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解出来了,一共切了八刀,偌大的石块也被切得像开瓢瓜一般散碎,但终没有见到里面溢出绿意。

  雅琪已经完全不关心这里面到底有没有翡翠了,事实上她表面上看着的是石头,心里想着的却是十八年来只见过一面的母亲。

  她就站在自己身后,但自己却不能转身去叫她一声妈妈,这种痛苦无奈的感觉,也就只有当事人才能体会得到。

  但,一旁原本一直恶狠狠瞪着李冬青背影的林萌萌,却是忽然发现一丝不对劲,歪头撅着嘴道:“妈,你干嘛呢?干嘛一直盯着这个女人?”

  秦枫一愣,被惊得有些不知所措,连忙摆手装笑,称自己是累了,心道要是让这丫头认出雅琪来,那可就完!两年前的厄运她再也不想看到第二次!

  而李冬青更是闻言一怔,暗道唐叔说过,雅琪和这家人先前曾有过一面之缘,想来是时间隔得太长让这胖妞忘记了,这会得赶快离开才是。

  李冬青当然不怕和她耍嘴皮子,更不怕她口中所谓的砍人“男朋友”,他只是担心雅琪再呆在这里会发生什么变故,心中觉得不妥而已。

  “哎~真不走运,没开出来~”李冬青故作遗憾的叹口气,旋即推推雅琪,小声道:“走吧雅琪,我带你去吃饭。”

  雅琪筹措了片刻,转过身深深注视了眼同样目光复杂看着她的秦枫,似乎有些遗憾,深吸一口,点点头,也不待李冬青带路,自己就向人群外走去。

  李冬青暗觉终于可以松口气好好吃顿饭了,朝依然瞪着自己的林萌萌咧出轻蔑笑容,刚迈出步子,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却让他菊花一紧,暗叫尼玛一波三折。

  “呦,这不是,这不是魏姓家的,呵呵,小野种么?怎么,你胸口里哪只小肉包已经好到可以出院玩耍了?”声音厚重略带沙哑,但听到李冬青耳朵里却只有满满的怒火。

  捏紧拳头,他发誓不管来者是谁,定要好好羞辱一番为雅琪出口恶气。

  随着声音落下,一个胖子,挤出人群。看着他的面目,饶是李冬青也禁不住嘴角抽了抽。

  什么叫土肥圆?这tm才叫土肥圆!什么叫土拨鼠??这几把就是个人形的土拨鼠!

  圆球样的肚子,圆球头圆球手乃至小小圆圆像个红鸡蛋的塌鼻子,不足一米六五的个头,来者西装笔挺却一点也看不出有哪点正式的样子。

  原本这几样组合在一起不帅但也还算可爱,但偏偏这人生者一双三角眼,柳条眉,粗大的鼻孔边沿还蔓延出几搓旺盛的鼻毛来,如果他再来个抠鼻的动作,李冬青心中的一词就会禁不住脱口而出。

  如花!

  雅琪闻听到声音猛地一顿,眉头紧紧皱了一下,脑海中电影般回放,印象中,就是这个声音的主人,两年前丝毫不顾老爸颜面的在医院大闹一场;也是因为这个男人,自己再也没有了叫秦枫妈妈的资格。

  林栋梁!

  林栋梁这会心里很不舒坦,一下车就看到这小野种,晦气!

  他的一切,都是秦家人给的!秦家人之所以会把秦枫这等高不可攀的白天鹅,嫁给自己这坨死牛蛙,据说本就是对秦枫违反家规的惩罚。

  初时,自个对秦枫还算客气,礼待有加,甚至结完婚连手都不敢摸一下,毕竟飞来横财都是这女人的家里人给的,感觉一切都不太踏实,生怕到嘴的肥肉又给飞了。

  但后来他慢慢的发现,似乎用粗劣的态度对待这种高不可攀的白天鹅、富豪世家的乖乖女,居然别有一种快感,而秦家人似乎对自己如何对待秦枫丝毫不予理会,因此,慢慢的,他对秦枫就越来越不尊重了,有时甚至会大打出手。

  尤其是在上次,自己居然在医院碰到了这贱人以前的小白脸!要不是自个闲暇时候有意找人调查了下秦枫先前的履历,还真不知道这贱人居然在外还有一个野种!

  凭借秦家靠山,已然跻身乌鲁木齐玉石龙头的林栋梁,自然不会忌讳魏忠贤这种小人物,在医院就破口大骂,闹了个底朝天,甚至当众抽了拦架的秦枫一耳光,扬言秦枫敢认这家人自己就休了她!

  秦家的家规是什么,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但凡秦家人莫不是视家规如己命!而他入赘时恰好听闻过关于喜结连理的一条家规,那就是但凡秦家女被休,必要受断指之痛!生一子或一女断一指,秦枫一生有两个女儿,要是自己休了她,她就得断两根指头来弥补家规。

  “我的身体好的很那,大叔还是照顾好你自己吧,那么胖,小心得糖尿病、高血压、胆固醇过高,哦~对了,还有心脏病!像您这个年纪的人得心脏病可不好医啊,会死人的哦~”

  言辞凿凿,语言刀刀!

  李冬青简直不敢相信这是恬静害羞的雅琪说出的话,原来这丫头怯懦的外表下还有这么强势的一面,看来自个压根就是想多了,完全不用自己替她出气。她自己就可独当一面了!

