印大师脾气不好,请各位小心招呼。”迎宾在电梯里甜甜一笑小心提醒,显然没有引领诸位的意思,唐镇威淡然一笑,耸耸肩当先走出。

  楼顶风光,显然比之楼下的展览要更为雍容华贵,一出电梯门就能踩到软和的红地毯。入目处更是处处以金色装饰,甚至于就连吊顶的灯饰边沿都用金粉细细的打磨过,李冬青暗自菲薄,心想这里的主人定然十分爱财,不然也不会将这里装饰的如此奢华。

  “告诉过你多少次了!邱林那老婆子揽下的活,老子一个不接!你还要我说几遍?”

  李冬青眉头一皱,楼道转角处似乎有人在争吵些什么。

  “您消消火,这次邱林大师跟我嘱咐了很多遍,我总不能直接拒绝掉她老人家吧?您看你们俩当年这么厚的交情,又有那种关系,真那样做,岂不是有点…”

  “有点什么?我今还就真告诉你了,不接!老子崔文印自成名以来还从没怕过谁,她姓邱的退婚时又有没有照顾过我的感受?老子等了整整五年,至今未娶,她无动于衷,连一点点情面都不讲。现在可好了,讲交情?我去他妈的,你自个在这交这把!”

  “彭~”的一声,显然有人重重的将门摔上,李冬青和唐镇威不由对望一眼,都是情不自禁皱起眉头。

  貌似,有些不对头啊…

  心里想着,几人已经不由自主走上两步,迈过转角,依旧是满目富丽堂皇,只不过这里有人。

  一个西装革履,留着小胡须,梳着大背头的中年男子,正一手倚在墙面上唉声叹气。

  看&$正u》版章g节t9上酷)4匠b0网

  “呦~张总,好久不见啊!”夏星显然认识此人,脸上一喜就揽着紫陌上前。

  “夏少爷,您来了…”男子闻声抬头,看见夏星,不由强颜欢笑,刚欲与其握手,却是注意到了夏星旁边的紫陌,立时惊呼道:“咦,这位莫非就是传闻中的紫陌小姐,哎呀,真是闻名不如见面,紫陌小姐的芳容简直令寒舍黯然失色啊!如此贵客怕也就夏星少爷才有面子请来,小的真是沾光了。”

  夏星闻言心中一乐,高昂着头颅一副居高临下的表情道:“那是当然,紫嫣小姐可是千金之躯,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请过来的~”

  李冬青闻言噗声一笑,引来夏星怨怒注视的同时,视若无睹的淡淡道:“听说某人不是已经订婚了么?这种场合不应该带自个的老婆来的么,如此不节制,还真是纵跨的作风啊~”

  “你!”

  夏星气急张口欲骂,一旁的紫嫣却是被李冬青逗得一笑,道:“龙印大师声名远扬,小妹我早就有所耳闻想要亲自拜访一下,,就正好乘此机会来喽~小弟弟,我可不是会横刀夺爱的那种女人哦~”

  一声小弟弟叫的李冬青很不爽,但依然不忘继续调侃夏星,努努嘴,斜着眼说:“原来如此,原来是应着龙印大师的名号而来啊,好像和某人说的不太一样哦~”

  夏星被气得脸都发红了,但硬是还不了嘴,只能一甩袖子,装作没听到的样子问向一旁的张姓男子。

  “张总啊,龙印大师呢?我想请他老人家替我雕块美玉~”

  一边说,一边从口袋中掏出一巴掌大的黑木盒子来,翻开之后,里面赫然是一枚鸡蛋大小的金丝种翡翠。

  一提龙印,张总脸色立时就有些难看,刚苦笑着想要开口,身后的门内却猛地传出一声暴喝。

  “不接!一个都不接,都给老子哪来回哪去!”

  此言一出,别说张总,就连李冬青几人都是面色一绿,如此态度,想来今日要促成美事十分困难。

  尤其是唐镇威,他和邱林老婆子的关系,可是绝不亚于与石黑虎之间的队友情谊,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两人互相都是对方的救命恩人!今日来找龙印,也是邱林给自己的建议,若是就这样灰溜溜的出去,还有何颜面可言?

