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想起这是哪里,举办人又是何人时,心中却是有几分忌惮,冷哼一声,暂时压下怒火,没有当场发作,而是冷哼一声,别过头去,看向李冬青。

  “这位兄弟,今个咱们大伙来都是做生意的,正所谓有钱不赚是王八!我出价两亿买你这块紫罗兰,估计这场子里也再没人能出更高的价钱了吧?”

  没人说话,就连魏忠贤,也是咬牙切齿却无法反驳。

  两亿!虽说这块高水头紫罗兰乃是极品,但单单这块未经雕琢的毛培封顶也就值个一亿三四千万的样子,夏星所言非虚。

  李冬青眉头一挑,确实是心动了。

  但从刚才那点事情就能看出,魏忠贤和这夏星之间定是有着深仇大恨,更有可能直接牵扯到雅琪身上,想到雅琪,他就不禁有些筹措起来。

  “两亿五千万!我多出这五千万,就当交个朋友,如何?”夏星眯着眼睛淡淡而笑,有些戏虐的弊了魏忠贤一眼。

  魏忠贤沉默良久,闷哼一声,转过头去。

  他恨透了这伤害雅琪极深的纵跨子弟,但作为一个生意人,要把他自个换做李冬青,他也会毫不犹豫的点头将宝物相送。况且自个只是个珠宝商人,跟夏星他老爹夏东洪压根就不能比!自己原本打算折本收购这块紫罗兰的念头,也被一句两亿五千万给打消了。

  李冬青看着魏忠贤独自生闷气,又发一笔横财的喜庆劲,也被打消。他没有理会夏星,而是径自走到魏忠贤面前,低语道。

  “魏老叔,你怎么了?”

  魏忠贤眼睛里密布血丝,脸色铁青,本联想到自己和冬青关系不熟,没理由阻止人家发大财,但心中就是气啊!他怎么也没法闷声看着这伤害过雅琪的该死纵跨,在自己眼前如此得意,那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抽他老脸!

  筹措良久,他终是忍不住,有些略带祈求的眼神看向冬青,颤巍巍道。

  “冬青,虽然我们不是很熟,甚至都算不上是朋友,但老叔能求你一件事么?求求你,求求你别将那块紫罗兰卖给这个混蛋,他简直就是个禽兽!老叔求你了冬青…”

  言语凄凉,略带哭腔,甚至没一点点的自信,他心里其实压根没觉得,李冬青会为了自己舍弃这到手的巨大财富,只是心里几多不甘,和为雅琪的惋惜而让他不得不这么说。

  “冬青小子,我……”唐镇威欲言又止。

  “知道了,唐叔。”

  李冬青面色一青,心里有几多滴血的感觉,但就在魏忠贤第一句过后,他心里莫名想起外表鬼马精灵,实际上一个小小动荡都会吓到钻进自己衣兜里的魏雅琪,心里,已经做下了决定。

  他释然的吐了口气,旋即转身走到夏星面前,眼对眼,鼻对鼻,淡然道:“你走吧,这块紫罗兰,不卖!”

  “不卖?!”两旁的围观者们顿时发出一股股倒抽凉气的声音。

  那可是两亿五千万啊!这小子,是疯了么?

  夏星也是面色一变,为了掩饰尴尬却是呵呵一笑,眼神中带着威胁的光彩看着李冬青,道:“是价钱不够多吧小兄弟?这样吧,我再加三千万!如何?兄弟下个月结婚,就当冲个喜好了。”

  “卖了吧小兄弟,这都是天价了!”

  “是啊,你这石头出了交易场,顶多就值一亿多啊!”

  围观的人自个都情不自禁心疼起来——这都快三亿了!那可是普通人穷尽一生无法触及边角的巨额财富!换做别人,怕是睡觉都能笑醒了。

  李冬青莞尔一笑,不躲不闪,看着夏星,还以坚决眼色,道。

  “不卖!我说了,不卖,就是不卖!你听不懂人话么?”

  李冬青压根就不在乎那点阴狠的眼色,决定的事情无法改变,这是李冬青做人的基准底线!

