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栋梁脸色猛然一变。

  区区一个档口的毛料,赌石大会完结也充其量净赚一两千万左右,这点钱他还不放在眼里。

  但这些石头到底能不能全部卖出去,他可在意的很那!

  酷/~匠5r网☆唯《一s#正‘S版)+,oX其dK他都是盗版a

  要知道,秦家虽将乌鲁木齐最大的玉石贸易公司转手给自己,但法定人依旧是那些个老头子,而自己作为甩手掌柜,虽说有秦家内部员工操持并不用打点什么,但每年类似这种赌石大会时期却是一点也不敢马虎,因为秦家貌似对这种盈利并不丰厚的活动看的极为重要,稍有马虎,完不成上面给下的标准,自个这好命老板也算是当到头了。

  标准并不严格,纯毛利达到五百万就能合格,但要真按这小子说的,万一时运不济,真阴沟里翻了船,到时候门前悬挂“新坑料子”几个大字,别说行家了,新人见到都得绕着道走!

  “怎么,怕了?呵呵,没事,怕了咱就不赌了,毕竟大叔年纪大了吗,开赌的话太刺激,我怕您老真蹦出个心脏病出来啊~”

  此言一出,立时与先前雅琪所说前后呼应,林栋梁脸色立时就变成紫茄子。雅琪眼中更是闪动着复杂的光芒。

  她不知道这个男人,为何会对自己这般的好,自己对他更是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感激?还是喜欢?

  周围的人也是议论纷纷,短暂的难堪过后,林栋梁脸色涨的通红。

  “废话少说,赌就赌!老子还能怕你个愣头青不成?快点找你的毛料!”

  “哼~”李冬青轻哼一声,小小激将法已经引得大鱼上钩,既然你要自投罗网,我又何乐不为?

  蹲下身子,李冬青再次在石堆中翻找摩擦起来,表情严谨,仿若真的能看破石皮直达内里一样,令林栋梁心中没来由一阵不详的预感。

  毛料出翡,本就不易,就算李冬青能擦去石皮杂质直透内部,也一样翻找了十来分钟才凑出十块毛料。未免旁人起疑,也不尽皆都有翡翠。

  十块毛料,内里五个都有翡翠!有大有小,有极品也有寻常翡翠,但无一例外都会大涨,除此之外,最后一块石头是李冬青按意念寻找的,和先前出紫罗兰的一样,这块人头大小的石头也带给李冬青左手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就算感应错了也无妨,反正数量已经够了,今日林栋梁定然要为亵渎雅琪付出代价!

  十块毛料在众人紧张的注视下被李冬青逐一排成纵列,放置在切石机旁,观赏的众人都感觉前所未有的刺激,就连混在人群偷偷注视的唐镇威也吞咽口吐沫,情不自禁为李冬青捏把冷汗。

  “嗡嗡~”解石机开启,熟悉的声音传出,第一块毛料在切石壮汉满头汗珠的情况下摆放在刀刃正中。

  “对半开!所有的…”李冬青淡然的开口,结局如何他早就知晓,此时更是有种上帝般的复杂快感在作怪。

  对半切开,人头大小的毛料不过瞬息之间,众人的目光第一时间就聚集上去。

  “空的…”所有人心里都是暗自哀叹,这貌似是个不好的开局啊。

  “还用再切么?”解石员是魏忠贤的人,自然见过李冬青,此刻见里面没出彩头,自个也有些着急。

  “不用,下一块!”李冬青异常的笃定,看的先前还挺紧张的林栋梁不由轻哼一声。嘴角列起一丝戏谑的弧度。

  嗡嗡嗡~切石机运作下,下一块石头立马就被切成两半,毫无疑问。

  空的!

  “嗤~”周围顿时就传来一股股倒吸凉气的声音,要知道这里可是赌石之所,别说双目,就算是身家性命,也不知有多少人丢在这里过,这小伙的双目看来今日真有可能是要留在这里了。

  雅琪在后面看的更加紧张,情不自禁摇了摇李冬青的胳膊,她真怕今天真要闹出点事情来。更怕李冬青为此受到伤害。

  “放心吧,还有八块,没事的。”李冬青一如既往的笃定,转头轻轻抚了下雅琪细滑的面庞,让她放心。

  这块石料同样没有再切上哪怕一刀,李冬青直接就让解石员上了第三块毛料。

  如出一辙,石料里面同样是空的。

  “小子啊,再切两刀吧!说不准翡翠在里面呢?“周围好心的大叔们都是情不自禁开口相劝,常言道和气生财,谁也不想在这里目睹一场惨剧的发生。

  李冬青淡淡微笑着摇了摇头,手一挥,意思十分明显。

  第四块石头,也被搬上切石机,解石员满手心都是汗,这哪是赌石啊?这分明就是玩命吗!

  要这小兄弟今个真赌输了,自刎了双眼,魏老板为人稳重,虽说不会将气发到自己等人的身上,但想必日后很难会再参加这样的盛事了,到时候自己的收入可就直线下滑,家里老婆孩子怎么办?

  “中阿!一定要中!“就连他心里也情不自禁祈祷起来,慎而重之的开启切石机,忐忑的一道切了下去。

  “赌跌!”

  又是赌跌!石头里面依然空无一物只有石皮!

  林栋梁立时就放声大笑起来,嘴都列到耳朵边上去了。

  “哈哈哈哈,小子,看来今天你是输定了!一双狗眼换个教训,你小子也算是值了!”

  在他看来,这场赌局自己是赢定了!他可绝不会轻易放过这胆敢戏耍自己的家伙,就算碍着法律不能真的在此让其自刎双目,但狠敲一笔定然是错不了的。

  “别赌了李冬青,我求求你了,别赌了~”雅琪已经吓得哭了出来,他真怕李冬青正在这里失去眼睛。

  李冬青宛若无闻,依然笃定,嘴角挂着惯性的微笑道:“呦呦呦,都别急啊,这不还有六颗么?我说老哥你别笑太早,笑太早倒时输了也不怕闪着舌头!”

  说完却是在众人看白痴的目光中,自顾自的哈哈大笑起来,简直笑得比林栋梁还要猖狂!

  他如何能不笑?除了那最后一块凭感觉抓出的石料外,剩余五颗每一颗里面都有翡翠,每个都是大涨,他才是这场赌局最后的赢家,他如何能不笑?

  想笑就笑,笑得淫荡!

  “傻了吧你。”林栋梁嫌弃的瞪了李冬青一眼,暗叹你就嘚瑟吧,待会让你小子哭到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