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者双掌力气之大,完全超出这个年龄该有的,李冬青简直感觉自个就像被条杯口粗的蟒蛇死死缠住脖子,只一瞬脸就由通红变成青紫。

  “艾玛大叔,你干么呢?靠!都愣着干嘛?要出人命了!”眼镜男先前还以为李冬青是什么给自个父亲喂激素的变态男,却不曾想这老者更恐怖,事态已经超出了他的掌控。

  一干医护人员闻言皆被惊醒,七脚八手的想把老者扒开。

  但老者力气实在恐怖,不单一双手像钳子一样死死箍住李冬青的脖颈,就连身子也像是铁砣般牢牢固定在病床之上。

  眼镜男一个箭步冲上去,他是一名经验丰富的内科医生,虽说学的是西医,但多少懂点中医的道道,单手五指紧蹙成锥状,对着老者虎口的穴位猛一点,老者的手顿时一松,短暂的抽搐一下。

  李冬青瞅准机会,立时就脱身而去,哪知一站起脑袋里面就是七晕八素,一个趔趄,直接栽倒在地上。

  “狗养的杂碎,你把薛老鬼怎样了?你到底把薛老鬼怎样了?啊啊啊!!”老者状若疯癫,被李冬青挣脱后依然是扑腾着想要上前厮打,索性周围的人多,七八个分别卡住他的脖子、手腕和腰身,堪堪阻止了他的行动。

  “你没事吧?”眼镜男悻悻的看了老者一眼,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蹲下身子有些担忧的看了眼不住咳嗽的李冬青。

  “咳咳,咳~你说呢?”没好气的瞪了眼镜男一眼,李冬青只感觉嗓子眼里火烧一样,嘴巴里也有股腥甜的味道,估计内里定然是被伤着了。

  擦去被硬生生抓烂皮子的脖颈鲜血,李冬青突然感觉火冒三丈,缓过神来立时就是蹭的站起,指着老者破口大骂。

  “你个不知好歹的老东西!老子冒着受伤的危险把你从街边救出来,你他娘却要我的命!?有病吧你?!”

  老头子闻言一滞,似乎是想起早些时候被殴打的情景,旋即却依然是凸出眼珠子凶恶的瞪着李冬青,刚欲出口反击,却没料到胸腹间徒然一股憋闷,跳动的心脏没来由一阵剧痛,一口老血直接喷溅到眼前的床单上面。

  “黑血?”眼镜男眼明手快,一眼看到那血黑如墨汁,额角冷汗立时流下,一挥手冲一名茫然的护士大声吼道:“快!快去叫急诊科的张主人过来!”

  护士闻言立时慌张的出了病房,老者也因为这突然的变故消停下来,李冬青则望着那摊黑血怔怔出神。

  就在方才他忽然感到心神一颤,因为由老者吐出黑血的刹那,一股子常人不能见到的浊气,也被老者吐出,那黑色的浊气在李冬青面前周旋盘绕,最后竟是化作一只黑色毒蝎的模样旋转空中,渐渐淡去…

  老者的眼神依旧不肯放过李冬青,搞得所有人都想到这两人间定有深仇大恨,但不出一分钟便沉沉的昏倒过去。

  这一切对李冬青而言,忽然就恍如梦境,他不知不觉中被人推出门外,静静看着老者被推车推送进手术室内,直到两个多小时后,手术室的红灯变绿,门被眼镜男和另一位女性医师推开时才徒然惊醒。

  “他怎么样了?”李冬青立时一个箭步冲去索问,不知为何,他总感觉老者的身份,与自己突如其来的异能有着直接关联,兴许今日他就能得到某些解答。

  “暂时脱离了危险期,但他到底患的是什么病,就暂时的情况来看,无法确定,需要留院观察几周。”

  张主任摘下口罩淡淡而说,一旁的眼镜男皱眉道:“病人要求见你,你还是赶紧去办好住院手续再过来看他有何需要吧?”

