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中国好擂台

  从机场出来已经是晚上了,乌鲁木齐的夜景如此美丽,凉风吹着也与东门市的闷热完全不同。空气清新,绿树成荫。

  可惜舟车劳顿的几人一点欣赏的意境也没有,只想赶紧扑到软绵绵的床上好好睡他一觉!

  魏忠贤在乌鲁木齐也算是个富商了,在他名下不但拥有乌鲁木齐排名前五的拍卖行,更有一整套玉石珠宝加工工厂和多处囤积老坑毛料的仓库,当年唐镇威就是和他一起依靠玉石生意发家的。

  只是唐镇威比他要更有魄力,当年玉石生意正到巅峰程度,唐镇威瞅准商机,拿了不到一成的红利跑到正在兴建的东门市去做建材生意,时过境迁,如今的身家又岂在魏忠贤的百倍之上。

  一行人刚下飞机就被接到郊区的豪华别墅,这正是魏忠贤名下产业之一,定期会有人来打理,不过很少有人在这住就是了。

  魏雅琪被另一辆车接走,她有先天性心脏病,几乎很少出过重病监护室。这次老魏亲自去东门市,比接唐镇威更重要的事,就是请全国有名的心脏病专家为雅琪检查,却不想检查出的结果让他一夜感觉老了十多岁……

  美美的洗个淋浴,李冬青裹着浴巾躺在柔软的床垫上,心里却在回味在飞机时魏雅琪依偎在他怀里的感觉。

  温馨,安详,夹杂着一点小小悸动的感觉。

  4酷!匠UC网Uh正x版h首;}发+

  不知不觉,他沉沉睡去。

  一夜无语,直到第二天早晨……

  “嗨~哈!”

  一大清早,李冬青还在做着和雅琪在游泳池游泳嬉戏的美梦,一阵闷响和怒喝却将他惊醒过来。

  揉着惺忪睡眼,稍微洗漱一番,套上衣服李冬青就向声响传来的地方走去。

  下了楼梯,原来这不单单是个配备游泳池的三层豪华别墅,在房屋地下,居然还有一个两百多平米的地下室,里面摆满各种健身器材,场子正中央则是一个拉绳圈起的小型擂台,一个肥大的身影,和一个矮小精瘦身影正交缠在上面互相厮打。

  李冬青擦了擦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尼玛,这可不是唐老么?

  唐老个高,和一米八的李挺旗鼓相当,加上那一身肥膘肉怕是得有两百三四十来斤吧?别说像现在一样在擂台上激斗,李冬青都怀疑这个大肥佬能不能慢跑半小时不气喘。

  可是真相却是,唐镇威的动作敏捷迅速,而且每一拳挥舞出去都十分精准,直奔对方要害,一双眸子更是精光闪闪,哪点还有先前那种悠悠然慵懒不爱动的样子?

  与他对打的正是三指石黑虎!好家伙,上次在飞机上李冬青就觉得他十分强壮,这一脱掉衣服,整个上身承爆炸性凸起!一双胸肌别说能夹爆核桃了,就连核桃奶都能给你研出来。

  “呦,小子,起来了?”魏忠贤也是脱得精光,赤着上身,端着热茶坐在一旁的沙发上,虽说满脸热汗,肌肉也是有些松弛,但在他这个年纪还能有六块腹肌的,着实不孬!

  “起来了起来了,哎~都怪昨晚选错房,早知道睡楼上了。”李冬青摸摸鼻子笑笑,忽然指着擂台道:“这尼玛是中国好肥膘对战中国好胸肌啊?”

  “噗~”

  魏忠贤刚抿进去的一口热茶,一股脑全喷了出来,指着李冬青连笑道:“你小子嘴可真够缺德的~”

  李冬青也是被自己逗得一笑,旋即也不怯生,脱掉上衣,露出小麦色精悍的身子,径自在一旁拿起标着35KG的哑铃,一边热身醒神。一边聚精会神的看着擂台格斗。

  唐老气势汹汹,虽说跳动起来肥肉呼哧呼哧的,但在他的后背、胸口上,一道道狰狞的伤疤和弹痕交织成专属硬汉的图腾,这点让李冬青肃然起敬,幕然回想起,他老人家,也曾是可爱的中国共产党军人一枚,是一个真正的铁血汉子!

