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下差点可把李冬青这货吓尿,雅琪的身体状况他又不是不知道,突凸的此番模样,莫不是心脏病犯了?

  但显然并不是他想的那样。

  雅琪并没有如他预料中直勾勾跌倒下去,而是动作近乎僵硬,慢慢的,将头移向吵声传来的地界。

  李冬青不明所以,只能顺着目光望去。

  “我不要我不要吗,我就要那块绿石头,妈~~”

  目光所及,一个看着该有十五六岁,留着齐肩长发,身形稍显肥胖的女孩,正抓着一高挑美女的手不住摇晃。

  “妈?”李冬青哭笑不得,那少妇眼看着也就三十出头,这妈当得有点早吧?

  也不怪李冬青这么想,那少妇身材高挑,着黑色风衣,穿着高跟鞋比李冬青还高出一头!蛮腰纤细,皮肤白皙,妖艳的脸蛋上浓妆淡抹,却是没留下一丝丝岁月痕迹,尤其是束在背后扎起的马尾,精干利落,一点也不像个当妈的女人。

  “现在的女人,这妈当得可真早啊,要是我也有这么个年轻貌美的妈就好了。”李冬青发出由衷的赞叹,这还算好的,事实上在场的所有大叔,几乎都是吊着哈喇子一副猪哥样的盯着那少妇皮靴下的白皙嫩腿,抗美色能力完全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不过李冬青说完立马就感觉有丝不对了。

  雅琪可就在自个身边,虽说自己那是单纯的思念未曾记住面貌的母亲,但搁在女孩的耳朵里难免会胡思乱想。

  李冬青可不想在雅琪心中变成变态,讪笑着拉住雅琪的小手道:“哈哈哈,也没啥好看的哈,我们还是看这石头里到底能切出啥来吧。”

  可是他转过身去却感觉雅琪一点都没动,不禁转过身来疑惑道:“雅琪?”

  雅琪一脸茫然,脸色比方才的惨白要好出许多,但嘴唇依然在颤抖,隐隐有梦呓般的声音从中传出。

  “你说什么雅琪?什么?”李冬青生怕雅琪是真出状况了,赶忙将耳朵贴到雅琪嘴边。

  “妈…”

  李冬青一怔,疑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拍拍耳朵,又贴上去仔细听。

  “妈妈……”

  这番可是听得真切了,李冬青立时就感觉如遭雷击,外焦里嫩的。情不自禁震惊的看着雅琪。

  雅琪,为何会看着那女人,叫妈妈??

  “砰~”就在他思索的间隙,一个肥胖的身影转瞬就将他撞个趔趄,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推搡着绕到档口的车厢后面。

  “你干哈啊唐叔?”李冬青一眼就看清来者是谁,胸膛被撞的生疼,不禁有些埋怨了。

  “我还要问你呢!你干啥呢!”唐镇威与以前戏谑的形象截然不同,整个人俨然就像只发怒了的爆熊,怒目圆睁,不禁让李冬青心底有点毛毛的发虚。但他怎么也记不起自己有做过错事的样子。

  “我?我没干啥啊,我这不就带雅琪来玩么?”

  “玩需要到这里来么!”

  唐镇威怒不可解,气喘的吁吁的,旋即却是一记老拳砸在车厢上面,探出半个身子看向走来的那对母女,最终咬牙切齿蹦出俩字。

  “贱人!”

  这下就连李冬青都尝出点猫腻的味道来——雅琪那般反常模样,唐镇威更是气个半死还直呼贱人,这里面定是有些“弯弯道”啊!

  唐镇威注视那个方向许久,才是猛地呼出一口浊气,摸了摸光溜溜的头皮,转身面含歉意对李冬青道:“对不起啊青子,是我刚才冲动了,忘了你不知道这茬的,对不起啊~”

  李冬青心里的万般不爽,皆被这声道歉冲散,赶忙挥手道不用,旋即却是有些疑惑的,探身看了眼虎子守护在旁的雅琪,担心道:“唐叔啊,我知道有些事情也许我不该问的,但你应该也看出来了,其实我喜欢雅琪,刚才雅琪看着那女人,嘴里面叫着妈妈,可那女人顶多能给雅琪当个姐姐……这里面,有故事么?”

  唐镇威看着李冬青眼睛半天,能看出的只有对雅琪的担心,不由摇了摇头叹息道:“哎~其实你有恩与阿忠,这些事情说给你也没什么。谁能知道这贱人的摊位在这呢?真是造孽…”

  他随意扯起秤上的几页报纸,铺在地,坐在其上,顺便拍拍另一面示意李冬青也坐过来,递上一根烟,给两人点燃,深吸一口闷烟,看着李冬青道:“那我现在就告诉你好了,免得你小子待会问老忠,给自己找不自在!”

  .最新W√章j节|上h酷_匠v网

  李冬青也深深闷了一口,雅琪如此模样,他心里同样不好受。

  经过唐镇威一番叙述,李冬青这才知道了模糊的真相。

  原来雅琪不单单是心脏病患者,更可怜的是,她居然还是一个私生子。

  那女人正是魏雅琪的妈妈,但年龄并不像李冬青估的那么小,约莫该有三十四五的样子。

  当年他和魏忠贤两人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玩大的同桌,命运眷顾,升到初中也依然是同桌,情窦初开的年纪,两人自然而然相恋了。

  晋升高一的第一年,这个名叫秦枫的女人,将自己给了魏忠贤,不幸,怀了孕。

  但他们坚信彼此会相爱对方一生一世,只是在过早的时间遇到对的人罢了,所以,没有将这个小生命扼杀在娘胎里面。

  孩子出生后,双方家长都是不知,而魏忠贤却不顾家人劝阻,坚决的辍学打起散工当上民工,拼劲全力用那点微薄的工资供给着两人爱得小巢,本以为挺过这段时间一切都会过去,两人终将步如婚姻的美妙殿堂,但,谁曾想,厄运突降。

  魏忠贤的家室,十分平常,父母都是棉花厂的机械工人,可秦枫不一样!甚至直到现在,魏忠贤和唐镇威也摸不清这女人到底是什么家室。只记得那一年,一封信、一条短信,和一罐烫好的奶粉,秦枫就这样不知不觉,抛下魏忠贤和含辛茹苦养育的女儿雅琪,悄然的离去,唯独留下心碎到一度想要跳楼的魏忠贤苟活人间……

  时过境迁,命运安排,雅琪十六岁的时候,魏忠贤带着她住院检查,偶然,遇到了原本以为再也不会相遇的、自己一度认为可以让自己舍弃一切供养的女人,秦枫。

  她已经组成了自己的家室,老公是乌鲁木齐鼎鼎有名的地产商人,资产又岂在魏忠贤十倍以上?而且已经生下一个女儿,比之雅琪不过小两岁而已…

  之后的事,唐镇威没有细说,但想到先前唐镇威咬牙启齿蹦出的贱人二字,显然那次命运的重逢并不开心。

  “雅琪现在病这么重,心情一点点也不能激动的,哎~小子,这下你可闯大祸了……”唐镇威愁眉苦脸的摇了摇头。

  李冬青也发觉到事态的严重性,不禁心理沉重几分,探出头看向雅琪。

  秦枫母女,靠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