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到了早上,魏忠贤穿戴整齐后,诧异的看着车库旁车头被撞扁了的林肯加长版,有些莫名的摸摸耳垂,心虚的问道:“这、这是咋地了?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哼~”唐镇威接过大清早拜托司机买来的新西服,没好气的哼了一声,鄙视道:“你还有脸问呢?你丫到底行不行了,酒后发疯的这毛病还没改!昨晚差点撞死我们你知道么?”

  一旁本睡眼惺忪的李冬青,闻听此言也是立时来了精神,额角拉下五条黑线,情不自禁回想起昨晚下山路的时候。

  道路崎岖,山道本就是司机杀手!而这老货尼玛下到一半,居然就像诈尸了一样,蹭一声从后座扑了前去,不仅吐了唐镇威一身,更是直接抓住唐镇威的胳膊,嘴里嘀嘀咕咕说着梦话,扯也扯不开,害的唐镇威一个紧张直接把方向盘甩了几个翻!

  好在啊,虎子反应快,从后座一脚就探前去踩住刹车,汽车漂移了下撞在山崖旁的大槐树上面,离山崖边那可就隔着两米左右的距离,真是生死一线间!

  魏忠贤一听到唐镇威冷哼,就更心虚了,当下老脸一红,打着哈哈让司机再调一部车子过来,旋即摸着昨晚被救生气囊硬顶在车膀子上,现在生疼的后脑勺,暗想这仨是不是昨晚气急了扁了自己一顿?

  司机前脚离开,后脚一辆炫蓝色的兰博基尼却是驶进院子。

  魏忠贤一看这车牌,当即脸就黑了下来。

  “啪~”

  车门打开,靓丽的身影从后门蹦了出来,李冬青瞳孔一缩,这可不是魏雅琪小千金么?

  魏雅琪貌似并没有“一天一更衣”的公主毛病,穿的还是那天飞机上的装束,只不过板栗色的秀发上多出个卡通发夹,在明媚的阳光下反射着七彩光芒,这一点点点缀就让她极为夺人眼球。

  “雅琪,谁让你出医院的?”

  魏忠贤冷喝一声,绷着张老脸,满脸的不高兴。

  “矮油~老爹,人家张叔叔都说了,让我多出来玩玩找找乐子,一整天闷在医院里,多无聊啊~”魏雅琪朝老爹俏皮的吐了吐舌头,旋即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拉起老爹的手甩来甩去的。

  “哼~”魏忠贤又是一哼,甩掉魏雅琪的手,显然不吃这一套。

  这时兰博基尼的前门打开了,一西装笔挺的眼镜男从中走出。

  ◎‘看正^版章=_节!上◎酷匠C|网。q

  “您怎么也来了啊张医生?快,快给张医生倒茶!”

  “不用了老魏。”眼镜男笑起来很温柔,不过两鬓已见斑驳白发,显然年岁与魏忠贤不遑多让。

  “是这样的,雅琪她说的没错,是我让她出来散散心的。”

  “可她的病…”魏忠贤担忧道。

  张医生托了托眼睛,不着痕迹的皱眉向魏忠贤使个眼色,而后摇了下头,咳嗽两声后才继续道:“没关系的,雅琪的病情有明显的好转,她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多散心,保持心情愉快就好。”

  魏忠贤看见张医生摇头时,悬着的心就已经“扑腾”一声跌落谷底,相处十多年,他怎会不知道那摇头的含义?

  雅琪却是不知,只是又固执的抓住父亲的手拼命摇晃,一边摇一边恳求道:“你看你看嘛老爹,人家张叔叔都说了让我多散心啦,您老就安心让我玩吧,没关系的,你宝贝女儿命可硬得很呢!~”

  魏忠贤木讷的点了点头,转手将雅琪交给李冬青和唐镇威,自个则是失了魂似得,和张医生走入屋内。

  李冬青看着他们的背影微微皱眉,心里也已经明堂堂的,张医生一定有重要的事情要对魏忠贤说,但显然并不想让雅琪听到。

  “我们先走吧雅琪。”他随手指了指远处司机驶来的银灰色别克唐镇威也嗯了一声,三人不由分说,就将雅琪挤进车里。

  车子发动不过十分钟,坐在后座的唐镇威李冬青二人手机同时一响,收到了同一条短信。

  “雅琪的状况很危险!尽量保持让她开心一点,我晚点会过来。——魏忠贤”

