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帮唐镇威打了周扒皮的脸,唐镇威算是彻底认下这个小自己好几轮的兄弟了,甚至心里想着,这小子是不是天生带着一股子喜气,看来老娘八十大寿必须请这小子过来贺喜延年益寿啊。

  李冬青可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唐镇威心中吉祥物一样的存在,还一副呆样看着自己的手不知该怎么说,脑海中不由自主联想起,那日,凉风中,大树下,血染树桩,绳缠死尸的场景。

  “莫非与那有关?”

  恍惚间,又是一连四件藏品出手,其中唐镇威没有看上任何东西,唯独周扒皮,死心不改,却是凭借着多年的眼力和经验,低价购回一个五百万的景德镇青花瓷壶,倒算是扳回半成。

  箱中宝物被拍卖完了,萧龙渊笑着拍拍手,两旁四个粗壮的保安,分左右搬来两个物件。

  一个半人高的大机器,和一个一米五见方的集装箱,箱子里装的东西看来是很重的,胸肌能爆核桃的俩保安也是一寸一寸勉强挪过来。

  “这是今晚的压头戏,赌石!”唐镇威微微笑着看向李冬青,咋看咋欣赏。

  “赌石?”李冬青莫名其妙的联想起一部电视剧,乱世玉缘。

  “没见识了吧?”孙猴子赶忙插嘴,开玩笑,尼玛哥叫老总过来可不是让你俩攀关系的,这俩聊得贼欢,自个一句话都插不上,急死了!

  “你看那个放在石台子上的机器,那是切石机,要专业人员操作,切割石料的;那集装箱里装的啊,肯定就是玉石还是翡翠的毛料子,这货当可比那电玩城里的老虎机玄乎多了。”

  萧龙渊看着下面熙熙攘攘的,瞅中时机放声大喝:“呵呵,难得大家如此雅兴,我想这接下来的节目是什么,也不用老朽细说了!正所谓一刀天堂一刀地狱,许多人都有机会因为一刀一夜暴富,但也不少有人数刀未果,倾家荡产。”

  “当然在场的各位不可能切石切到倾家荡产的,要是真要的,怕得全城的挂车到外地拉刃子才行啊~”说到这萧龙渊开了个玩笑,一举引得下面众位富商哈哈大笑,缓和了眼下紧张的气氛。同时含笑拍手,两旁的红木门打开,两排衣着大喜庆红色旗袍,面色身材都属一流的礼仪小姐,面含甜笑端着红酒走出。唐镇威轻轻一推李冬青,拽着他站了起来,走向前去。

  “这里装的全部是闷头货,一刀未开,皆是从缅甸“老种坑”里运过来的“料”,价格从五百到十万不等,就算开出一点点翡翠也是只赚不赔!周老向来都是玉石界的珠宝大亨和常青树,在赌石行当中更是泰山北斗!何不来给大家心里牢个底?”

  周扒皮被一句玉石大亨说的心里贼舒服,所以没推辞,眯着眼睛很牛气的推开众人走到那被倾倒满地,就像随处捡来的大小石头前,端起一个上面标着“1000”的拳头大石料,掂了掂擦了擦,点点头随手抛给保安道。

  z看&I正版章u1节上7酷QT匠{$网U

  “不错!真是缅甸老翡翠坑里出的毛料,帮我解了这块石头,就算开个彩头!”

  一旁显然训练过段时间的保安牢牢把这机器道:“周老,咋个切法?”

  周扒皮眉头一挑:“闷头货,对半开了吧!”

  旋即看也不看,转身径自坐了回去,这种几千几万块的闷头货,说实话他不放在心上。

  保安熟练的按动开关,拳头大的石头被放在切石机中间,一阵雯响,石头被当中切开,萧龙渊快步走上期,面色一喜。

  “恭喜周老先生开门大吉啊~!”萧龙渊惊喜的声音传出,让屁股还没捂热的周扒皮刷的就蹦了起来。掀开众人一眼看去,果然石头两瓣偏左点的地方,两抹十来岁孩子拳头大小的绿意,盎然其中。

  他兴奋的搓了搓手,嘴中嘀咕念叨:“成色不咋滴,贵在个大啊!能雕成两尊翡翠玉佛了,至少也值百万,嘿嘿,看来今日老朽运气不错!”

  两块翡翠在保安熟练的操作下,不一会便被完整的从石皮中磨出来,保安赶紧接过助手递来的红丝绸,小心翼翼的包裹在里面,在众人艳羡目光中交给周扒皮。

  “我要这块!”眼看周扒皮开出彩,唐镇威也手痒的紧,随手抱起一块贴着“20000”标签,脸盆大的大块头交给保安。

  周扒皮没出声,悄悄的将哪两块收回兜里,紧紧盯着那石料。

  选中石料是两万,开一次三千,唐镇威一连开了四刀,可惜里面还是灰蒙蒙一片,不禁有些失望。

  “哈,哈哈哈~就你那小胖手也想开出翡翠来,做梦吧?”周扒皮乐开了花,讽刺着唐镇威。

  唐镇威脸色刷凉下来。冷哼一声也不想和他吵嘴,但一挥手,李冬青居然不再身旁,四下观望,这货原来正低着头,右手掌着块鸭蛋大小的小石头,定定出神。

  他陷入呆滞之中。

  他本是想看看这石头与那普通鹅卵石有啥不同之处,结果随手捏到这枚“小鸭蛋”,接着不可思议的事情出现了。

  一股清凉之意,瞬间从李冬青掌心传到大脑,他感觉不对劲后急忙低头看去,发现石头有些不同,似乎有股子隐隐约约的红色。但又看不清,稍微偏移下角度就看不见了!

