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俺们娘俩吃不了兜着走?呵,好大的口气!”赵太太听完当即就不爽了,斜眼弊了眼李冬青窜出的方向,一辆崭新的捷安达被摔倒在地上。

  当下,她嘴中啧啧有声,轻蔑的看着李冬青道。

  “哎呦喂~我当是什么来头呢,火气这么大,原来就是个骑着自行车的破要饭啊,老娘今天倒要看看你今天咋个让俺们吃不了兜着走!”

  话说完,就掏出一台爱疯5S土豪金,随手拨了一个号码,开足嗓子就吼脱了。

  “喂~小刘啊,我是你张姐!快来艾力小学,有个破要饭的要让你赵姐吃不了兜着走哦~”

  “嘟~”手机按停,赵太太双手环胸,一脸看好戏的样子瞪着李冬青。

  开玩笑,她老公可是外企的总裁,别说一骑自行车的,就是开着奔驰宝马的,遇见自个都得叫声姐!

  刚才她电话叫过来的正是东门市刑警队的二队长刘向阳,你个小乞丐,小样,分分钟给你拾掇进局子里!

  “小熏别哭,哥哥在这呢,别哭了~”李冬青爱怜的替小熏擦去眼泪。

  小熏吓坏了!贫穷让她比所有同龄人都更加懂事!她怕,怕哥哥惹了这女人会被人打。

  三下五除二脱掉外套替小熏披上,将她从冰冷的地面扶起,林冬青转头温柔的问询道。

  “秦老师你没事吧?”

  秦岚一怔,她家访的时候,见过李冬青三两面,土头土脸,尤其是身上的衣服从没干散过!现在换了套行头,她还真有点认不出了。

  摇摇头,看了眼瞪着这边气势逼人的赵太太,担忧道:“我没关系,李先生你还是快把小熏带走吧,这女人老公是个大老板,惹不起的!”

  李冬青眉头一挑,直勾勾就瞪上赵太太了,言语间冷冰如刺:“大老板?大老板咋地了,大老板就能无法无天?今天我非要让他们学学咋个子做人!”

  三天前他可能会像秦老师说的赶紧离开躲事端,现在,不可能!老子是男人,有事就得他妈的抗!更别提你敢动老子家人了,天王老子都不能动!

  一手将小熏抱起,轻轻拍了拍她的背,在脸上香了一口:“乖,小熏,跟着秦老师!”

  旋即双拳紧握,恶狠狠的向赵太太走过去。

  “你想咋地?我告诉……啊!!”

  赵太太话没说完,轻蔑的眼神瞬间就被惊恐充满,李冬青居然直接一击飞踹踹了过来。但目标不是她,是那赵刚小胖子。

  “碰~“的一声,赵刚才刚刚站起向李冬青吐着舌头,直接就被一脚踹出去两米远,重重摔倒在地上,捂着肚子就哇哇的哭了起来。

  “你…你你你,你怎敢这样!!“赵夫人傻眼了,这愣头青还真敢动手?他莫是真活腻歪了吧?

  急了的阔太太,踩着高跟鞋就恶狠狠的向着李冬青裆部踹了过去,好家伙,当真最毒妇人心!

  李冬青不避不让,从小就他和小熏俩人,打架保护妹妹那是家常便饭,更别提在工程队炼的一身好筋骨了,腿子稍微一侧,一夹,就把赵太太的腿夹在裆部。

  “呸,流氓!移开你的脏腿!”赵太太的小脚就夹在李冬青裆部,当下厌恶的皱起眉头,李冬青看在眼里笑在心里。

  “你是说我新买的衣服,比你的高跟鞋底子还脏么?”他轻蔑一瞪,这些个富人,从来没把穷人当人看过!

  赵太太露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我呸!”一口吐沫直勾勾吐到赵太太光鲜亮丽的豹纹短裙上面,急的这阔太太声嘶力竭一阵干嚎。

  脏么?我让你脏个够!

  李冬青转首不顾,要不是自己做人有底线,靠,嫌老子脏?老子吐你一脸!

