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坐在魏忠贤的林肯加长版后座,李冬青暗叹终于到自己大显身手的时刻了!虽然不知道那神奇的能力,是怎么到自己手上的,但飞来横财尚有可取之意,飞来异能又有什么可抗拒的,若是能用它制造财富,跟中彩票没啥区别!

  而且这次为了一举偿还唐镇威的人情,李冬青是有备而来,他在医院住了整整十天,却一天都没闲过,手中总捧着与金银玉石有关的书籍,现在虽说不上是内行人,但对于一些翡翠的种类,玉石的水头鉴定之类,却已经烂于心腹。

  至于石黑虎和唐镇威,李冬青就不得不叹二人是军人出身了,按先前记让人蛋碎的泰山压顶的程度,李冬青可不认为落在自己身上,自己也能静坐十来分钟就能露出悠悠然的表情来。

  司机一直将车开进一个菜市场里面,熙熙攘攘的人群似乎对这种高级轿车驶进菜市场,一点也不感到惊奇。想来先前已经见过很多辆轿车驶入。

  待过了市场,进入一个狭长的甬道,给甬道两旁封路的墨镜男递出四张入场卷继续前进,片刻之后,阳光闪现,赌石大会的交易场所已经出现在眼前。

  这交易会所除了大上两三倍,其他其实和菜市场没多大区别,也是一辆辆大东风满载着石料停在里面,四周各家商户都在忙着搭建临时帐篷,不时有其他名牌轿车从甬道内驶进来。

  一下车,车内的宁静顿时被喧闹代替,不同地方的老板操着各种各样的方言指派员工搬运石料,一台台小型切石机也是以每家一个的规律摆放在各地档口,大概看一眼,怕是得有一百来个档口的样子。

  单单这一百多个档口,这场赌石大会的主办方都能好好捞一票场地费用了,李冬青可是听魏忠贤说了,这里每个档口也就占着十来平米,但一天可就要十万块钱的场地费用,也就是说主办方一天光场地费差不多收着一千多万,要多坑爹有多坑爹。

  魏忠贤是做玉石生意的,自然不可能不掺一脚,他的档口正是二十八号档口。

  李冬青走到二十八号档口前,满目石料正在如小山般堆积,三四个壮汉几乎都有些忙不过来了。

  这里如果说三分之二的人是卖石料的,那么三分之一就是买石料的!他们多半都是珠宝商人,当然也不排除一些想试试运气的投机者,毕竟赌石向来都是赌博行当里面最刺激的,而男人,却也多半都是喜欢追求刺激的产物。正好比赌石行业里流传的一句俗语——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疯子买,疯子卖,还有疯子在等待。

  魏忠贤指手画脚指挥员工,结果弊了李冬青一眼,脸色却是有些黑。

  Wa酷&匠B网#}首u发

  只见李冬青这小子,一到档口,就直奔那石堆走去,这里都是清一色的闷头货,这货却是逐个像摸宝贝似得摸来摸去,摸完了似乎有些不爽,还用右手使劲的擦啊擦啊的,引得一旁一些珠宝商捂嘴偷笑。

  这就有些掉分了,最起码他也是自己带过来的人,就算尼玛你是外行,你也不用表现的这么彻底吧我的冬青兄弟?!这要被那些个与我做对的贱人看到,还不成调侃戏说的把柄?

  唐镇威看出魏忠贤的难堪,自己看着也感觉有些莫名其妙,旋即走过去拍拍李冬青肩膀,在这货回头用,“你丫打扰到我了“,的表情回视他时,戏说道:”我说冬青小子,这可都是清一色的闷头货,看都看不出个啥,你还想擦出花来啊?”

  李冬青摸了摸鼻尖,轻轻一笑,将刚刚拿在手里的石头放在脚边,那里还有一个被他挑出来的石头。

  “如果我说我刚摸出一块帝王绿玻璃种来,你会相信我么?”

  “蹭”

  唐镇威闻言后退两步,用鄙视的目光瞪了李冬青老半天,开口道:“你这小子还真以为你洪福齐天呢?上次摸出一块老坑玻璃种来,那可是你祖坟冒青烟了,这次还能摸出来?蒙谁呢?你以为这玻璃种是街边大白菜啊?”

  李冬青很风骚的一甩头,露出一双山寨版梁朝伟电眼,幽幽道:“我管你老信不信的,总之就一句话——信冬哥,得永生!您老要信可得早点信啊,晚点可就没这机会了。”

  “信你妹!”就连魏忠贤都忍不住笑骂一声,原本在他心中,对这小子照顾自己女儿得来的“温柔大哥”评价,瞬间就换成“贱人”二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