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渐渐变冷,乌鲁木齐的夜晚,还是很寒冷的。

  雅琪一个小时前已经被接走了,魏忠贤来的时候脸色绷得紫青,想来是在为雅琪的病情闹心,因此几人一个字也没提白天发生的事,直呼天气太冷多陪陪雅琪。

  但实际上,此刻李冬青的心却比寒风习习下的皮肤更冷!更寒!就差尼玛变成冰棒嘎嘣脆了。

  “卧槽,至于么?不就四十多万么?连你一块石头的零头都不到。”唐镇威驾驶者来时所开的凯迪拉克,眼睛却是鄙夷的瞟向副驾驶座上的李冬青,喃喃道:“瞧你那点出息。”

  李冬青却是不睬他,只是眼泪汪汪看着那张被刷爆的建行卡,这会抽烂自己嘴巴的心都有。

  距离“六开大顺”后,已经过去近五个小时了,现在已经是傍晚七点四十多分。

  而五个小时前,这货曾“口出狂言”,说要宴请在场所有的人吃饭。

  尼玛,他哪里是这个意思?他说的哥们们是专指唐镇威石黑虎和那解石员大哥的好不好?但尼玛大叔们可都是如狼似虎。一听“宴请”二字,立马以偏概全,浩浩荡荡的跟着李冬青就要这丫请饭冲喜!

  按李冬青先前的脾气,他是绝技不会花这一笔冤枉钱的,可谁让雅琪在一边呢?当着自己心上人的面也不能显得太小气不是?鬼使神差之下,就给答应了。

  于是,四十多万,不翼而飞…

  “tmd,明明就是一个小交易场,哪来那么多人?坑爹呢吧??”李冬青强烈鄙视这群混吃混喝的大叔,更是表示强烈怀疑,这群老家伙在去酒店的路上,一定尼玛有偷偷打电话发个短信啥的,不然他娘哪来三四十个满酒店廊道跑的小毛孩和一圈圈的妇孺?

  “额,青子,我能说个事么?”

  坐在后座的石黑虎此时却是面含尴尬的哼了一声。

  “说。”

  “我……”虎子有些不好意思的揉了揉肚皮,道:“我还没吃饱……”

  “我去!”李冬青当即额角就四条黑线拉下,这货刚才可是吃掉整整两只烤羊腿和一大盘剁椒鱼头,这饭量也有点忒大了!

  不过话说回来其实李冬青自己也只是吃个半饱,整个饭局除了喝酒就尽是逗雅琪开心了,压根没顾上吃。

  “唐叔,我们去五月路吧。”

  唐镇威闻言也是吧唧吧唧嘴,笑道:“砸了,想吃大盘鸡了?”

  “嗯哪!”李冬青重重的点了点头,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道:“刚才那饭局上的菜,压根就没五月路那小餐馆的地道。”

  “就是就是!我也这么觉得,一点都不好吃!”石黑虎也跟着瞎起混。

  “不好吃你还吃那么多。”唐镇威递给他一个白眼,旋即却空出只手来擦擦嘴皮子,似有回味道:“不过话说喝了这么多酒,口倒真是有点干了,这会倒真是有种怒喝羊杂汤的冲动咧~呵呵,那就去五月路吧!”

  “丫吼~”李冬青和石黑虎同时欢呼一声,唐镇威则是一脚油门杀到底,蜿蜒的山道上只留下一道黑色的残影…

  不到十分钟,车就停靠在五月路餐馆旁边,三人下了车直奔包厢,除了唐镇威只要了一份凉拌羊舌外,李冬青石黑虎则像饿死鬼一样每人要了五十串铁板鱿鱼和黄焖羊肉,当然少不了的还有加肉版的大盘鸡和一大盆羊杂汤,老板倒也算十分热情,免费给送上一小瓶烧刀子拌菜喝。

