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警察要来做笔录,李冬青顿时感觉头大的很,虽然警察倒不会像某管一般揪住问题死缠烂打,但作为人民公仆必定会详细盘问,到时候自己如何作答?人老头都走掉了!死无对证!警察同志稍微有点戒心翻看下昨晚的监控,看到那老头狠掐自己那仇恨样,这事情指不定会被误会成什么样子。

  所以当下李冬青就给老魏打了个电话,唐镇威估计回去后也给说过昨晚喝酒时的情况,所以魏忠贤倒也没多问,问了声是哪个医院后,就挂断了电话,想来是有办法解决。

  乘着这空档,李冬青暗自走到墙角的窗户旁,左右看了眼,确定没啥人经过后,才皱眉将那布制信封撕扯开来。

  信纸很硬,仔细一看,是一个葡萄糖口服液的纸盒子背做的,纸皮内里是用细针蓄血滴写出密密麻麻的字,想来这老头是用给自己用的血包拼写。用脚跟想也知道有重要的事情急需传达,当下耐住性子,屏气凝神仔细阅读。

  “小伙,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老朽已经走了,洋鬼子的玩意老朽信不过,也不稀罕用,至于老朽的身子,你也完全不必担心,昨日被人殴打,不过是因为先前恰好遭人暗算昏迷过去而已,现如今虽不算完好,但尚可自行压制体内毒虫,数日后自会有人来救我。”

  “老朽为你写下这封信,理由很简单,因为赋予你身体奇能的家伙,老朽正好认识,而你身体中的某种能量很直白的告诉了老朽,他死了……罢了,一切自有天命,我并不想让你淌这趟浑水,但既然你已身陷水中,不管你是否知觉,老朽必要设法拉你一把才是,否然心境不纯,怕也会耽误老朽的修行……内含葡萄糖,可用于补充…咦?尼玛,这就没了??坑爹呢吧!”

  读到这里,谁都能想到还有一大段话没讲出来,但李冬青却差异的发现,小小的纸盒已然装不下那么多字了,翻来覆去,愣是写到这里就断了线索!

  “草!死老头,临走阴老子一把,你厉害!”李冬青反应过来第一个念头,就是自个被人耍了,当下气急败坏,一拳狠狠砸到墙面上面,对着窗外狠狠吸了两口气,郁闷的探回头,往回走去。

  “嗤啦~”哪知被他信手丢弃的纸盒子,却是在接触到地面的同时,猛不丁自行燃烧起来,李冬青被呛鼻的烟味吸引回头的同时,眼珠子里的瞳仁却是猛地一缩,就连心脏也是漏了一拍!

  原来那纸张燃烧后形成的烟雾,并不是普通的烟雾,而就像那次龙城酒家拍卖宝画时一样,渐渐在空中盘绕而不散,居然是逐渐凝视成一个虚影来。

  虚影之貌不可窥得,但隐约是个长发老翁的模样,他静静而坐,似乎在为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蓄势。

  猛地,虚影牵动着李冬青的眼球,动了,缓缓地动了,双掌伸展,双臂挺直,于空落往腰腹。

  #更Q新最(快9C上酷匠网p)

  随着他双手抱元守一,一股子与白色截然不同的红色气流,在虚影手腕的部位渐渐蔓延,循着虚影的动作被牵引至四肢百骸,最终随着老者振臂一抖,皆数凝化之脐下三寸丹田之处。

  这虚影的动作并未因此停止,而是一遍又一遍,反复不停的动作,似乎为的就是让李冬青看清、看明,看到全部记下来期间老者虚影的每一个部位,在红色光芒降临之时都会变得透明,隐约有百十来个穴位黑点若隐若现。

  李冬青看了老半天,终于算是看明白了!

  这是在给自己传功法啊!

  纵使李冬青明面上是个老实巴结的现代人,但,但若是我大中华子民,谁又敢说自己从未曾幻想过仗剑踏仙、当歌纵马的武侠时代?甚至李冬青小时候还拿猪棚搅屎棍当倚天剑来者。

  就算长大后这一切都变得飘渺荒谬,但对于现如今的李冬青来说,这些真的不可能么?那他的手可以擦去宝物表层之杂秽,直窥万物之根本这一点,又从何而谈?难不成得送去国家科学园切片研究??

  去你妹的!

  李冬青算是彻底明白了,大千世界,无奇不有!那些所谓荒谬的事情和言论,只是多数人还未窥见得其根本罢了,但这并不就代表它不存在,就像现在,李冬青貌似是卷入了某个不得了的世界!

  正所谓眼过千遍,不如手过一遍,振奋的李冬青全然不顾人来人往看白痴的眼光,径自就像个精神病一样,坐倒在地,双手比比划划练了起来。

  还真别说!也许是自个本身遭遇奇遇的缘故,这顺着路子挥舞了几下手臂后,自个还真能感觉到体内有股气流正在游走!兴趣顿时被激起了大半,竟是有种欲罢不能的感觉。

  而与此同时,远离第三人民医院几百米的一栋楼的楼顶上,一个全身西装笔挺,身高魁梧留着八字胡的国字脸男人,正迎风飘散着长发,拄着望远镜向李冬青这边的窗户张望着,一边望一边嘴角不禁抽了抽,有些嫌弃的道:“铁掌大叔,这小子真靠谱吗?依我看不如一掌拍死他把天参血气夺回来算了,费那么大劲干嘛?看他这样也活不过两个月……““胡闹!”一声暴喝传出,原来在他膝下还盘坐着一个老者,细目一看,不正是昨日扰乱李冬青生活的神经老头么?

  这会老人家穿的可是十分精干!一身青紫色太极袍加身,十足的古代武当掌门味。

  “我可告诉你,蛮骨小子,你可别动啥歪念头!那天参血气引得“冥界”众人争得是头破血流,你薛师叔要不是得到这等邪物,也不会在垂朽之年遭此灭顶之灾!那就是个带来厄运的邪物!落在这种完全不知状况的小子手上,也未尝不是一桩好事!”

  “哦~是么?”中年男子嘴角动动,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气得铁掌老头嘴角抽动,最终却是叹息一声,从袖口中一抖,一枚藏在衣服肩头夹层中的赤红色丹药,便被抖了出来。老者接到手中,白了眼那中年男子,随手一抖。

  “拿去!”

  “卡~”男子似早有所料,随手一伸就接住了药丸,不过接住的同时眉头也是紧紧皱了一下,旋即甩了甩发青的手,笑骂道:“铁掌大叔你至于么?不就隐晦的要您一颗固基丸吗?这要搁蛮吉那野小子在这,可就不止一颗固基丹这么简单了。”

  “是么?那这要是搁你老爹在这,也没这么简单,看他不打断你的腿!哼~”

  老者充耳不闻,不屑的哼了一声,一甩长袖,拂袖而去。

  中年男子苦涩的笑了笑,回首又用望远镜深深望了李冬青一眼,似要把他的面目全部牢记于心,片刻之后,尾随老者的踪迹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