貌似无意的调侃,实则将周扒皮气个半死。李冬青心中暗爽,让你再损老子是乞丐。

  “好了!下面让我们请出第二件宝贝!”

  萧龙渊看了李冬青一眼,暗地里却在揣摩这是哪家富少?穿得如此随意居然也可和唐镇威这样的超级大亨坐在一起,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让人想不通,这怕是时下最流行的款式吧?

  他戴上手套,轻轻地,从纸箱子里面,又掏出一物件来。

  那是一卷轴,轴成新,里面应该藏着一件书画类的宝贝。

  果不其然,萧龙渊叫来两名着红色旗袍的礼仪小姐,两人合力,将这幅画轴打开,里面有些发黄的画物顿时让屋内有点见识的人倒抽冷气。

  “《华祝三多图》,出自近代杰出画家任伯年之手。立轴,设色绢本,212.5*168厘米,画中之物乃是古帝尧出巡华封古地,华封人向尧三祝,尧三次辞谢的故事,寓意丰富,价格不菲!起拍价七百万!不怕打眼的,大可喊价!”

  这次,看台可就没人立马呼价了,就连唐镇威也没有贸然出口,而是紧盯着那古朴的宝画,紧皱眉头思索。

  李冬青差异的听到身后众人的议论。

  “哎~老张,这靠谱不你说?要真是那张华祝三多图,起拍价咋能这么低呢?”

  “哎呦!依我看啊,多半是假的哦!任伯年的那张名画华祝三多图,几年前早就拍到两千多万被人买走了,咋能出现在这?”

  “…是不是买的那人后来不喜欢了,又不想在大拍卖行出卖惹风波,所以……”

  “也不是不可能啊,但你想想这几率有多大?七百万买一几率,我可不干!“整个会堂都在议论,就是迟迟没有人肯出价,萧龙渊脸上多少有些难堪。

  “我出七百五十万!“有人开价了!而且更令人惊叹的,却是开价之人居然是方才白手丢掉一千五百万的周扒皮!

  “好魄力!”一干富商立时就是心中惊叹,一般富商怕是早在上一个葵口洗丢掉一千多万的时候,就摔门而出了吧?但周扒皮可不同,看这架势,是想今日无论如何都要拍到一件真品补偿损失啊?

  “柒佰伍拾万!还有没有人出更高的价钱?”

  萧龙渊面色一喜,虽然看起来再没人出价,有些可惜。但只要有人出就代表自己有收入,这件宝贝起拍价这么高,也够自己吼两嗓子的力气。

  “柒佰伍拾万,没认出更高的价钱吗?柒佰伍拾万一次、柒佰伍拾万两次,柒佰伍拾万三次!成……”

  “我出一千万!”眼看这这古画马上就要拍出去了,萧龙渊手中的小金锤立时就要拍打在大理石桌上敲定这笔买卖,却突凸的有人出价了,而且出价的不是别人,正是紧皱眉头的唐镇威!

  周扒皮面色一惊,情不自禁起身看了眼唐镇威,只见唐镇威眉头紧皱成疙瘩,而那个小乞丐却是附耳攀谈。

  “我也不确定,但我潜意识觉得是真品没错,您大可不必相信我的。”

  李冬青也不敢相信自己为何如此笃定!就在刚才这幅画轴打开,其中的斑黄画卷摊开来的时候,他突然感觉一阵的头晕目眩,左手抽搐中剧烈疼痛,一股股强大的吸力,迫使他想要伸手去抓那画轴。

  他及时阻止,惊讶中用大腿将左手压在下面,才算是止住窘境。

  但也在同时,他却诡异发现,再看那画轴的时候,那画轴中似有一股青气飘出,游荡似烟雾,居然慢慢的促成一幅画面,画面中一身着中山装的肃穆男子,提笔于桌纸挥毫,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浑然天造!

  画面淡去,李冬青虽然不知道为啥子会出现这么诡异的事情,但他坚信这定是一种兆示!兆示这幅宝画,绝对是真品无疑!

  “你个愣头青,我咋就信了你的话?哎~算了,其实我也是早些时候听说,那收藏此画的富豪破产了,这幅画的真假可能得六四开!哈哈哈~好久没这么兴奋过了,小子,就让你我二人堵上一把吧!”

  唐镇威媒体紧皱后,却是猛地松开,脸上露出这个年纪不该有的疯狂笑容,看的李冬青莫名兴奋!

  而周扒皮心里却是打翻了五味瓶,他在想,难不成姓唐的好那口?看这势头是那个小娃娃圈测姓唐的出价的啊?

