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块稀世的色玻璃种翡翠,当即被唐镇威亲自拍下,李冬青也不知道自己开着啥宝贝了,就听着这孙猴子说什么十级水色之类的行话。貌似自己真的是捡着宝了!

  一块鸽子蛋大点的小玩意,唐镇威足足付了自己一千万!还直呼亏了自己,李冬青哪还敢要啊?当即推拒,一千万又进了账头。那周扒皮的支票,怕这老东西为难李冬青,也让唐镇威直接给兑现了。

  互留电话后,唐镇威直言李冬青日后有啥事都不用顾忌,直接打他电话,还说让李冬青等他电话参加啥古玩展之类的活动,而孙猴子和李冬青也就从那龙城酒家分开,李冬青更是一出门直奔银行,管你建行农行的,一出手就办了十来张行用卡,一张里面存个一两百万,看的那拨帐的小客服眼睛一愣一愣的,这人咋看都是个搬砖的啊?难不成中六合彩头奖了?还是连中三四次??

  李冬青贼嘚瑟,走路上都有些飘飘然,其实换谁都一样,飞来横财,整整两千一百多万!换昨天劳资可还连两千一百多块的房租都交不起哦!

  打了个的士,李冬青直蹦国贸大厦,这里是东门市前三的商品交流地,当然最重要的,是前些日子带小熏转悠的时候,貌似有见到这里有个自行车专柜。

  钱多多,都可以买辆小跑撞着玩了,但小薰薰都长这么大了,也该学学自行车咋骑,她可不比别家的小女孩,娇气,又喜欢贵重的东西,她只要她想要的!

  以前进国贸大厦,李冬青都是扮演者搬运工的角色,头都有些抬不起,现在感情好,尼玛趾高气扬的,自我感觉那是相当良好,只不过别人就拿他当二愣子。

  李冬青转手进了阿迪达斯专卖店。

  西装?风衣?甲克??

  NONONONO!人各有需,就算李冬青摇身一变成为土豪,他最想要的衣着,还是当年只能站在窗户外面望着的这阿迪达斯运动套装!

  阿迪达斯畅销全球,不仅仅是因为过硬的质量,更重要的是那种独特的设计风格。

  穿在身上,不管触感咋样,整个人在镜子里都显得年轻许多。

  他情不自禁的摸了摸自己下巴,在店员鄙视的目光中摆着各种POSS,心中无限唏嘘,昨天的自己,哪像现在一样,还像个大小伙子?简直就像个四十多岁的小老头吗!现在有钱了,压力没了,整个人看起来都年轻许多。

  刷卡付账后,他径自来到捷安特自行车专柜,刚刚看好一台山地自行车付了帐,裤兜里就一阵震动感传来。

  “喂你好,你是……好!好好好!张姐你别急,我马上过来!”

  李冬青甚至来不及迟上半步,刷了卡连门都来不及出,在一干保安的追赶之中,直接踩着自行车飞彪而出!

  捷安达的速度快的惊人,全力踩踏,不一会就到了家门口,李冬青都来不及锁,一甩手搭在旁边电线杆子上,就冲上五楼。

  “咋地了张姐?这孩子,是不是被人打了??”

  李冬青一进门就看到房东张姐半跪在地上,她家孩子小强,仰躺在其怀里,面目煞白,冷汗流淌,咬牙切齿却发不出声来!

  张姐三十出头,一米六五的个,面容并不出众,但也决算不上丑!尤其是一身白皙的皮肤和硕大的34D,走到哪都能惹到男人眼球。

  可惜,是个寡妇。

  丈夫死在工厂机器里面,一个女人家家的硬是把孩子拉扯养大,着实不容易。但好在丈夫走的时候,保险费和工厂赔款解决了生活上大部分的问题,平日里李冬青也经常帮张姐搬搬煤气抬抬米,两人关系算是十分熟络,所以出了这种事张姐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李冬青!

  “我也不知道啊!他感冒了没去上学,我给买了点东西,他刚刚吃了包零食就成这样了,小李啊,你说他、他这是不是中毒了啊?”

  张姐丈夫死的早,孩子是她唯一的精神寄托,平日就宝贝的很,此时急得眼泪那是哇哇的止都止不住!

  “不会的张姐,您别急,120打了么?”