  而石黑虎则是没有盲目进攻,他就像一只饿急的黑豹,眯着嗜血双眸,双手却死死挡在面门,承受着一次又一次唐老的重拳轰击而后退,却没有上前还击的意思。

  “出手啊虎子!再不出手劳资……”

  “彭”

  唐老还以为虎子又碍着自己老板的身份不敢动手,不由有些急了,却不想说话的时候漏了破绽,虎子瞅准机会闷喝一声,身子快若闪电,弯腰下胯,三指成锥,一瞬就躲过唐老匆忙挥出的老拳,大力一戳唐老腰间。

  唐镇威在飞机上早就说过,石黑虎虽然是断指,但那剩余的三根指头却被炼的有断砖之力,这一戳之下,唐老闷喝一声,瞳孔收缩,险些直接栽倒下去。

  “输了~”李冬青和魏忠贤二人不约而同出声道。

  虽说唐老以前是石黑虎的长官,但岁月尼玛可不仅仅是柄杀猪刀,对唐镇威来说更是温养室,养的唐老这一身肥膘成了拖累。

  这就算是西门吹雪驾到,也怕是得变成西门吹膘才是。

  但就在李冬青很笃定的时候,却不想唐老徒然发难,没有倒下去的他面色因为剧痛变得狰狞,却没后退,而是大喊一声,旋即在石黑虎惊诧的目光下,左手一夹,夹住他的胳膊,右手快若闪电,直取石黑虎的嗓门。

  这一切变化太快,石黑虎根本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唐老锁喉成功,旋即一股大力自胳膊和脖颈传来,天旋地转,他已经被结结实实摔到在地。

  还没等他翻起身来,唐镇威已经是老实不客气的,一击“泰山压顶”直勾勾轰坐在他的肚皮,两百多斤的重量加上惯性,石黑虎很高手风范的,直接吐了出来。

  而李冬青则是感觉后背一凉,心中哀叹——这一屁股,尼玛的貌似压着某个不该压的东西了吧……

  一声热汗,唐老哈哈大笑,豪迈的将石黑虎一把拽起,然后扒在擂台边上,沿着嘴角比出一个很淫荡的剪刀手,对李冬青戏虐道:“哈哈哈,冬青小子,劳资还年轻这点,你承认是不承认?不承认就上来跟劳资好好练两招。”

  “您就饶了我吧唐老,您年轻,您老最年轻了,您老依旧是当年那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的超级帅小伙,这样总行了吧?”李冬青苦笑开口,还真没想到,唐老这幅慵懒的体态下,藏得却是如此了不得的身手和狠劲!

  单单看方才每一拳都能让石黑虎这肌肉男硬生生后退这点,自己上去怕是不过两手就被拆散架掉,哪敢上去挨打?

  唐老很得意的一笑,终是撑不住了,膝盖一软坐倒在石黑虎旁边,笑着一拍石黑虎胸肌道:“你个老实不客气的,叫你动手你还真特娘舍得动手,哎呦我的腰……”

  却不想石黑虎却是双手捂蛋侧过腰,流着冷汗,鄙视看着唐老轻声道:“您老更舍得动手啊教官,日后我娶不到老婆我可要你养我,哎呦~我的蛋蛋……”

  魏忠贤和李冬青都被这一幕逗笑了,李冬青更是由此联想到那日被小刘他们围堵几乎还不了手的苦境,生出日后向唐老石黑虎请教请教的念头。

  尤其是唐老,最后那记凶狠的泰山压蛋蛋,那可完全符合他李冬青的搏命打架风格,还有石黑虎那出其不意的“指刀”,这两手要是学会了,不管有没有用,在这人心险恶的社会中总是多了份保障不是?况且英雄救美什么的,随时都有可能发生,乘这之前练好身手那是再好不过。

  就在这时,远远的闻听到两声鸣笛,魏忠贤微微一笑,抿口茶放下茶杯,随手擦擦热汗伸个懒腰,一摆头道:“走啦大哥,今个可是个好日子哦,老弟带你们去见识见识本地的赌石大会吧,这可是今年除了古玩展外最热闹的盛事了,切出块好翡翠也能给大娘雕琢对好镯子不是?”

  唐镇威闻言不由动心了,上次在冬青这小子手上收来的那块玻璃种,顶多就能雕出个戒面来。而老娘本就喜欢玉石这些东西,要这次真能再凭李冬青的好手气摸出一玻璃种来,给老娘雕出个漂亮的翡翠弥勒佛,她老人家定能笑口常开。

  而李冬青却是没来由感觉后背一凉,打个喷嚏,暗骂道:“特娘的,大清早的谁咒老子呢?”

  PS:水头,水头在玉石行业里象征着透明度,水头长,就是说透明度高,反之依然。

  种:种这个字在翡翠行业中的寓意很广泛,不同的玉石有很多不同的种,例如豆种、冰种、玻璃种等,这些文里讲到那个说那个,而要记住的,老坑种,就是指水头长,内里杂质稀少的玉石;而新坑种,就是说水头短,内里杂质较多的。价格差得很远,老坑种卖几百万的料子,要是新坑种几百块也不嫌奇怪。

  翠性:翡翠里面的纹路统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