  李冬青情不自禁和唐镇威对望一眼,而后不约而同看向前座指着远方甬道的雅琪,心中百感交集。

  汽车停在昨天的档口,李冬青当先下了车,扫视四周两眼后才示意唐镇威他们下来。

  他并不是无病呻吟。

  昨日自己可以说狠狠的打了那夏星小子的脸,而且酒桌上魏忠贤也坦白过了,夏星就是本地黑色势力龙头老大,夏东洪的独子!

  就算还不知道夏东洪的势力有多大,但单单看魏忠贤忌惮的样子就知道是个不好惹的主,看来在乌鲁木齐的日子里要时时刻刻提防着点。

  “哇~好多石头哦!唔…”魏雅琪半个脑袋探出车窗,就不禁发出惊呼,旋即却是有些惊恐的扫视了眼四周息壤的人群,用怕怕的眼神看着李冬青,缩进车厢里面。

  李冬青莞尔一笑,他已经知道,这丫头并不像表面那么活泼胆大。

  反之,未曾进过学校、未曾脱离过家人的视线;甚至从小很少出过医院!这么多人,她怕是第一次在现实生活中碰到吧?

  李冬青笑着摇摇头,旋即眸子里闪过一抹一样光彩。

  腰一弯,身子探进车身里面,李冬青居然轻轻的,吻了魏雅琪白皙的额头一下。

  魏雅琪猛地一怔,脸上先前的窘迫表情飞散而去,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羞红。

  她躲闪着李冬青温柔的眼光,不知为何,心里面有一股甜甜的感觉升起,整个人都有些害羞起来。甚至双手都不知所措的十指紧扣,埋在腿缝之间。

  李冬青心脏也是加快几分,但同时一股子洋洋得意的感觉却在心里作怪,因为雅琪刚才并没有拒绝自己,反之是很害羞的模样,那么就正如李冬青所想,雅琪其实和他一样,两人对彼此,都是有一丝好感的!

  既然如此,李冬青就鼓起勇气,一把将雅琪的小手牵如入掌心。

  感受着略显粗糙的触觉和温暖,雅琪不知不觉中,将对于外界很多人的那抹惊恐抛在脑后,几乎是顺水推舟一般就顺着李冬青从车厢内走出。

  “怎样,很热闹吧?”李冬青开心的问询雅琪,不管今日能否开出好翡翠来,此刻牵着雅琪温润如玉的小手,自己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恩!”雅琪低垂着头,重重嗯了一声,神情多少还是显得有些紧张。

  一旁的唐镇威却是笑着哼了一声,吹了个哨子,李冬青瞬时脸也红了,菊花一紧,狠使眼色,心道这死老头真是为老不尊啊尼玛~飞也似的牵着雅琪向前走去,撇下唐镇威暧昧的看着两人背影,道:“真看不出来,这小子,还挺会泡妞的么~”

  李冬青可不知道自己的形象在唐镇威眼里已经印上了“情圣”二字,他牵着雅琪的手茫然的走着,没谈过恋爱的他连跟寻常女孩说话都会十分紧张,更别说雅琪这么漂亮又和他心意的女孩子了。

  “雯雯雯~”一旁不知道那个档口卖出了石头,切石机开启的声音惊醒了李冬青。

  “尼玛啊!怎么能这么尴尬呢?刚才劳资不是连亲她都敢么?现在该干什么呢卧槽……”李冬青紧张的手心冒汗,冷汗也从额角滑下,下意识看了旁边的切石机一眼,却是眸子中精光一闪,转身高兴的对雅琪道。

  “嘿雅琪,要不要跟我赌石玩?”

  “赌石?”雅琪疑惑的歪着脑袋,样子可爱极了。

  “就是挑石头,切开,看里面有没有玉石翡翠之类的,很简单的!”李冬青厚着脸皮一拽雅琪,就往一旁的档口走去,一边走一边道:“真的很简单,你试下就知道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