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萌乖~别闹,那石头是人家开出来的,人家不卖妈妈也没办法啊,回头让爸爸给你挑个更好的,好么?”

  秦枫此时很无奈,这孩子确实有些过于娇生惯养了。

  林萌萌今年十六岁,肥嘟嘟的,打扮的花花绿绿,活像个小太妹,此时脸上一副不属于这个年纪孩子该有的戾气。

  “不嘛!我不要,他开出来的又怎样?他不就是要钱么?我们家有的是钱,他凭啥不卖给我们~”

  此言一出,围观的大叔们多半都转过头去,暗叹这孩子太娇气,说话太不忌口,总而言之一句话,不讨喜。

  秦枫也是无言以对,但丢失过第一个孩子的经历,让她对第二个孩子有无底限的包容心,此时心里想的只是待会该如何花高价钱将那块价格不菲的“帝王绿”给收购回来。

  视若无睹的从人群中穿过,秦枫暗想今个生意不错,这么多人围观怕是开出不少石料了吧?不过这些老色鬼真是讨厌,眼睛都往哪看呢?真烦!

  林萌萌也是有些厌烦的快步走进,周围的人都很有眼色的自觉让开,可是猛不跌眼前一人没有让开,差点让她顿足一个趔趄。立时就气急败坏的张嘴怒骂:“好狗不挡道!没看到我要过去么?找死啊!”

  她那身材就是个粗水桶,不好听点讲就是个小胖妹,她一个趔趄,被撞得的人却是直接一个屁股墩坐倒下去。

  “萌萌,怎么说话呢?”秦枫眉头微皱,虽然她对林萌萌可以说是溺爱,但多年严格的家教让她到哪都是礼貌待人,这点与她那个暴发户一样的老公截然相反!

  “真是不好意思,你没事吧?”她弯腰就要去扶起跌倒在地的女孩,当散乱的秀发因为起身被拨开,露出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时,她,惊颤了。

  “雅琪?!”

  秦枫的声音立时就高出八节,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居然会在这里,再度遇到自己的亲生女儿——魏雅琪!

  雅琪双目含泪,眼泪不知不觉已经从眼角滑落,泪眼婆姨,张了张口,想要叫声妈,却是怎么也开不了口。

  就在这时,一直在后面悄悄窥探,看到雅琪被撞倒,立时就控制不住扑出来的李冬青却是赶到,一脸狰狞的从秦枫手中夺出雅琪的胳膊,一指头指到林萌萌鼻子尖上,立马就是破声大骂。

  “滚你个犊子,没家教的玩意,你tm还知道好狗不挡道啊?没听过啥叫先来后到么?没看见这有个大活人么?你tm眼珠子是喘气的么??啊?滚回家多念两年圣贤书去吧你,肥猪!”

  一开口爆出的尽是粗话,但听得围观者们却都是掩嘴偷笑。

  这丫头盛气凌人,最主要的就是完全不讲理!人家小伙子就算骂的狠点,那也都是礼尚往来,活该!

  钱堆里长大的林萌萌,哪受过这种鸟气啊?立时就被气得脸青一阵紫一阵的,狠跺着脚,却愣是因为没占理还不了嘴,肺都要气炸了!娇横惯了的她气急败坏,居然一甩肥肉,猛地就向李冬青脸上挥来一巴掌!

  李冬青心思电转,下意识又要一击撩阴腿踹出去。

  但这个阴货却不至于不知常理,他深知不管在哪里,打女人都是要受到群众歧视的,这样做也是不道德滴~但他心里却是为雅琪气愤难平。有心要替她老子好好管教管教这丫头。嘴角一弯,计上心头。

  打你不成,挡总可以吧?伤人者不一定要动拳脚滴~李冬青眼疾手快,猛地抬手一挡,刚好就挡住了这一巴掌,而且刻意为之下,刚好是拳骨对腕骨,啪的一声,这胖妹就因为自个太大力而伤着了腕关节,哎呦一声,整个手腕都肿了起来。

  “哈~你这丫头还真是蛮不讲理,正所谓君子动口不动手,再动手我可不客气了啊~”李冬青心里偷笑,表面上却是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看的身后石黑虎一个劲的在心里比中指,暗叹这小子真看不出还有这么阴的一面啊!

  秦枫脸色顿时就一片苍白,捂着自家丫头的手腕心疼的问“疼不疼?”

  酷^匠3\网唯@9一b正版j,其0s他;都E是盗版

  却没想到没处撒气的林萌萌将气全撒到她身上,一手甩开秦枫的双手,一边疼的流泪,一边蛮不讲理埋怨道:“都怪你!谁让你不买给我那块石头的,你要买了就不会发生这么多破事!都怪你,都怪你!”

  秦枫被自个女儿埋怨也不是一次两次,但每次都感觉心如刀绞,有种很伤很想流泪的冲动,但偏偏刚才一切都是这丫头自作孽,没一点理由去骂别人,自己总不能当着这么多人面数落她吧?

  眼见老母一副蔫弱的样子,林萌萌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指着李冬青的鼻子尖声吼道:“你给我走着瞧!我男朋友会砍人的!回头叫人砍死你!”

  “噗~”李冬青再也忍不住了,这丫头真是太逗了!不知天高地厚到这种程度,也算是一朵奇葩!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算是对得起她名字上那个“萌”字了!

  “哎哎~我好怕怕啊,不过我一般都是开车走夜路的,你最好告诉你男朋友一声,敲闷棍时千万要张望着点,别哪天不小心被我撞死可就不好了。”李冬青满脸戏谑看着被娇惯坏的丫头,心里对比之下更觉得自己的雅琪是那么可爱,调侃后揽住雅琪的细腰,亲手擦去一角泪痕,心疼道:“别理她,雅琪,我们的石头还没解呢。解完了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雅琪依依不舍的看着秦枫,但秦枫因为某些关系却是不敢看她,她心里越加悲伤,却也不想再这样僵持下去,抹了抹眼角的泪痕,跟着李冬青转过身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