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啧啧啧啧,神手啊,哥们,你真生的一双神手啊!!”就连解石员此刻也由衷的发出惊叹,双手间捧得的石料正中,一坨鸡蛋大小的金丝种隐隐透着金光,丝丝条条每一道金色条纹都美如幻影,水头极高,显然是一极品玻璃种,要是个头再大点,都堪堪足以拼美昨日开出的极品紫罗兰了!

  围观者们已经感到心脏麻痹了,好不避讳地说,要不是这次交易会举办方势力太大,他们此时早都着么这怎么半路下黑手把这石头给抢过来了!

  “呵呵呵,林先生,如何?还要再开么?”李冬青戏谑一笑,眼睛就像一轮弯月般盯着林栋梁,赤裸裸的蔑视无情的抽打着林栋梁老脸。

  “栋梁,算了吧…”林栋梁未出声,一旁的秦枫却已经替他担忧起来。

  女人,一直都是一种可爱的生物。

  纵使林栋梁骨子里是个混蛋玩意,而且浑身上下压根没一点能配得上秦枫,但十多年朝夕相处,秦枫已经对他有了感情。

  哪知原本沉默不语的林栋梁,一听秦枫的劝阻恍然大怒,就像只斗败的公鸡,感觉颜面受辱,一手推开挡在眼前的秦枫,状若疯癫指着最后两块石头,厉声大吼:“开!开开开!都给老子切开!tmd,老子今天还就不信这个邪了,今天定要留你小儿一双狗眼下来,cao!”

  李冬青早就预见如此,双肩一耸,嘴角弯弯,无所谓道“随你便好了,哥们,给俺直接砍喽,再开出翡翠的话,今个小弟亲自请你吃大餐!”

  解石员从未曾如此激动过,这种一开一中的感觉简直就像如有神助,他高兴的大声一应,两手直接抓起一块石料放在解石机上,旋即却是眉头一动,感觉如此太过繁琐,居然又一弯腰将另一块也架在上面。

  李冬青微微一笑,没有劝阻,相反对这壮汉憨直的性格十分欣赏。

  这是最后的机会!最后一刀,一刀定生死!

  所有人的心神都凝聚起来,一声不吭,厂子里顿时落针可闻,唯有砰砰的心脏跳动声此起彼伏!

  就连李冬青也不例外!最后一块石料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他压根就不知道!如果真的也开出极品的话,那么显然那抹若有若无的意念牵引就绝迹不是偶然!

  “卡~”两石叠加,解石员有意秀下自己嫩熟的操作技巧,双手猛地一用力,刀刃直接一切到底,一道整齐的豁口豁然引来所有人的眼球。

  “呼~”壮汉一吹湿巴巴的半寸刘海,每一个动作都毫无疑问牵引着众人的心神。

  双手一推,两块石料在众人紧盯下跌落地上,啪的一声,碎成四块!

  寂静,这个交易场前所未有的寂静,静到似乎连心脏声也全部骤停。

  良久,滚滚惊呼,席卷而来。

  “卧槽!!涨了,尼玛老王,看到没有,居然涨了啊卧槽!”

  “老子知道,把你的臭手移开!”

  “天哪,我的天哪,六开六中,这真是上天眷顾么?为何我没有这般运气,苍天不公啊…”

  “公你老母!眼红了?谁叫你自个不敢开呢?人小伙靠的可都是年轻人的胆气,就先前把这几块石头搁你手上,怕你也没那个胆子开!另外话说,貌似最后一块也是个油田绿吧…”

  “别急吧瞎嚷嚷,尼玛的极品玻璃种帝皇绿被你说成油田绿,你坑爹呢吧?天,这是这次交易会上第二次开出帝皇绿了吧?貌似这个还比中午那哥们开出的大出不少!”

  “都别吵了,老婆,都让你换个爱疯了,咋还用这渣手机呢,这像素尼玛咋拍啊?”

  G看正版w章f,节上M_酷;n匠e网r4

  也不知是那个妻管严吼了一嗓子,立时就将一旁状若疯癫的各位大叔惊醒过来,一时间各种爱疯、三星、小米菲尔普斯山寨防水之类的齐齐上阵,啪啪啪的拍照声连绵不绝,响成一片!

  而唯一没有抽出手机的,就是李冬青和林栋梁等人。

  “呵呵呵,老叔,都说了让你收手,你不收,呵呵呵呵,怎样,后悔不?”李冬青戏虐的调侃着林栋梁,右手伸出两根指头来,指指自己的眼睛,淡然道:“今日真是不好意思了,您要的是狗眼,我的呢,是慧眼,呵呵呵,您怕是没那个资格带走我的眼睛喽~”

  一番话满含冷嘲热讽,尤其是与林栋梁先前的不屑和蔑视形成鲜明对比,老家伙立时哑口无言,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一旁秦枫已经急红了眼,张口欲说,李冬青却是眼疾手快,不待她开口就大声吼道。

  “哥们,可有毛笔一借?”

  “毛笔没有。”那解石员笑呵呵的露着一拍大白牙,摸摸头上小短发,手往石堆角落一拽,一个油桶出现在手中:“不过有毛刷!”

  “好东西!”李冬青大笑一声,接过油桶,直接就往林栋梁脸前送,笑道:“来吧老哥,该你一展书法的时候到了。”

  林栋梁这次真算是阴沟里翻了船,脸涨得通紫,却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最终恶狠狠的瞪了李冬青一眼,接过沾满黑油漆的刷子,径自扯过一旁包翡翠的备用丝绸,刷刷几笔后,一扔油刷,拂袖而去。

  “栋梁…”秦枫和那胖妹则是紧随其后,也消失在众人眼前,雅琪看着她们离去的方向,怆然若失,却终是被紧随而来的满心喜悦冲散所有的不开心,居然一蹦跳直接给李冬青脸上香了一口。

  李冬青大喜若狂,腆着老脸也嘿嘿笑着在雅琪额头香了一口,然后把那偌大的红丝绸交到雅琪手中,微笑道:“去吧~”

  雅琪会意,接过丝绸,心中满满的都是当年林栋梁在医院羞辱他们父女的场景,一咬银牙,,三两步蹦到林栋梁的摊位上,一抬手,就将其戳破悬挂在那八号档口牌之上!

  “哈哈哈哈~走着哥们们,今个我请客,任吃任喝,任玩!哈哈哈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