  酒过饭饱,这次两人可都算是吃撑了,一边小抿酒盅一边瘫坐在靠椅上缓神,忽闻外面一阵嘈杂的声音。

  “咋回事?”李冬青有些醉了,脸憋得通红,说话也有些愣神愣气的。

  “管他呢?青子,你以后可要记住,少管闲事,知道么?看看这次你都惹了多少祸出来。”唐镇威给每人发了一支烟点上,对着李冬青语重心长的劝阻。

  “恩。”李冬青默默点了点头,这次出行着实是意外不断,尤其是与夏星对峙的那次,稍有闪失,那日怕是就要丧生枪口之下。

  原本已经决定好不去管它,但谁曾想动静越闹越大,不时传出阵阵青年吼骂和打砸桌椅的声音。这下就连石黑虎也忍不住往窗外瞟了两眼。

  透明的玻璃窗外,烤肉的维吾尔大叔已经提早收拾了烤炉进了店里,一帮头发染得五颜六色的小青年正对着一个老汉拳打脚踢,凶相毕露。

  “哎~现在的年轻人呢,真是无法无天的,可怜那老汉也不知咋招惹他们的,再这么打下去怕是要出人命吧?”店老板叉着腰手里掌着勺子,腆着大肚子对窗外止不住的摇头。

  “你不打算出去管管吗?听说您老当年也是混过的吧?”一位看热闹的食客指了指店老板脖子上的黑蝎纹身笑道。

  “嘿~你说这个啊?”店老板顿时来了兴致,抓起椅子少有的与食客闲侃起来:“这是俺家闺女在超市买的纹身贴,五毛钱一个,我感觉贴上挺咋呼的,咋样,凶不凶?”

  “切~”一干食客顿时竖起了中指。

  “哼~一帮乳臭味干的毛崽子罢了。”石黑虎看到这里,却也是有些沉不住气的闷哼一声,道:“这要搁在刚刚改革开放,俺当兵那会,殴打老人,那就是枪毙!要我说这些兔崽子那就是精力过剩,都该抓去服兵役才是!”

  “可不是么?但今时不同往日啊,现在的社会,那都是人心隔肚皮!像这样的事情几乎每天都会发生,谁管?谁敢管?警察都不管!指不定你一个好心就能跌到坑里面去!”

  店老板一搭话,顿时给这些胆怯的食客们一个不见义勇为的好借口,一个个的都是点头表示认同。

  窗外的殴打越来越凶,连板放在棚子下面的板凳都甩上了!李冬青面色赤红,连眼睛里也冒着血丝,阴森森的死瞪着外面猖獗的一帮地痞流氓。嘴巴里也是哼哧哼哧直喘粗气。

  “青子,你干嘛呢?”唐镇威见状不禁皱了皱眉,冷声道:“刚说过,又忘了吗?少管闲事!”

  “可是…”

  “可是什么?我告诉你,店老板说的一点都没错!现在的社会就是这样,你要想成大气就必须认清时势!别人的事最好少管,无论任何情况都要以自己的利益为先,懂么?”

  “碰~”李冬青刚抬起的屁股立时又蹲了下去,烦躁的抓挠着头发。

  他知道唐镇威这是在考验自己,而且确实是为了自己好,但性格使然,见到这种不平事,他心里怎么着就是不爽!尤其是这种恃强凌弱的狗杂碎,他一看到这帮子身强力壮的年轻人对一手无寸铁的老人痛下打手,脑海中就情不自禁想起那十六岁的赵刚对自己十二岁的妹妹小熏纠缠不断,一时间心中憋闷的只想吼叫。

  就这样淡淡过去了两分钟,窗外的人群也渐渐失去踪影。

  而就在众人以为那些个混混已经收手离去的时候,“彭~”的一声,一张被打的头破血流,支离破碎的脸庞猛地撞击在玻璃窗上,顺着光滑的表面渐渐滑下,留下一道森红的血迹。

  c看…正@版◇j章*6节J上酷DL匠q+网w

  “啪~”摆放一旁的酒瓶直接就被摔成碎渣。

  “狗崽子们,要翻天了吗!kao!!”李冬青刚刚压抑下去的愤怒,直接就被冲开,一股子狂躁的怒气,混合着热血直灌天灵盖,就连双眸也被染得血红!

  他怒骂一声,双目闪着凶光,拎起墙角一旁的啤酒瓶摔碎,一脚踹开铁门就冲了出去。

  “回来青子,回…”唐镇威一伸手已经来不及了,李冬青就像一头发怒的公牛般直哼哼就冲了出去,他只能苦恼的揉着脑门唉声叹息:“唉~这小子,啥时候能变的懂事点啊?”

  “额…教官…”一旁的石黑虎此时却也是站了起来,一双精致的指虎不知何时已经紧紧拷在了手上:“其实,其实俺也忍不住了!”

  唐镇威:“……”

  …餐馆外,一黄发青年踢的正嗨,猛不丁一啤酒瓶直接呼啸而至,一股脑就砸这家伙脑门上,黄发登时就被直接砸晕过去。额角上一片血肉模糊。

  “去你妈!都给老子住手!谁再敢打老子废了他!”李冬青怒不可解,摔出酒瓶后直接就把上衣撕扯下来,一副稍显消瘦,却铁骨铮铮的小麦色上身暴露在寒冷的空气之中。

  “你tm谁啊?”十来人被猛不丁的出手吓一跳,簇拥在一起,当看到李冬青那瘦身板的时候,一红发,打着耳钉背扣着鸭舌帽的嘻哈青年走了上来,嘴角叼着一根烟,语言轻浮的指着李冬青的鼻子骂道:“你tm找死吧你?”