  此时眼镜男看着李冬青的眼神明显带有有色光彩,不管怎么说,这一切都显得很诡异,其中定是有不为人知的秘密才是。

  李冬青闻言慌忙的掏出钱包,一刻也不敢耽误的下楼交了住院费,匆忙跑回,在手术室门前一顿,平复下心情整理了衣衫,才推门走进。

  手术室内,老者静静躺倒在病床上面,双眼就像死鱼一样瞪着屋顶。

  李冬青心生警惕,也敢直接靠近,只是慢慢走到床位静静看着老者,等他开口。

  良久,老者淡淡说道:“你把老薛咋样了?”

  “卧槽!”李冬青立时就暴跳如雷,方才被莫名攻击的火气也是一瞬就冒了出来。

  “tmd谁是老薛?说出来信不信我真弄死他?!老子就tm恨自个手贱没听唐叔的话,救了你这么个老白眼狼回来!”

  老者闻言眼珠子一转,静静凝视着李冬青的双眼,仿若要靠此将李冬青看穿一般。

  良久,似乎是确定李冬青没有撒谎,老者才是幽幽的叹息一声,朝李冬青挥了挥手道:“可能真是老头我搞错了吧,对不起啊小伙子,但,可否将你的手再让老朽看上几眼呢?我想确认一些东西。”

  李冬青闻言火气也是去了大半,虽然还是有些不甘愿,但迫于想要知道异能真相,只能靠近两步搬来椅子,坐倒其上将手递过去。

  老者就像之前一样,双手合十将李冬青的手夹在其中,闭目皱眉。

  而此刻静下来,李冬青也才诧异的察觉到,一股若有若无的气劲,自老者的双手掌心向自个的右手进发,一刺一刺的,感觉就像在做磨砂按摩一样舒服。

  良久后,老者终于是确定了心中想要得知的信息,整个人睁开眼睛后,猛地栽倒在床,就好像失去所有的力气一般。

  “老鬼阿老鬼!你、你终是没等到老头子赶来救你啊!老哥哥心里惭愧,惭愧啊!!呜呜呜~”老人对天而言,不知不觉居然是嚎啕大哭,坐在一旁的李冬青忽然感觉他很可怜,默不作声替他倒了杯水递到面前。

  老者哭了足有十来分钟,才是老眼浑浊的长叹了口气,接过李冬青的水抿了两口放回桌子上,喃喃道:“小伙子,今日老朽多有得罪,给你添了不少麻烦,不好意思了~”

  “额,没事没事,既然误会解开了,就比什么都好!”突然被一个老人道歉,李冬青忽然觉得不好意思起来,连忙挥手回敬。

  老头深深的看了李冬青一眼,眉头挑了挑,似乎有种释然,道:“我知道你一定有很多问题想要问我,你的生活也定然在不久前发生过某些变故,但你最好听老朽一句劝——好命也好,厄运也罢,万事需秉持平常心去对待,且你天命属火,伴旺土之气,切记万事三思而后行才可避灾避难。另外有一点需牢记,就是你身体中掌控的力量,千千万万不可对外泄露,否则随时会招来杀身之祸!知道了么?”

  李冬青闻言心中一惊,看来老头的确知道自个体内异能的由来,当即开口欲问,却被老者摇头阻止。

  “老朽困了,需要好好睡一觉才是,有什么问题,明天再问吧。”

  李冬青欲言又止,吧唧吧唧嘴终是没有强求,转身出了手术室,唤来护士替老者转到单人病房后,转身自个就出门打的回了别墅,因为心中有事,所以几乎是一宿未眠,天刚麻麻亮就打的驶往医院,结果得到一个气恼的消息。

  “跑了?卧槽,你没睡醒吧!这里可是八楼!有监控的,他能跑到哪去?”李冬青歇斯底里的质问前台接待,遭来的却只是妹子怨怒的白眼和幽幽的声音。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反正今早查房的时候,窗子是打开的,似乎是夺窗而逃,至于如何做到的我也不知道,诺~这是病人留下的东西,你查收一下吧。”

  满心狐疑,李冬青随手接过护士从桌下取出的东西来。

  那是一枚玉佩和一张病号服做成的特殊信封,信封口被莫名的火焰灼烧闭合在一起,显然是为了防止闲人偷看而做的。

  酷匠网唯一正UB版s;,其%#他k都s是g6盗√6版H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