  张姐点点头,李冬青俯下身来仔细观看。

  这小家伙,今年也有十三岁了,个头长得贼快,都有一米六五,就是和小熏一样瘦得很。

  李冬青看他满脸的汗珠子,眼睛紧闭,似乎很痛苦,也说不出话来,一张小脸煞白,自己都有些着急了。

  他转头四周观望,一把将那零食袋子抓将起来。

  “小金鱼干脆面,内涵小金鱼模型,集齐五款不同的小金鱼,就可获得彩虹姐姐的签名照片哦~”

  “…”李冬青无语的看着这上面的赠语和明显不该出现在小孩视线的超短裙美女,忽然眼睛锁定到那,内含小金鱼模型几个字眼上。

  这小家伙,该不会是被模型噎住了吧!

  再看他的表现,当真是和噎住了喘不上气没啥俩样。

  李冬青当下就一把从张姐怀中夺过孩子,在其惊诧的目光下,一手拨开小强的衣服,顺着喉咙往下看。果然在锁骨稍上点看到一个小小的凸起。

  李冬青看了看自己右手,不知道心中所想是否行得通但,怎么着也得试试先!

  他将右手,轻轻的覆盖在小强的脖颈,眼角一滴汗水流下,刷,猛地一蹭!

  小强痛苦的翻了翻手,吓得张姐赶忙要过来抢,李冬青却是一挥手阻挡下来。

  此时在他眼中,小强的身体内部,简直一览无余!

  他的喉管在李冬青眼中变成淡红色的管道,其中最粗的那根中心处,俨然有个小小的玩具,大概有大拇指头大,金色的,雕刻成小金鱼的样子。

  “坑爹厂家,这金鱼咋这么丑?”李冬青很无耻的鄙视着,但旋即却是松了口气。

  既然知道了这模型具体卡在那里,自然就好办多了!

  他在张姐的百般阻挠下,依旧是从厨房找来一双挑面的长筷子,然后将小强的头微仰,将筷子探了进去。

  这也许对寻常家长来说,是很粗鲁不可理喻,而且危险的,但对从小和妹妹两人相互依赖的李冬青,却是极为应手,他全然不顾张姐在一旁流着泪水打骂,一点点,一丝丝的将筷子探入喉管之中。

  酷d"匠网首√发%l

  一切都是半透明的,在李冬青熟练的动作下,小强一声呕吐,终是让李冬青成功的把那枚小金鱼夹了出来!

  “咳咳、咳咳咳、”小强捂着喉咙一阵剧烈的咳嗽,喉管是很脆弱的,多少的触碰都能有点小挫伤,但要不是李冬青及时出手,卡在那位置,这小小的生命怕是等不到救护车就要夭折!

  “你小子,以后吃东西可给我注意着点,又没人跟你抢!”李冬青一抹额头冷汗,拿着小金鱼就对小强一阵数落,这家伙,脾气大这点,但还算个知道疼人的小孩子,平日里小熏多半都是和他一块去上学的。

  “我、我没看见!”

  “啪~”李冬青直接一个爆栗过去:“我让你小子没看见!看你妈都急成啥样了?!”

  李冬青可是用了劲的,成心让这小子吃吃苦头,看着他一头扎进张姐的怀中哭泣,李冬青面色一缓有些艳羡有娘抱的孩子,随即却是温和道。

  “张姐啊,以后买零食可得小心点!现在这厂家,不管什么隐患不隐患的,只要东西卖得快没出事情,那在他们眼里都是安全的!你看看,这么一个小物件,差点要了小强的命啊!”

  张姐眼泪流个不停,抱着儿子怎么也不肯撒开,同时向李冬青投来感激地目光。

  “真是太谢谢你了!小李,我刚才还打你来者,看我这脑子~哎?你留下来吃个午饭吧!姐好好招待招待你!”

  李冬青笑着站起来,摆摆手道:“不了张姐,今天我去接小熏放学!”

  张姐这才诧异发现他的不同,一眼就看到那全身上下蓝色套装的阿迪达斯标志,捂着小嘴惊呼道:“行啊你小子,这身行头可真精神,发财了啊你这是?”

  李冬青很臭屁的耸耸肩,旋即就直接出了门。

  “是啊,小哥我发财了,咩哈哈哈哈~”正在某人仰头一副猪哥像狂笑的时候,却是猛地一个趔趄。

  “艾玛,车子还在外面,尼玛没上锁我靠!一千多块钱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