  “老子今个就弄死你!”李冬青压根没把他当回事,冷哼一声,直接一击嫩熟的撩阴腿踹了出去。

  这小子也算有点身手,一侧身居然躲了过去,但还来不及露出得意的表情来,耳垂上却是传来一股撕心裂肺的剧痛。原来是李冬青直接抓住了他耳朵上硕大的耳钉。

  “啊!疼疼疼!”红发青年马上就吃不住了,耳垂已经血流如注,李冬青却是狰狞一笑,一把将红发青年撕倒在地,狠狠拽着他的耳钉,迫使他不得不弯下头去,和那被打的奄奄一息的老者平行一边。

  “疼?你还会觉得疼?你们这帮有娘养没娘教的畜生,看到没有!这就是含辛茹苦养你十多栽的老爹老了以后的样子!看到没有!?”

  李冬青愤然的指着地面上头破血流的老者,可怜的老家伙就连森白的胡子此刻也被鲜血染得一片猩红。

  一干大多十八九岁的小青年都被李冬青的狠劲给唬住了,都是不敢上前来,眼见如此,貌似是头头的红发青年嘶吼一声,骂骂咧咧道:“管你麻痹的事!老子爱打!老子就要打他,你管得着么?你知道我是谁么?我老爸可是……”

  “可是你麻痹!!”李冬青直接就被气爆了,这群被娇生惯养大了的混蛋简直不配做人。

  他直接一膝盖就顶在红发青年的胸膛正中,令他疼岔气的同时,双手却是紧拽着这杂碎的耳钉猛地下拉。

  “刺啦~!”一声,半个血红的耳朵,就这样在寒冷天直勾勾被李冬青撕扯下来。

  凶残如斯!一双铁手被青年耳朵喷涌出的血流染得血迹斑斑,配合密布血丝的恐怖瞳孔,简直就像是一尊午夜凶神!

  “啊!我的耳朵!!!”红发青年立时就疼的呼喊起来,耳朵上血流如注,却也硬挺着没哭出声来,只是恨恨的瞪了眼身后的一干所谓兄弟,怒斥一声:“去你玛德一帮废物!愣着干啥?上啊!?”

  此言一出,身后那帮子青年立时就反应过来冲上前来,但还没跑两步,却一个个的都是面露惊色,蹑手蹑脚的后退两步后,皆是吓得屁滚尿流,扛起地上的黄发青年便一个个的四散分逃。

  红发青年感到诧异,回头一看,才算明白咋回事。

  原来整个小饭馆的人都出来了——拿着叉子酒瓶的大叔食客、掌着铁勺的店老板还有拿着剁肉刀子的烤肉大叔,全都一个个在李冬青的带头下走了出来。

  李冬青对此也是十分诧异,但旋即却是感到心头一暖,暗道英雄出民间,并不是没人愿意见义勇为,而是没人给他们带头!一个人敢上,他的身后就会有千千万万个奋不顾身支持他的人,这就是我们中国人!

  而各位大叔们又何尝不是感慨万千呢,就在他们不约而同踏出饭馆的那一刹那,都是不由自己的一阵脸红,尤其是在饭馆内听到李冬青那句嘶吼,那句指着老头,大喊:“这就是你老爹老了以后样子。”的嘶吼时,才幡然悔悟!

  是啊,人都会有老的一天,会老、会病、会失落,总而言之总有变成弱者的那一天,若是自己到那个时候也遭遇到这档子事,难道也注定要被旁人冷眼以待吗?

  “你给老子记…”

  “记你头!”布袋红发放完狠话,李冬青直接捡起地上没被摔碎的啤酒瓶又抡圆扔了出去,虽说没砸中,也将其吓得屁滚尿流落荒而逃。

  “爽了?”就在这时身后却是传来一声冷哼,李冬青不好意思的转过头,摸着脑勺尴尬道。

  “不好意思啊唐叔,情难自禁!情难自禁啊,哈哈哈~”

  唐镇威送给他一个鄙视的白眼,旋即却是怒骂一声:“那你妈还愣着干嘛?人都快死了卧槽!打120啊!”

  PS:见义勇为,该不该出手?英雄救美,是否拥有勇气?兄弟们,这也同样是需要我们年轻人思索的问题,扪心自问,你、我,都可以做到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