  “土灰挡住了?‘他狠狠的用空下的左手擦了擦,不得其见!不信邪,又用右手死命擦,嗲破眼睛的一幕出现了!

  “嘿,你看这土包子,莫不是没见过毛胚子吧?还用手擦,哈哈哈,你是想把石皮活生生擦走么?“周扒皮尖利的声音恰到其时讽刺而来,鄙视之意毫不掩饰。

  唐镇威身子一震,却被李冬青一手拽住,他只是面色夸张的傻笑,死死盯着那块石头。

  在他的眼中,那已经不是石头了,右手擦拭下,那层灰蒙蒙的颜色居然像纸张上的铅笔印般一层层被擦掉,露出里面,一颗,大概有鸽子蛋大小的,颜色通透晶莹的淡蓝色宝石来!

  “土包子也想赌石?你莫不是让唐老头包养了吧?哈哈哈,傻孩子,贞操要紧啊!”

  周扒皮喋喋不休的讥讽,别说唐镇威,连胆小的孙猴子都有扇他一巴掌的冲动。

  “停停停!”哪知就在这时,李冬青居然是憨笑着站了起来,右手紧紧的捏着那块鸭蛋大的毛石头,有些戏虐的看着周扒皮道:“这位口水多过茶的老先生,您方才是否在说,我,不配赌石?”

  “正是!”周扒皮眉头一挑,他和唐镇威做了十几年对头也没咋地,还能怕说这么个小乞丐两句么?

  “老子就觉得你不配赌石!不,不对,像你这样的穷鬼,连进都不应该进这地方来!”

  言语似刀,看着在说李冬青,实则连唐镇威一块骂了。

  唐镇威拳头紧握,要他再敢说一句,今天就让他尝尝军体拳的滋味!

  但李冬青却是不骄不躁,不烦不恼!而是故作高深的咳嗽两声,然后背过身摆个很臭屁的POSS,挑衅道:“既然如此!小弟我今天还真就赌了!不仅赌这块两千块的毛料子,我还跟你赌一百万的筹码!怎么样?老头子,你有没有那个种,跟我这乡下来的穷小子赌上一赌?”

  一百万,自然是唐镇威付给李冬青那铜佛像的钱。

  “喂,小子,你……”唐镇威有些不明白了,这小子这是干嘛?还真动气了啊。但话没说出来却被李冬青一手拦下。

  “啪!“一张农业银行信用卡狠狠的摔到大理石桌子上,李冬青两眼就像要爆出来一样,骇人的死瞪着周扒皮。

  “快说,有没有种?跟不跟!”

  “跟!草,老子他妈还怕你个小杂碎不成,老子跟五百万!你可有?”周扒皮看到李冬青疯狂的眼神没来由心里一跳,但是没理由不跟呢?这么小的毛胚子,开出翡翠的几率小的就跟沧海一栗一般,哪能让这小子触了自己眉头?

  “跟!”这次开口却是唐镇威,方才李冬青那一瞬间表现出来的霸气和气势,让唐镇威有眼前一亮的感觉,这小子日后定然有出息,要买股票就得买潜力股!李冬青这股,他买了!

  “我替小李跟一千万!赢了算他的,输了算我的!周老头,你敢么?”

  “跟跟跟!别墨迹,现在就把石头打开!”

  疯狂的会场,疯狂的石头!!在场包括萧龙渊所有人都有种这三人疯掉了的感觉。

  李冬青面色一变,赤红的面庞有着几率不易察觉的笑意,他随手将鸭蛋大的势头抛给看着他发呆的粗壮保安,然后径自斜了周扒皮一眼,很拽的走过去,用粉笔在石头上面画了一条线,在他的视线中,那条线,正是那石中宝的轮廓线!

  保安也被这莫名的气氛感染了,手头上不觉认真几分,十多分钟后,石头被应声三七分开,萧龙渊快步走向前去捧起一看,脸上的表情狰狞的仿若厉鬼!

  “玻璃种!是玻璃种翡翠啊!稀世品种的色玻璃种!还是完全没被切割,鸽子蛋这么巨大!恭喜李先生,贺喜李先生!您的手气真是太好了!简直就是神来之笔啊!!”

  一声喊出,顿时周围一股股倒抽凉气的声音应接不暇!唐镇威更是又一把熊抱起李冬青,而李冬青则是用挑衅的目光瞪着面如死灰呆若木鸡的周扒皮。

  “周老先生,您的“种”还真大,值一千万呢!赶紧抄上卡号给我打钱吧,我这小农民还等着拿钱买猫食盆盆喂猫呢!“用一千万喂猫?很显然李冬青这是故意在损周扒皮,周扒皮则是被这赤裸裸的打脸气得浑身发颤,但硬是没有发脾气的理由,啪一声从衣领里抽出一叠支票,龙飞凤舞加心头滴血的画上1000外带四个零,推开众人,拍门而出!.而李冬青,则是被突如其来的一千万支票,砸的满面红光,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富养!这会真是不想富养我的小薰薰都不行了,去你的山地自行车,大哥给你买一学校回来!捏哈哈哈哈~

  PS:有的读者可能不知,我普及下,玉中,翡翠贵之,翡翠中,玻璃种贵之,玻璃种分有色无色,色玻璃种,当属最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