  他直勾勾盯住了赵刚,这胖子满脸闪露着仇恨的光芒,李冬青完全有理由相信,今日不给他们点厉害尝尝,日后小熏绝迹没有可能在这艾力小学安心上课。

  小薰还在哭泣,李冬青新中发怒火难平,当下咬牙切齿。

  “死胖子!!你为什么一老欺负我妹妹?她哪里招惹你了?”李冬青语气一顿,一手撕扯住赵刚的衣领,眼对眼,鼻对鼻,旋即面若恶鬼,声音放大三四倍:“你个十六岁的大小伙子,难道你他妈就不知道羞耻么!!”

  赵刚一怔,他看到的,似乎并不是李冬青愤怒的面孔,而是另一张青黑色的诡异魔脸。这张脸面无表情,冰冷的让人恐惧!就像一股股淡青色的烟雾,从李冬青眼耳口鼻蔓延而出。

  赵刚吓傻了,哇的就哭了出来,鼻涕都进嘴巴里了,一张满是豆豆的脸,更是能挤到一块去,甚至还有些个是脓疮再往外流脓水,看得李冬青一阵恶心。

  “臭要饭的!老娘不管你是谁,今天你竖着走不出这艾力校区!”赵太太疯狂的在后面锤砸着李冬青后背,就像一只发春的母猴子。

  李冬青嘴角一歪,松开腿,松开手,叼起一根烟,轻描淡写道:“偶?为什么?为什么我走不出这校区?难道就因为我是个蹬着自行车的穷人么?”

  眼见李冬青居然还有心思抽烟,赵太太脸色狰狞,气炸了肺,歇斯底里道:“对!就是,咋地?就因为你是穷人!老娘就是富,富得能用钱砸死你!今天你动了我儿,你这条贱命算是活到头了,你和那遭丫头压根就没资格来这私立学校上课,你个死穷鬼!”

  言语之下,犯了众怒,就连四方看热闹的百姓都是揾怒,他们中大部分都是省吃俭用供孩子上最好学校的工薪族,穷咋地?花的钱明明白白问心无愧!富了不起?莫不是这世道穷就该穷,富就该富?

  但,敢怒不敢言,生怕这泼妇报复。

  李冬青淡然,嘴角弯弯,深深的吸了口烟,吐出眼圈,神色淡然的,好像比围观者还要轻松。

  “嘿~”

  “啊?”赵太太有种幻听的错觉,看了半天才确认是李冬青“嘿”的一声:“咋地?不服啊?有种你别走!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迟早……”

  “把你的B嘴闭上,不然老子给你直接扯成条条!”

  一旁戴眼镜的某大叔脸上直接笑出声来,心里暗爽!这赵太太可是完全不把他们这些工薪阶层的当人看啊!李冬青的做法无疑是在替一干老百姓打这嚣张跋扈的赵太太脸!

  解气!

  而赵太太应声被吓得直接闭嘴,李冬青在她心中已经升华到疯子的地步。

  “你这车,貌似不错啊!”

  赵太太面色一怔,旋即却是习惯性的捂嘴一笑,轻蔑道:“那是当然,限量款兰博基尼的Revent,全球可就20台,最顶级的奢侈品,你这种屌丝穷鬼,就跪下给车胎舔灰都不够格!咯咯咯~”

  舔灰?

  李冬青肺都要气炸了,他知道这骚婆子是以为自己看到她富有的一面有些惧了,得意忘形!若是自己今个真认了怂,怕是这娘们真得用高跟鞋踩自己脸上,让自己给她车舔灰吧?

  “奢侈品啊…”李冬青表面不做声,而是猛地一吸,烟杆自直接成了烟屁股,在众人诧异的眼光中,啪一声,狠狠的甩到赵太太能挡子弹的浓妆上。

  “老子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啥叫奢侈!起开!”一脚拨开赵太太,李冬青直接快步跑到对面五金店铺。

  五金店老板也属于赵太太嘴中穷鬼一脉,其实也一直在窗户后面看热闹,见李冬青来了,偷偷竖了个大拇指,小声道:“哥们,牛!”

  李冬青淡淡一笑,从口袋里里扯出一张百元钞票,往桌子上一撂。

  “给我个大号的铁锤锤,不用找了!待会我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做牛!”