  林栋梁被说的哑口无言,和他那胖女儿一样,虽然他身家过百亿,但从也未曾在享乐之余抽空读读书丰富下自己的内涵,是个名符其实的暴发户!

  雅琪压根就没心情和这土鳖周旋,她依旧清晰记得当年这个男人在自己可望而不可求的妈妈脸上,留下那五道清晰的巴掌印。

  推开林栋梁,身后李冬青却是猛地叫住雅琪。

  他悻悻的挠了挠头头皮,有心要让雅琪开心一下,旋即讪笑道:“等等哈,我手痒,哈哈~挑块石头解完再走也不迟!”

  雅琪有些委屈的看着李冬青,但看到的只是坚决,不禁嘟了嘟嘴,很不情愿的挪动过来无辜看着李冬青。

  李冬青干笑两声,旋即却是扯足嗓子:“老板,你这石头卖是不卖啊?”

  林栋梁眉头一挑——你丫找事呢吧?那碎落一地的石皮难道不是你解得?

  但好歹当了十多年的老板,一点做老板的基准他还是有的,耐着性子道:“卖,当然卖!想要自个挑吧。”

  李冬青嘴角一列,心中坏坏的想——挑?我挑你大爷!在你这赌涨了还不给你涨生意?

  旋即嘴角一列,戏谑道:“哎~我看还是算了吧,你看这些个石头,要条纹没条纹,要样子没样子的,刚才那块大个的算是卖相最好的,居然没涨?哎~都不知道这摊位卖的到底是老坑还是新坑货哦~”

  一番话说得林栋梁脸都青了,周围围观的也都是侧目以对议论纷纷,而李冬青却是不等林栋梁开口就转过身去,胳膊背在头上,左右祥装窥探,最终锁定在老魏的档口上。

  “咦,那档口不错哎~昨天貌似大涨了两三次咧~去那好了。”

  李冬青一开口,周围的大叔们登时就是摩拳擦掌轰隆隆跟着走去,他们本就是看雅琪开出红翡想沾沾彩头,这种闷头货在哪开还不都是一样?

  “老子到要看看你能玩出什么花样!”林栋梁眼见客人跑光,顿感心在滴血,旋即却是不忿的也跟前去,秦枫和林萌萌则也只能上前围观。

  李冬青有心要开出好石头来,当下二话不说,一到档口就将先前摸出来的那块墨玉和油田绿原石挑了出来,也不急着解,就蹲在档口用右手可劲擦。

  “呦呵?我说有多牛呢,那家伙,一会条纹一会卖相的,说的头头是道,原还以为是个行家,原来就是个愣头青啊!”林栋梁躲在人群中大声嘲讽,言语中轻蔑一览无余。

  “哈哈哈哈,小子,你擦吧,你就是擦出花来也没用,老子赌你十块石头连三块赌涨的都不会有!”

  李冬青笑了,连带偷偷躲在后面的唐镇威和石黑虎都笑了。

  别人不知,他俩还不清楚么?先前几番大涨,那可都是这愣头青活生生给擦出来的!这小子,鸿运当头!唐镇威真怀疑这丫手里面藏着啥微型爱克斯光仪之类的东东。

  “好啊!赌石赌石,来点赌注那就更爽了!”李冬青猛地站起,向一旁担心的雅琪眨巴眨巴眼,旋即歪嘴戏虐道:“既然你要赌,那好,我这卡里面有…额…”

  刚掏出卡,李冬青尴尬的发现这是所有卡里存钱最少的,这几日接连刷卡赌毛料,里面这会怕就剩着二十来万,不够看啊。

  可其他卡又全落在别墅里…

  “邱~”某处激射出一张建行龙卡,一声难听的吆喝不知从何处响起:“九百~九十九,九阿九,九阿九~~”

  难听的歌声,听得李冬青嘴角直抽搐,身边的大叔们更是有种捏死这不知死活的家伙的冲动。

  李冬青苦笑两声,他自然听出这是唐叔的声音,也明白歌里面的含义,但这调子尼玛分明就是老年代流行的“九月九”的调子吗,这嗓音尼玛,如果和他去KTV那简直就是作死的节奏!

  无奈的摇了摇头,暗叹唐叔真是个老顽童。

  李冬青嘴角一扬,却是恢复先前慑人的气势,直勾勾瞪着林栋梁的三角眼,沉声道:“这卡里有九百九十九万人民币!今个既然大叔想赌,配上全部身家又何妨?大叔,可有胆量来应一战?”

  赤裸裸的挑战,战意浓重,林栋梁骑虎难下,岂敢不接?

  “赌!就赌这九百九十九万!老子还不差这点钱。老子就赌你是个愣头青,哼,不知天高地厚的崽子。看你怎么死!”

  “哈哈哈,如此甚好,不过…”李冬青摸了摸下巴,眼珠子一斜,道:“既然是大叔先开口要赌的,而且说我是愣头青不会赌石…哼哼,那我们这赌局就再加点眼力劲的赌注可好?我赌十块石头十开至少五中!如果缺一块我就当场自刎双眼!但若大叔你赌输的话…呵呵呵,小的自小懂得尊老爱幼,自刎双眼您就不用了,但你得在自家档口挂个牌子,写上新坑毛料四个大字,如何?”

  酷匠网X●正r版g首Y0发I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