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你妈,有什么冲老子来!

  眼冒凶光,李冬青情急之下恶向胆边生,直接迎着那黑兮兮的枪口冲了过去。

  “bong~”枪声打响,围观者狂退。

  唐镇威和一记回旋踢撂倒另一名黑人壮汉的石黑虎,都是面色大变,转首望去。

  李冬青血染手掌,虎口的血肉被直接崩碎,但也一掌拍飞了黑人的手枪,救了唐镇威一命。

  刺骨的疼痛下,要么是心生畏惧,要么是怒火滔天,热血男儿加有点二的李冬青,显然属于后者。

  他直接一击狠辣的撩阴腿用足十成力气蹦了出去,崭新的阿迪达斯运动鞋直勾勾陷入那黑人的裆部,那家伙当场就直接晕菜掉了。接下来迎接他的便是毫不顾忌的爆头踢,直踢得那黑人保镖头破血流!

  “这小子下手也忒狠了吧,会出人命的!”石黑虎和唐镇威都是汗颜不已。

  “砰砰~”又是几声枪响,将发泄狂怒中的李冬青和一旁惊呆了的围观者们惊醒过来。

  “都给老子住手,光天化日你们想挨枪子了么?”

  一声历喝传来,乌鲁木齐刑警总队长赵光带着一帮便衣持枪赶来,整齐的警用枪支“夸夸夸”几声就直勾勾对准场中恶斗的几人。

  这样的大型交易会,都有自费雇来的保安守卫,但这里可不同寻常交易所,也不看看这交易会的幕后舵手到底是谁,这帮闹事的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么?

  但当看见闹事的主——夏星时,却变得哑口无言。

  “是谁在这里闹事?”他眼珠子滴溜溜转不停,装模作样的支吾两声。

  “看不出来么?哼~”魏忠贤冷哼一声,赵光是夏东洪当警察时的学生,他看到赵光那象征性的光头时,就知道今天定然是拿夏星没法子了,顶多好酒好肉,在局子里伺候上两天忽悠忽悠群众,隔天后夏星就能大摇大摆的从中走出来。

  仨黑人保镖被便衣带上铐子,连带夏星也终被带走,离开前那双阴毒的眸子始终没离开李冬青一寸,李冬青虽然不怕,却也暗自在心中犯嘀咕,想来日后在乌鲁木齐的日子里,定要防范着点,正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带枪的主,自个之前可是只在电影里见到过。

  “谢谢你了,青子~”魏忠贤目送着夏星跨坐进警车离去,脸色终是一缓,出了口长气后,语气真诚的看向李冬青。

  李冬青怪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自个刚才可是说了句,“佳人是我的”,这尼玛可还没经过人家老子同意呢。

  魏忠贤皱眉,那句话他也听得真真切切,却不知到底该如何处理,现在看这家伙此番模样,难不成这小子还真喜欢上俺家雅琪不成?

  “砰~”的一声被惊醒,抬头一看,原来是唐镇威老实不客气的,狠狠给李冬青胸脯来了一拳。

  “草!你个二小子,吓死老子了!”唐镇威满目的感激,却装出一副很气愤的样子数落着李冬青,片刻之后,终是憋不住了,一记熊抱直接将李冬青揽入怀中,大力拍拍他的肩膀,不住呢喃道:“好兄弟!好兄弟啊!”

  石黑虎看在眼里,却是不由自主的笑了,只有他知道,兄弟这个词在唐镇威心中占着多大的比重,既然叫出口了,那么日后李冬青就完全可以说是自家人了。

  “咳咳~哥俩好也不用抱这么紧啊,唐叔,我这七尺男子汉都快被你勒成小蛮腰了都!”

  T酷vQ匠网(%正*版首7发●j

  唐镇威闻言哈哈大笑,立时松开手掌。

  但青子有伤在身,显然今天是无法继续再参览这交易会了,将那块完全剥离的紫罗兰交给自家档口工作人员,让直接带回别墅后,魏忠贤亲自开着自个的座驾林肯,带他到乌鲁木齐人民医院挂号就诊。

  伤并不重,先前因为血流如注,所以看起来好像半个手都被子弹崩碎了,实则只是左手虎口的连接部分被子弹洞穿,好在,没有伤着筋脉。只是皮外伤。

  而让李冬青哭笑不得的就是唐镇威了,这小老头直接在医疗室就把人医生hold住了,愣是要那医生多检查个十几遍免得有后遗症啥的,最后在医生嘴中嘀咕着“精神病”,开了十几服名贵补药后才悻悻放过。

  而李冬青自个坐在车上,看着被纱布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右手时,却是不自觉的感觉有些奇怪。因为只有他自己知道,先前阻隔黑人射击唐镇威的那一掌,他是直接抓向枪口的,他明显感觉到,当时整个虎口直接就叩在枪口上面。

  也就是说,子弹应该是平行射入的,会直接将自己整个手掌贯穿,而不是像现在一样,单纯的虎口洞穿。

  仔细回想下,当时他虽然极端焦急,却也鬼使神差的感觉到一股子气劲,从自个小腹涌出,灌入肩膀,在子弹贯穿的那一刹那,猛地冲进手掌,将埋入血肉的子弹切成了两瓣,分上下直接迸射出了手掌之外。

  虽然这一切显然极端的不寻常,但李冬青还是不由自主的回想起龙城酒家拍卖会那次,那副宝画中,探出的青色气流。

  莫非与那个有关?

  “今个让你们仨受惊了,真是不好意思啊!”魏忠贤一边开车,一边愧疚的说道:“为了补偿你们,今个我老魏就请你们去吃乌鲁木齐最好吃的大盘鸡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