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冬青却是没有在意,耸了耸肩淡淡一笑,继续挑他的石头,不经意间往脚下那两颗石头弊了一眼。

  在旁人眼中,那就是两颗色相不咋地的闷头货,切开了八成九都得折本!但在李冬青眼中可是大不相同!

  在经过他的右手仔细擦拭后,表层那灰蒙蒙的介质,就好似在龙城酒家小型拍卖会场一样,变得透明光洁,里面一黑一绿两颗不规则的翡翠静静埋在里面。

  李冬青不愧也算是学过的(虽然就十天),一眼就看出俩石料的品种来。

  黑的那颗显然就是罕见的墨种翡翠,懂行的也叫它墨玉!

  墨翠色泽沉如墨水,在多为光鲜色泽的翡翠中,显然是最具神秘色彩之一,也因此被缅甸称之为“情人的影子”,港台人也叫它“成功男人的影子”,以此就可看出它的价格有多昂贵了。

  因为墨玉深埋地表深处,产量稀少、开采有限。所以墨玉在玉石市场占有率不超过百分之二,而这块墨玉约莫有一整个鸡蛋大小,若不出李冬青所料,要完整的切出来,当场卖价应该不会少于自己上次开出的那鹌鹑蛋大小的玻璃种!毕竟就中国来说,墨玉还有一种被附加的色彩,那就是辟邪,吸财!

  另一颗就没这么稀奇了,是一块鲜阳绿,水头不高,色纯却不匀,贵在个头大,约莫着该有十来岁小孩的拳头大小,若是完整切出来,大概也能卖个一两百万,毕竟翡翠玉石这种东西,个头大小有时候也占很大的价格比重。

  “走走走,别摸了,让叔也沾沾你的喜气可好?”唐镇威看这小子大有一摸不停手的势头,赶忙一拽他肩膀笑说道。

  李冬青恋恋不舍的从石堆中走出,对旁人来说每一块石头切得时候可都是赌博,但对李冬青来说那可都是钱哪,赤裸裸的钱哪!他如何能不贪恋?

  魏忠贤也上前搭把手将李冬青拽出,三人并肩走在并不算拥挤的空道里,石黑虎则默默跟在身后。

  四处张望着看看哪家的毛料坑底好。结果走到七号档口,档口老板的叫喊吸引了三人。

  “莫吉弯老坑毛料,最便宜的只要一千块钱一公斤,先到先得,只涨不亏哦~”

  赌涨的意思,就是赌对了,要是玉石料子好,价格高,也叫大涨。

  没切面的闷头货哪来的只涨不亏,这店老板脸皮倒是忒厚,不过吸引李冬青停下的,倒不是他不痛不痒的喊卖,而是一股子若有若无的气息。

  这股子气息像极了龙城拍卖会那次,从那副宝画中渗透出的青气,但是无形无味,仅仅就只有一丝感觉,牵连着李冬青侧目而望。

  清一色的乌黑沙毛料,看是看不出个所以然来,而唐镇威看李冬青停下了,不由想起他上次凭运气摸出的那块玻璃种,有些心痒了,当下搓了搓手,走进档口,随便瞧了瞧,最后一脚将一块脸盆大的石头给拨出来,就想掏钱让档口老板给解了。

  le酷匠3V网正版~首◇发¤

  却没想到李冬青一抬手阻止了他,旋即移过头指了指六号档口搬货壮汉用来放西瓜牙子的大石头。

  “要这块!”

  店老板眉头一挑,嘴角一咧。

  他原本对李冬青阻止唐镇威买他石料感到很不爽,现在却满满的都是嘲讽,那放西瓜的石头,个大,够重!但很可惜的是上面长了青苔,但凡内行人都知道,毛料长苔,里面就算有翡翠也都变成碎渣了,这小子一看就知道是外行人!

  唐镇威显然也知道这条不成文的规矩,但当着外人也不好说出,来怕打着他脸,使了使眼色道:“真要这块?”

  李冬青不置可否,心中却也很忐忑!

  这一刻,他自己也是在赌博,因为他压根就不知道那石料子里到底有个啥劳什子,只是凭借那股子冰凉的气息断定,内里定然是有了不得的宝贝!

  见如此情况,店老板立马口是心非起来。

  “哎呀!这位年轻先生当真是慧眼如炬啊,这块料子可是俺这卖相最好的了,你看这块头,你看这颜色……”

  “赌石是看料子大小和颜色的么?别瞎扯淡!报价吧。”

  一旁的魏忠贤已经有些不悦的怒斥道。

  店老板被弹回一嘴灰,悻悻的住了嘴,要不是先前没看到这鼎鼎大名的玉石老板魏忠贤站这,打死他也不在班门弄斧,自取其辱。

  “孬石,算您七百每公斤吧,就算赌亏了,也能给您身边这位长个教训。”档口老板弱弱的使了下眼色,这个价格其实也不算贵,要不是看魏忠贤面上,他刚才都打算爆两千了!

