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听此言,憨厚的石黑虎眉头一挑道:“大盘鸡有啥了不起的?东门市里也有大盘鸡吃啊!”

  哪知魏忠贤听完,却是哈哈一笑道:“这你就不知道了,乌鲁木齐的大盘鸡可和外地的不一样,这里的大盘鸡那可是全国出了名的好吃!我带你们去的这家,那味道更是地道的不得了。啧啧啧,一想起我就流口水啊,忒好吃了!”

  李冬青闻言顿时来了兴趣,正所谓入乡随俗,对于一名吃货来说,最好的品尝美味的方法,无疑是走到哪吃到哪,既然本地富商魏老哥都如此推崇,想来那味道绝对是好吃的紧啊!

  汽车最后停靠在五月路的某小餐馆旁边,店不大,一旁烤肉的维吾尔大叔却是特别热情,隔得老远就招呼着魏忠贤,显然老魏在这里也算是常客!

  一入包厢,魏忠贤爆菜如数家珍,先是一大锅热腾腾的开锅羊肉,再来每人一份手抓面和酸奶,满满一大锅羊杂汤和几百串铁板鱿鱼、还有一大盘酸辣羊舌和几十串烤的滋滋冒油的烧羊肉,主菜则是让魏忠贤赞不绝口的大盘鸡和大盘鹅,那味道,吃的石黑虎是直咂舌,暗叹还真和别地的大盘鸡不一样,味更鲜,更香!

  菜全是小菜,换做别的客人那是绝对上不了台面的,但如今几人的关系何其好?自然不用玩那些个客套的东西,点的这些个菜式那可都是乌鲁木齐最好吃的小吃啊!可以说但凡吃过这些东西的,这趟乌鲁木齐就能算得上是不虚此行!

  酒过饭饱,李冬青也终是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询问了魏忠贤今日发怒的缘由,魏忠贤眉头一皱,想起今日冬青小子为了给自己出气的所作所为,一口抿掉杯中的烧刀子,皱眉细说。

  原来那登徒子夏星,以前还真和李冬青想的一样,和雅琪有过几多粘连。

  雅琪是很天真的女孩,从小因为病痛,只能接受“家庭式”教学,也因此很容易被别人欺骗。

  一次偷偷溜出医院,去街上逛街心脏病突发的事件,让她结识了送她回医院的夏星,因其美貌,夏星在医院就向雅琪表达了爱意。

  接着,便是凶如潮水的礼物和手机攻势,未经人事,当时才十六岁的雅琪,完全无法抗拒那股子情窦初开的懵懂感觉,迷迷糊糊就答应了夏星的追求。

  而得之夏星真实身份的魏忠贤,自然是坚决抗议,却也无法看着雅琪把自己锁在房子里不吃不喝的光景不顾,迫于无奈,也就答应了他们俩的交往,甚至在五个月前答应了夏星的提亲,安排两个月前的订婚仪式。

  仪式上请来了魏忠贤的所有亲朋好友,他也是唏嘘感慨,没想到这么快就能见到自个女儿披上婚纱的样子,当真是幸福来的太过突然!

  酷)匠9;网唯Xr一正J版@,其a6他'都q是盗¤版{

  要是这夏星婚后一如既往的爱着雅琪,相比雅琪的病情也会因为心情好转许多吧?

  可是他哪里知道,当自己走上看台,为两人奉上斥巨资精心打造的订婚戒指时,一句心脏病,却让这披着羊皮的狼,露出了他真实的面目。

  他逃走了,撇开雅琪,甚至还在雅琪哭着求他不要走的时候,厌恶的推开了雅琪,拍门而出。临走前嘴中还直喊晦气!丝毫没有之前温文尔雅的感觉。

  而雅琪则受到了无法言喻的心理创伤,当即就直接心脏病发昏倒在地,披着婚纱,被送进了医院。几天几夜,眼角都挂着仿若流不完的泪水,之后更是整个人就像丢了魂一样沉默不语。

  直到前天顺路去东门市内找专家检查过后,咨询了心理医生,才有些许好转,在飞机上露出了本该有的活泼情绪。

  本来这故事就已经让李冬青恨得牙痒痒了,但魏忠贤接下来的话,却直接让李冬青气得拍案而起。

  原来那狗娘养的夏星,之所以会向老魏提亲,为的并不是真的爱雅琪,想给她幸福想确认关系,而只是为了占有雅琪!

  因为雅琪从小甚至很少见过太多的旁人,所以是很单纯很单纯的,单纯到会相信任何的肢体接触都会有让人怀孕的可能,所以在关系未确定前绝不让夏星动她一根指头。

  而就在魏忠贤当面答应了夏星提亲的那个晚上,雅琪,将自己给了夏星……

  这些就连魏忠贤都是前不久才从心理医生口中得知的,他简直不敢相信,世界上居然会有如此人面兽心的存在!他更不想接受的是,被这禽兽迫害的,居然是自己的女儿!

  “苍天啊,我的女儿到底做错了些什么,难道你对她的责罚还不够么?就算不够!你要罚,就罚我吧!求求你了,放过我女儿!放过我女儿啊,呜呜呜~”

  醉酒后的魏忠贤,老泪纵横的跪倒在临近别墅的山顶上,他怨怒的看着苍天,最终却只能无奈的放声痛哭和发泄。

  “嗤,呼~”李冬青深深的吸了口嘴角的香烟,将那股子烟雾吞入腹中,隔了良久,才缓缓吐了出来。

  眉头紧锁,他现在只想将夏星打成肉泥方能解气,不知为何,对于这狗日的夺走了雅琪的处这点,他感觉极端不爽,更是有种为雅琪悲鸣的感觉。

  而同样倚着车身吞吐烟雾的老唐,也是极端后悔,他后悔今日自己为何没有直接掐断那狗小子的喉咙!要是老魏早点告诉自己这些事情,他今日绝对二话不说就让那小子归西!

  “走吧唐叔~时候不早了,明日还是早点赶去会场帮你挑石头吧。”李冬青扔掉烟屁股道,旋即有些无奈的苦笑说:“不过貌似得您来开车了。”

  唐镇威一怔,歪头一看,原来老魏是直接哭着哭着睡了过去,鼾声如雷。

  而李冬青又不会开车,石黑虎一只手只有三根指头,开车显然也不太合适。

  唐镇威笑骂一句。

  “你小子,真特么有福气,当年东门市长来考察工厂,老子可也没给当过司机,你丫现在可真比省长还牛掰!”

  PS:需要深思的问题——爱她,是否真的能做到无私?无私的爱,不计回报,就算对方不爱你你也可以无底线迁就她,有福让她独享,有祸你一人来抗…书友们,值得深思啊,爱情一生中,还是只有一次的比较好。走完一次,一生到死无怨无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