  而李冬青则是不爽张总这个男人,打几人照面到现在,他始终都没询问过自己这边的样子,自个倒是没事,本就属于暴发户的类型,但唐叔可是实实在在的成功人士,你与夏星那边谈的欢洽,却不搭理这边,这不是扇唐叔的脸么?

  兴许是注意到李冬青这边几人铁青的脸色,张总这才转头问道:“你们便是邱大师请来的客人么?”

  “哼~明知故问,你看不出来么?”上楼的一共就两拨人,他怎会不知几人身份?李冬青当即就有些不爽。

  张总闻言脸色一僵,暗骂这小子年纪轻轻咋说话这么冲呢?更何况文印发这么大火还不都是拜你们所赐,什么玩意?

  李冬青只看到他低头径自嘟囔着什么,并不知道他是如此想法,要知道他心中如此不敬,不用唐镇威开口,自个绝对过去一脚踹碎他一嘴牙!

  夏星这时有些不耐了,他可不想在紫陌小姐面前丢了面子,当下眼珠子滴溜溜一转,记起来之前,电话上张总给自己透露过,这崔文印貌似十分爱财吧?自个还专门为此往动了老爹的存款的说。

  “您好啊龙印大师,我是夏星。可否开门说话?”

  “星你妈,滚!”

  “噗~哈哈哈哈,还真把自个当回事了,哈哈哈哈~”李冬青三人毫不顾忌的放声大笑,就连夏星旁边的紫陌都是忍不住掩嘴偷笑两声。

  一开口就是吃一嘴灰,夏星顿觉面子上不好受了,但他毕竟也不是完完全全的纵跨,在父亲身边这么多年,耳濡目染也多少学会了许多为人处世的道理,当下板青着脸从上衣口袋掏出银行卡,大声道:“我只是想请您雕块玉啊大师,钱我都带来了。但您若真不想雕,那晚辈也没办法,只能带着巨款那来回哪去了~”

  房子里半时天没回应,就在夏星都要失去耐心的时候,才传出一个与先前比较软和不少的声音来。

  “巨款?有多巨?”

  夏星嘴角一抽,暗骂这劳什子大师压根就是个贪财鬼!但嘴上却是十分谦卑的道:“卡里现有两千万,要您嫌不够晚辈还能再取!”

  此声一出,房内顿时没了声音,片刻后,吱呀一声,房门就被打开了。

  “你就是夏东洪的儿子?”人未到,声先致,显然他是知道今日夏星要过来的,再一细想,按先前窥听到的对话来推理,他就只是不想接唐镇威的生意罢了,又何必连夏星的也拒绝呢?现在貌似是勉强答应了,夏星也乐的屁颠屁颠,但明眼人,恰似唐镇威和李冬青,一眼就看明白了。

  声东击西,这龙印当真是个老狐狸!还是贪财的老狐狸。

  “两千万太少,雕成后要再付三千万,而且雕什么我做主,不同意直接走人!”

  一名身披金色睡衣的中年男子,从房内走出,一手就老实不客气的将夏星掌中银行卡夺了过去。

  仔细一看,这龙印留着山羊胡,带着小眼睛,长得却是十分高大,但身板却很瘦,几乎可以说是皮包骨头!而且一张脸上皱纹很多,至少以李冬青的角度去看,他应该是五十而不是四十!

  而且就这样看着很不和谐,有种说不出的古怪感觉,就好像你在蜡像馆看着那些蜡像时的心情一样。

  夏星闻言嘴角一抽,那可就是五千万了啊!这可不比上次在交易场,想买李冬青那块紫罗兰时的光景,那是定亲用的,而且因为女方家庭背景的缘故,一切花销都是老爹报销自己才敢出价那么肆无忌惮,但如今这老鬼要价这么高,估计剩下那三千万就得自个掏腰包可。

  忍着肉痛,堆着假笑点了点头,龙印也是微微一笑,就想进房里去。

  “哎~您先等等啊龙印大师,我们这边也想请您雕玉的。”

  李冬青立时就有些不高兴的冲了上去,死死抵住门槛不让崔文印进去。

  “你们就是邱老婆子叫来的吧?走吧,趁早走人,我不会帮你们雕玉的!”

  崔文印态度很坚决,脸也绷得僵直,这下李冬青更觉得怪异了,甚至贴这么近观看,有种他的脸皮马上要掉下来似的感觉,分外恐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