  他无视夏星因为极怒抽搐的嘴角,转而微笑着,看向震惊的魏忠贤,眼带憧憬道:“常言道,美玉配佳人,一块上好的美玉,自然是要配绝美的佳人!没来乌鲁木齐之前,我的人生中并未遇到过配得上这块美玉的佳人,这块美玉我想也就只能卖给旁人换做几多财物罢了。”

  他似乎遗憾的叹息一声,吊足众人的胃口后,才笑呵呵的转头,看着魏忠贤微笑道:“但见识过,魏叔叔的千金雅琪倾国倾城的绝美容颜后,我想,这块美玉最好的归宿就是雕琢成一块乐呵呵的长寿佛,配以蚕丝戴在她雪白的脖颈上,保佑雅琪每天都平安无事,笑口常开!”

  “魏叔叔,你说呢?”

  “冬、冬青…”魏忠贤满脸的惊诧,他真没想到,这小子居然为了只见过一面的雅琪,将这天价财富抛之脑后而不顾。

  至于李冬青说要送给雅琪,魏忠贤全当只是托词罢了,毕竟那石头就算再也卖不出如此天价,但随便转手卖个一亿多也不成问题!

  但随即魏忠贤心中充满的,却是无尽的感动和心暖,甚至眼眶中连水花都闪现而出,大有蹦袭而下的势头!而千言万语,最终只凝结出发自心扉的两个字来。

  “谢谢~”

  一旁的唐镇威,眼中欣赏更是膨胀了无数倍!魏忠贤是他发小,小雅琪更可以说是他人生第一个从小照顾过的“女儿”,虽不知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冬青小子惧威胁和财富诱惑,如此做法,正和他唐老的心意,显然二人的关系交际要更上一个台阶。

  见到两位忘年之交如此表情,李冬青心里面有种十足的满足感,虽说抛弃了那两亿八千万实在可惜,但与唐镇威乃至魏忠贤的欣赏认可比起来,就只能说是身外之物,毕竟,方才那番诗情画意的憧憬,实际上,本就是他心中的肺腑之言。

  他喜欢雅琪!

  既然知道夏星做过伤害雅琪的事情,李冬青对他自然也不会客气,转头眼睛一眯,冷声道:“你那两亿八千万还是留给自个吧,兴许你用钱泡来的女人,直接给她钱当礼金也会更好一点呢。怎么,还不走,是打算跟我一同将美玉送给佳人么?那就对不起了,玉可以看,佳人是我的,你想看,还没那个资格!”

  夏星的磅礴怒气一举被李冬青冰冷的语言引燃,气急攻心的他直接爆发开来。

  “去你妈给脸不要脸!知道老子是谁吗?今个老子就让你出不去这交易场,还有你,姓魏的,上次在老子婚礼上大闹一场的事情,今日就与你一并算清。动手!”

  夏星眉头一甩,色历声茬,一使眼色,那仨黑人立时手往腰间探去。

  石黑虎眼观六路,初一闻听那夏星咒骂,脚就已经飞速一挑,俩巴掌大的毛料顿时被拨了起来,还没待落下就被一脚踹出,狠狠的印在首当其冲的黑人鸟蛋上。

  “偶!噶的(上帝)~”那黑人站着至少一米九高,结果一个照面直接被石黑虎废了战斗力卧倒在地,由此可见个头并不足以佐定一场男人之间的战斗。

  而李冬青更没闲着,他几乎和石黑虎一同出手,石头落在那黑人鸟蛋的同时,他已经猫腰前冲凶猛的撞在另一名猝不及防的黑人腰部。

  这一撞倾尽全力,但李冬青和那黑人的体重简直不成比例,只是将其撞得一个趔趄。

  #酷w☆匠d网(@唯J一正#版|“,其他都}是盗Sf版a

  李冬青眉头一皱,暗叹不好,没有撞倒,那黑人腰间的枪支已经掏了出来,而且枪口直指锁住夏星喉咙的唐镇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