  “铁锤锤?!”店老板明白后嘴巴能列到耳朵后面,但也不迟疑,直接递了个打地基敲木桩子的超大号铁槌,这个可是他私人的东西。

  “大哥,你更牛啊!”李冬青汗颜,这大叔还真是看热闹不嫌师大的主。

  旋即却是直接出了店门,在赵太太和一干百姓的惊呼中,三两步就直接跳上车头。

  “各位百姓们,今个你们可都看到了,是这遭老娘们的儿子,先欺负的俺妹妹!非但不赔礼道歉,还口吐脏言!侮辱我们广大劳动阶层,今个我李冬青,就让这些个败家娘们,瞅瞅啥叫穷人的骨气!我嘿!!”

  “bong~”的一声,半个车头皮子直接就让李冬青砸的陷了进去,一车灯直接就爆成满地碎玻璃渣滓。

  “啊!你干啥??你疯了么?”赵太太急疯了,却不敢上前,嘴里面污言秽语直接就接连不断,完全就是个疯婆子!包括赵刚那小胖子也是“噶的~!法德~”的叫个不停。

  E看M正!版章*节#b上v酷Z匠@网y

  “嘿!嘿!嘿嘿!”几声怒吼,李冬青直接把在楼盘敲水泥的力气使出来了,没出加下,整个车头直接变成一团铁疙瘩,赵太太引以为豪的奢侈品转眼连保险杠都被敲断掉在地上。眼看着已经不能搭救了。

  限量款兰博基尼,两三百万的高级豪车,转眼在怒捶下变成废铁,言辞凿凿的赵太太,直接吓晕了过去。

  街边的百姓却是暗地里过了一把干瘾!

  砸豪车啊!这就平日子里做白梦都不敢梦到啊,今个愣是让这小伙给做了,更是因为这车的主人完全不把旁人放在眼里,活该,解气!

  李冬青却是有自己的想法,他并不是完全丧失理智。他这么做,完全是为小熏。

  他跳下车,撂下锤子,伸出双手,温柔的呐喊。

  “小熏,看到了么,哥哥不怕!为了你,哥哥啥都不怕!所以,你,绝对不要担心和害怕,因为不管你以后遇到些什么,哥哥永远都会在你背后,为你抗这天,踏这地,永生永世守护这你!你永远不用怕什么。”

  “唔…呜呜呜~哥哥~~”小熏泪水哗啦啦啦就;流淌而出,挣脱秦岚的束缚,一头就扎进李冬青的怀里。

  小熏脸皮薄,先前被那小子这么在大庭广众戏弄,偏偏那赵太又仗着有钱直接侮辱李冬青的人格,小熏看着心里绝对会留下阴影!如果自己不替妹妹出这口恶气,她以后还怎么能不在同龄人面前自卑?她的价值观怎会不扭曲?难道自己就要眼睁睁看着善良淳朴的妹妹,走上歪路么?

  不!

  今个小熏也绝对被自己吓到了,但他这做哥哥的就是要让妹子看,为了妹子老哥谁都不怕!天王老子来了哥哥也会替你扛着。

  而某些富人气焰再嚣张,他骨子里照样是普通人!平白无故欺负人,就是不行!

  那辆车是限量款的,估摸得有几百万吧?

  兜里还有六七张信用卡,每张里都有一百多万!都是飞来横财,这就是底气!也许我是有些愣,但今天劳资就算是白烧了这几百万,也要让妹妹知道,做人,不管地位几何穷富差距,都要有骨气的活着小熏哭的很大声,浸湿了李冬青背心,但李冬青心中却是欣喜——哭出来了,总比闷在心里好,自己这翻疯狂,总算值回票价!

  而一旁的秦岚则是眼神躲闪,脸都羞红了。

  她不知道自己这是咋了,只是方才李冬青举起锤子的那一刻,她忽然由衷的感觉——好帅,好Man…

  事实上这带着近乎平镜的小老师,内心深处依然是有些小闷骚,喜欢的正是李冬青这种敢怒敢言,却又心怀正义的男人,尤其是刚刚李冬青做的事,简直帅呆了!

  而李冬青哪知道一个发疯似的举动已是赢来佳人芳心,他此时紧紧搂着小熏,眼睛却看着马路对面,那里一辆沾满泥灰的宝马X5正火速开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