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医院呆了差不多半小时,李冬青接到了魏忠贤的电话,招呼都没打,就直接打的回别墅。

  坐在出租车上,他心中欣喜若狂,因为在这短短的半个小时里,他能感觉得到那股子若有若无的气劲,随着自己动作的熟练居然是无比的凝实起来,虽然一分一秒时间太短感觉不到,但当他从医院出来之后,明显感觉到那股子气劲比之初练的时候要磅礴出不少,且不知是否错觉,李冬青感觉连走路也轻快了几分。

  而此时他则在着重打量另一个老者留下的物件——玉佩。

  这玉佩造型相当古朴,至少李冬青不会认为,现代玉饰有半个巴掌大的个头,而且在玉面上雕琢成类似隶书样的字体。

  整个玉佩通体被雕琢成椭圆的形状,边沿明显要厚出不少,仔细看去,其实是雕琢一整条五爪神龙盘卧其上,龙嘴的位置恰好拴着一条殷红的绳索。

  而龙身之内,则是相当的平滑,反面刻有皇权二字,而正面则刻着“护卫”,仔细看去,护卫两字下方,又用极小的草书字体,刻着“潘”之一字。

  玉身相当绵软润手,玉面细滑,通体淡绿中承白色,以李冬青参阅书籍得来的知识判断,应该是极为珍贵的和田白玉!

  “这老头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明明穿的那么寒酸,出手却是如此大方,这么大块的和田玉,就算把表面的雕文全部打磨掉,至少也卖个千八百万的吧?”

  李冬青心里对老者的身份是越来越怀疑,但苦思冥想,不得其索,只能作罢,心想若是有缘,迟早有一天还会再度相遇。

  反倒是这玉的手感实在太好,润的手舒坦的不行,常言道好玉养人,李冬青一宿没睡,早就累得稀里哗啦,被这玉一滋润,先前发现“新大陆”的精神头皆不翼而飞。

  车子停靠在别墅门前,付完车费下了车,还不待睡眼惺忪的李冬青迈脚进去,唐镇威已经迎面开着魏忠贤的林肯驶来。见到李冬青回来立时就停了下来。

  “我擦唐叔,这才九点!起这么早干嘛啊?”李冬青不由就有些纳闷了,交易会今天正式收尾,但他们三人却是早就商量好,谁也不会再去插一脚,毕竟油水捞也捞够了,风头尽出,整个会场已经没有多少意思了。

  那唐叔起这么早是要去干嘛?

  “嘿~你说那?找你呗~”哪知唐镇威从车窗探出头却是如此一说,这李冬青可就更纳闷了。

  找我干嘛?搅基啊?

  “别愣着,来,上车咱哥俩细说~”

  李冬青无奈的笑了笑,他昨夜一夜没睡,今天一大早又是这么舟车劳碌的,本想去别墅好好泡个澡,顺便在软绵绵的天鹅绒垫上美美睡他一觉的,但唐镇威都这么说了,他也就只能应声上了车。

  “额,那个啥,青子,咱商量个事呗~”一上车,唐镇威将车停靠在路边,搓了搓手,一副有求于人的表情。

  “艾玛我去,唐叔您可别这么跟我说话,我慎得慌!”李冬青立时就是一个寒颤,他可从没见过这超级富豪露出如此谦卑的一面来。更别说俩人的关系已经到无话不说的地步了。

  见李冬青如此洒脱,唐镇威也就不拐弯抹角了,抿了下嘴唇后,开口道:“我想要你那块紫罗兰…”

  “……”

  静,非常静,车身里面三人谁也没开口,就这么干巴巴的望着对方。

  唐镇威立时就急了,那紫罗兰可遇不可求,雕琢成佛简直就是自个送给老妈妈过大寿的最佳礼物,但自己早前也听青子说了,他要把那紫罗兰送给自个的小侄女魏雅琪,自己这一开口多少有些夺人所爱的味道。

  “额,我知道这要求有点过分,但青子,叔可不会坑你的,这是一亿五千万的支票,回东门立马就给你兑现,你就行行好,卖给……”

  “等等~”哪知话说一半就被青子给打断了。

  这厮一脸“尼玛坑爹”的表情瞪着唐镇威,支支吾吾颤声道:“你你你,你可别说,你大清早起来拦住我,就是为了这么一档子破事?”

  “额,应该是的吧……”唐镇威弱弱的回了句。

  “靠!”哪知李冬青居然直接翻脸了,摔门而出。

  唐镇威顿时感觉自己的确有些过分了,毕竟青子前不久可是救了自己命的,如果因为一个礼物失去这么一个舍生忘死的兄弟,实在是给自己晚年生活添堵不是?

  如此一想他马上就后悔了,不免有些失落,刚想下车去拦住李冬青,结果却目瞪口呆的发现这厮尼玛居然没往远处走,而是直接下了前门又开后门,一屁股连推带搡把面露无辜表情的石黑虎撵下车后,竟然直接一股脑躺倒在后座上面,眯着眼迷迷糊糊的呢喃道。

  “尼玛你个坑爹的死大叔,大清早的瞎嚷嚷,居然就为这么一档子破事。”

  一边说这货还一边吧唧着嘴,俨然一副马上就要睡着的表情,口水都不知不觉淌到嘴角润湿了坐垫。。

  “咱俩啥关系啊,那么几块破玉,别说一块,就是全部,你想拿就拿呗,用得着说么?草,给支票你这不是打兄弟脸么?你给我老老实实的收回去,这玉就全当青子给老阿妈贺大寿的礼物了,啊~~~呜~~~瞌睡死我了,一宿没合眼,你们别管我,该拿玉拿玉,该去哪去哪,我可得…好好…睡…睡……”

  “呼~噜~呼~噜.”

  话没说完,全身上下累到要死的李冬青就已经沉沉睡去。

  唐镇威怔怔盯着李冬青四仰八叉的睡姿,脑海中不断回放这这小子刚才那番掏心置腹的话,眼角,居然有那么一瞬湿润了片刻。

  “你怎么了教官?你是不是哭了啊?”石黑虎从前门进入,看唐镇威老目微红,没头没脑的问了出来。

  “没啥!”唐镇威赶忙转过头去发动了汽车,暗叹这虎子不管多大年纪都是这么憨~这问题尼玛明显不该问的。

  “不过这冬青哥们确实有些愣啊,那可是一亿多,寻常百姓家见到这么多钱都得疯掉的!不过,我喜欢,和我很像,嘿嘿~”

  rg酷“k匠网首_=发c(

  唐镇威闻言嘴角不由自主弯起一丝弧度,心里面暖暖的,不约而同道:“是啊,你们俩二货,都楞,死楞死愣的,不过…”

  “愣的真他么可爱!哈哈哈哈~”

  一路放声高笑,沉睡中的李冬青呢喃的梦呓,殊不知正因为自己那股子对朋友憨厚的愣劲,挽回了几年后他苟延残喘的一条小命。

  汽车一直开到老魏在地图点明的仓库位置,出示了魏忠贤的信物拿走那几块子极品翡翠后,车往乌鲁木齐最繁华的的地段开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