  这可好啊!刚才让老子栽了一大坑,这下老子也好好戏耍戏耍!

  肚子里坏水沸腾了,周扒皮面色一改,装作很歇斯底里的表情大声一喊:“一千五百万!!”

  啧啧啧啧,看台上又是一片嘘声。

  一千五百万?又是一千五百万??这周扒皮莫不是疯了吧?这画的真假可连对半开都没有,这不是扔钱么?

  这种情况,有谁跟价真是傻逼了!

  周扒皮都快紧张死了,翻着斗鸡眼死死盯着唐镇威。

  “一千六百万!”令他大喜的声音传出,唐镇威果然跟上了!

  “哼~老东西,莫不是贱性犯了吧?你真以为老子还会出价?做你的春秋大梦,谁还会上你的当?一千六百万拿去当草纸用吧!”周扒皮心中大爽,自觉,已是报仇雪恨。

  “不要了、不要了哈哈哈哈~姓唐的,没想到吧?老子不要了!哈哈哈哈~”喜形于色,令周围熟知他狠辣手腕的人们侧目,却也在心中替唐镇威惋惜。

  唐镇威看到周扒皮那得色样,冷哼一声,却也是心中百感交集,侧目看了李冬青一眼,暗想自己咋就信了这愣头青的邪呢?这一甩手出去,要真是假的,可是一千六百万啊!一辆全球限量款兰博基尼就这么在眼前开走了、李冬青也头上滴满冷汗,得之不易唐镇威的友谊和信任,还有方才唐镇威好不容易扳回来的颜面,这会可都压在自己一句话上,希望那股神奇的预感不要出错才是!

  萧龙渊动了,取出放大镜和鉴宝的道具,还有一张当年成交时当场复刻出的赝品对照,仔仔细细,几乎是一分一毫的在那画轴鉴赏。一个墨点也不曾放过!

  众人屏气凝神,谁也没有了说话的能力,眼珠子直勾勾,不约而同的盯着萧龙渊,生怕错过任意一个细节。

  良久,萧龙渊转过身来,悲喜不显于型,脸上的淡淡微笑仅仅是掩饰罢了!

  募得,他眯着小眼睛,摇了摇头。

  唐镇威、李冬青心里咯噔一下,凉了半截。

  酷匠*网N@正版,首》|发f

  “蹭~”金锤执手,高高举起。

  “咔嚓咔嚓~”唐镇威全身瞬间无力,而李冬青也似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脏碎裂声,而身后的一干富甲更是哀声连连,无不表示自己的叹息和唏嘘。

  “啊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姓唐的,这些十块钱打印出来的东西,你就拿回家当草纸擦屁股去吧!啊哈哈哈~”

  周扒皮简直乐疯了!自己和唐镇威斗了十多年,方才被赢去一局,这一局有眼看着赢了回来,这不是打脸吗?

  他就等着锤落宝毁了!唐镇威也是无力斗嘴,只是侧目看着李冬青,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啪!”锤头落下,硬生生将石桌砸出凹口,一个与众人心中呼喊截然不同的声音却暴喝而出。

  “真品!不管从纸张的年份还是独具一格的画工,都不难看出这是绝无仅有的真品!”

  此声一出,看台一片寂静,所有人砰砰乱跳的心脏声不绝于耳!

  “华祝三多图,任伯年一生少有的杰作之一!画中故事更是少有的寓意丰富,老朽萧龙渊一生能得见如此宝物真迹,实乃老朽毕生所辛也!”

  说着,甚至眼角若又若无,有一点泪水滋润着。

  “市场股价最少三千万以上!恭喜唐先生喜得瑰宝!!”

  “欧耶!!”李冬青当即兴奋道爆,直接从座椅上蹦跳出来,同时轻蔑的看了眼心碎了无痕的周扒皮。

  打脸,反被打,何苦来哉?哈哈哈哈~唐镇威更是惊喜到抑制不住,直接给了李冬青一个熊抱。

  钱是小,这种赌博打脸的兴奋感,才是他欢喜的真正原因所在!看那周扒皮一脸丢了魂的样,和周围一干大小老板的议论纷纷,唐镇威就感到爽自心生。

  周扒皮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因为一个穿的如此破烂的家伙,损失了如此重大的宝贝,这家伙难不成是个低调的超级鉴宝专家不成??

  “哈哈哈,小兄弟真是有你的!好眼力啊好眼力,以后有这等拍卖会,我老叔我一定邀你参加,哈哈哈~”

  而李冬青,却是在短暂的兴奋之后,看上了自己的左手,似乎,自己得到了什么常人不该有的超级能力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