  魏忠贤虽说面子有些深沉,倒也没再为难这小贩,心里也想给这愣头青长点记性,免得待会再贸然买进。

  一抬下巴:“解了!”

  店老板闻言大喜,这块料子过秤是足重一百六十多公斤,刨去零头也得七万五千左右最难的是傻帽难遇,这长了苔的料子自己压根就没想过能卖出去。

  眼看档口老板嘴角堆起的贼笑,和魏忠贤脸上的些许不屑,李冬青莫名来了火气,大手一挥,“对半开了,亏了算我的!”

  壮汉应声将石头抬到解石机上,上好刃子,“康朗朗”就按动了开关。

  现在赌石大会才刚刚开始,这机子一开,几乎成了今天的第一炮,纵然是引来不少的围观者团团包围。

  但当他们看清那料子的卖相后,却皆是一脸的嘲讽和奚落,甚至有许多直接就转身离开了。

  对此李冬青宛若无闻,唐镇威也仅仅是有些莫名的紧张,唯独作为乌鲁木齐玉石产业龙头之一的魏忠贤,有些羞怒,因为身后某些贱人故意加重语气的调侃,已经落在他的耳中。

  “呦~这就是老魏今个带来的人吗,眼光不咋滴啊。”

  “是啊,“裂头青苔”也敢选,果真是赤裸裸的外行么?”

  “跌了跌了,这能赌涨啊,我把这石皮子吞下去都行!”

  ……

  此多种种,都是冷言热讽,拐着弯打他老魏的脸,因此就连他自己都莫名的憧憬起来,憧憬这石头里真给他娘蹦出俩绝品玉石来,好好扇这群贱人的老脸一巴掌。

  十来分钟后,石头立时就是对半分开,一抹不易察觉的淡淡雾气从中冒出。

  见状围观的所有人,包括魏忠贤都是菊花一紧。

  冒雾气意味着什么,在场的谁都知道,那是要出翡的征兆啊!

  莫非,莫非这裂头石,还真能开出奇迹,蹦出翡翠来?

  那解石大汉更是额头狂冒冷汗,这切面上有一丁点绿意,但不确定,不确定是碎翡还是什么,在切一刀。接下来貌似就得磨皮了。

  这么大一块石料子。要里面翡翠个小点,或是直接就是大个点的碎翡,自个磨完还不得累死么?大清早没吃早饭就这么折腾人,坑爹啊!

  李冬青却是越加自信了,那股若有若无的气息,自雾气冒出后就更加凝实了,他百分百相信,这石皮子里包着的,绝对是个奇迹!

  “咕嘟~”在场所有人都咽了口口水,连笃定的唐镇威也不例外。

  良久,石开…

  一声暴喝徒然炸响。

  “涨了涨了!大涨!上好的紫罗兰哦,水头足,老坑货,大涨!”

  解石大汉一刀过去,就看到了那抹淡淡近乎白色的紫意,就算事不关己,却也耐不住惊呼一声。

  旁边的围观者瞬间就感觉菊花一紧,尤其是魏忠贤,一迈步子就跨到近前去围观。

  “一石两胎,居然是石中胎啊我的天!真是奇迹哦青子,你眼力也忒他娘好了!谁特娘刚才说要涨了就吃石皮来着?有种的给老子站出来!”

  当魏忠贤看清那切面一条不规则但延绵不绝的缝隙时,就已经知道奇迹真的出现了!而且还是难得一见的紫罗兰,真是天助我也。

  所以他才故意喊出眼力两个字来。

  就是刚入行的都知道赌石毛料子,你就把一双钛合金狗眼看瞎了也看不出个所以然,但咱老魏乐意,说这话就感觉在扇身后那帮方才冷嘲热讽的贱人狗脸一样,忒爽!咱青子还真他么争气!

  唐镇威就更夸张了,直接往后退了几步,一脸惊慌道:“青子,实话实说,你是地球人么?”

  李冬青额头拉出五条黑杠,撇撇嘴道:“是。”

  唐镇威再退。

  “你那双眼睛做手术植入过爱克斯光么?”

  “….没有...”李冬青一捏拳头——哥忍了!

  唐镇威这才一脸放心了的样子,靠近前来,望了眼四周,小声说道:“那你丫是咋看出来的啊?这也忒神了!”

  李冬青淡淡一笑,一甩剪完后不足2CM的“修长”刘海,极度风骚道:“运气呗,来了挡也挡不住地~哎~早告诉你了,信冬哥得永生的,你看你还偏不信,被我说准了吧?”

  唐镇威一脸鄙夷的拍了这丫脖子一巴掌,斜着眼悠悠道:“你丫若是不装13,我俩就还是好朋友,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